本周,哈里王子在一份为他与英国内政部的法律挑战而准备的书面证词中表示,由于安全问题,他与妻子梅根感到不得不在2020年离开英国。

这位萨塞克斯公爵还强调,英国是他的家,是他孩子的文化传承中心,他希望他们能像在美国一样,感到在英国也是在家。然而,如果不能确保他们在英国的安全,这就无法实现。

据悉,萨塞克斯公爵的律师Fatima女士在伦敦的一次听证会上表示,哈里王子并不接受他停止成为皇家家庭的“全职工作成员”是他的“选择”。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Fatima女士宣读了公爵的声明中的一部分,他说:“我和我妻子感到被迫从这个角色中退步,并在2020年离开国家,这让我们都感到非常悲伤。我不能把我的妻子置于这样的危险之中,再者,鉴于我人生中的经历,我也不愿意无谓地让自己面临危险。”

哈里王子现在正等待法官对他对内政部的法律行动的裁决,这个行动在周四在皇家法院结束了为期两天半的听证。哈里王子的律师正在挑战保护皇室和公众人物的行政委员会(Ravec)2020年2月更改他的公开资助安全级别的决定,他们认为这是“非法和不公平”的。

由于涉及到安全措施的机密证据,大部分程序都是在没有公众和新闻记者在场的情况下进行的。Fatima女士此前向法庭表示,哈里王子在改变他的个人安全级别的决定中被“单独挑出”并受到“不公平的待遇”。她表示,Ravec没有进行风险分析,也没有充分考虑对他的“成功攻击”的影响。

然而,英国认为哈里的索赔应该被驳回,认为Ravec这个属于内政部的机构,有权决定哈里的保护应该是“定制”的,应该按照“个案考虑”的基础来考虑。

对此,代表内政部的Sir James Eadie KC在书面论点中表示,决定“不进行RMB分析,而进行更个性化、有针对性的评估,并不等于对(哈里)‘不公平’的对待”。

Eadie爵士还提到,哈里的母亲戴安娜王妃的逝世在决策中被提及,他说:“Ravec认为,由于变更,对国家功能的影响减轻的重要性,超过了如果对(哈里)发动成功攻击可能引起的公众强烈不安。”

法官Lane将在以后的日期对这个案子作出判断。这个关于安全的案子是哈里王子参与的五个高等法院案件之一,包括对报纸出版商的广泛诉讼。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尽管这一案件的结果仍待定,但哈里王子对英国的归属感和对他及其家人的安全的关注,再次引发了公众对于国家安全和王室成员的保护的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