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南美国家委内瑞拉突然发起了一次全民公投,要收回一块被邻国圭亚那占领的“故土”。这块土地叫埃塞奎博地区,面积大概有16万平方公里,足足占圭亚那总面积的3/4,这是被收回就要亡国的节奏啊。那么,人口只有70万,仅为委内瑞拉的1/40的圭亚那,怎么就占了委内瑞拉这么大一片土地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 埃塞奎博占圭亚那总面积的3/4

原来,这又是殖民帝国惹的祸。圭亚那是英国的殖民地,委内瑞拉是西班牙的殖民地,这个埃塞奎博地区就在两块殖民地之间,一直存在争议。1899年,由美国支持的国际仲裁法庭把埃塞奎博地区划给了圭亚那,委内瑞拉对此一直没有承认。不过,由于这个地区基本全是热带雨林,地广人稀,没啥利用价值,委内瑞拉对它的主权声索也一直停留在口头上,直到2015年埃克森美孚在这里发现巨量的石油储备,委内瑞拉才开始坐不住了。

好了,说完这些,大家也许觉得这块土地,应该属于委内瑞拉了对吧。但是,大家要知道,在西班牙殖民者刚刚到来时,拉美地区还没有现在这些国家,为了方便殖民管理,西班牙人人把拉美地区分成了一块又一块,这些分界线就成了今天拉美国家边界的雏形。拉美人的所谓独立战争,实际就是殖民者后代和宗主国的内战,而今天的这些拉美国家,实际就是殖民二代国家。虽然如今大多数拉美国家以混血人口为主,纯正的白人已经不多,但这不能改变拉美国家最初是白人建立的事实。

▲ 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

如果你非说自己不是殖民二代国家,那怎么证明?按白人的人口比例吗?那好了,委内瑞拉白人占29%,有白人血统的印欧混血占58%,黑人11%,印第安人2%;圭亚那有白人血统的混血种人占19.9%,印度裔39.8%、非洲裔29.3%、印第安人占10.5%。相比之下,人家圭亚那还更像个第三世界国家。所以你说,像委内瑞拉这样一个殖民二代国家,跟一个前英国殖民地的领土纠纷,无非就是狗咬狗,跟英阿马岛争端一个性质,装什么第三世界受害者博取同情呢?

看到这里,你可能发现了:圭亚那一个南美国家,怎么将近一半的人是印度裔呢?其实印度裔和非洲裔一样,都是来这边的热带种植园干苦力的。当时英国殖民者的热带种植园需要大批劳动力,而印度当时也是英国的殖民地,人口众多,又是一片散沙,自然成了上上之选。其实英国当时也看上了中国劳动力,但是当时的清朝相对强大而且统一,又实行严格的户籍和海禁政策,所以最终迁徙到圭亚那的华人大约只有1.5万,跟印度人的20万没法比。但是咱们华人聪明啊,1970年圭亚那独立,首任总统就是华人钟阿瑟。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圭亚那首任总统钟阿瑟

钟阿瑟祖籍广东省梅州市,属于潮汕客家人后代,父亲也是从中国被拐卖圭亚那的,在种植园里从事苦力。钟亚瑟生于1918年,在兄弟姐妹8人中排行最小。这样一个孩子众多的穷人家,能够培养出一个总统,当然要归功于中国人重视教育。

钟亚瑟在任期间,积极发展与中国的关系。圭亚那仅仅独立两年后,就于1972年6月同中国建交,成为美洲最早跟中国建交的国家之一。1977年,钟亚瑟还亲自访问中国,并多次提到自己的故乡梅州,称自己无论走到哪,都不会忘记自己是中国人的后代,自己的“根”在梅州。

好了,又扯远了,咱们再说回两国的领土争端。其实大家也都看出来了,委内瑞拉突然对这块争议土地搞全民公投,就是看上了这里的石油。但石油就一定能让委内瑞拉更富吗?未必。

委内瑞拉本身的石油储量就是世界第一,却在短短10年内,人均GDP从一万多美元跳楼到2000多,为什么?只顾把石油利润给老百姓发福利,好保住自己的选票,却不去发展其他接续产业,甚至不去更新石油开采设备,导致油价暴跌时经济一落千丈……这么优秀的治国理政水平,堪称南美大区最优秀的匹配机制,躺着都能赢的一手好牌,都能打得稀巴烂,就算你把整个波斯湾给它,又有什么用呢?

▲ 委内瑞拉前总统查韦斯

另外,委内瑞拉军事实力并不强,虽然碾压圭亚那没问题,但圭亚那的油田都是美国企业开采的,美国甚至已经打算在圭亚那建军事基地了,委内瑞拉不敢惹。而且美国刚刚放松了对委内瑞拉的制裁,此时去招惹美国,实在是不明智。所以委内瑞拉这次公投,无非就是利用外部矛盾掩盖内部一塌糊涂的经济状况罢了,让它像阿根廷那样真刀真枪地打一场,马杜罗是万万不敢的。

最后还要说一下圭亚那。这个小国之前一直很穷,但自从发现了石油后,GDP仿佛坐了火箭,2020年圭亚那GDP增速达到43.5%,2021年23.8%,2022年57.8%!今年,圭亚那的人均GDP将超过2万美元,跃居南美第一,到2027年将达到3.5万美元,基本达到中等发达国家水平!

▲中国承建的圭亚那新德梅拉拉河大桥的效果图

更难能可贵的是,圭亚那没有在油田上躺平,而是未雨绸缪,将大量石油收入投资农业、交通和能源等基础设施以及学校和医院等公共服务领域,为未来发展奠定基础。此外,圭亚那还加大教育投入,培养民众适应经济发展需求的新技能。而这一切,都给了中国提供了广阔的商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