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的风景,永远在路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一位59岁的大叔,用他的一生诠释了这句话。

59载人生,35年在路上,绕地球一圈是4万公里,他的行驶轨迹相当于绕地球走了七圈半,泥石流、洪水、暴风雪他都遇到过,一个人,一辆小拉车,就这样走了半辈子。

去世时上千驴友来吊唁,家乡还为他修建了一座纪念馆来展览他生前的小车与木屋。

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能够被称为“当代徐霞客”?

01 天生的旅者

“在人迹罕见的荒野小路上,一位胡子邋遢的大叔,身上的衣服似乎几个月没洗了,身旁只有一辆手拉车,车上只有一些废品,眼神坚定地向前行走着。”

如果你在路上看到这幅画面,千万不要惊讶,这就是我们今天故事的主人公——谢建光。

谢建光的出生于浙江一个小山村之中,家里并不富裕,从小便与同龄人一起去放牛。

但谢建光与其他同龄的孩子不一样,在田里放牛的时候,谢建光望着远处的大山,时常会想什么时候自己能够走出大山,去看一看远处的世界。

很快,谢建光便读完了小学,他从小便热爱读书,明白读书是让自己走出这座大山的唯一途径。

可是,天不遂人愿,刚念完小学的谢建光因为家里实在没钱供他读书,只能辍学,被父母安排去跟着一个木匠学手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父母眼中,不能读书的话,学一门手艺,至少保证自己能够养家糊口,在农村手艺人还是很受人尊重的。

就这样,谢建光随着师傅学了几年木匠,学着打桌椅、做家具,那颗向往远方的心也被按在了这个小山村里。

可能上天注定谢建光这辈子当不了木匠,在他17岁那年,一个意外导致他两只手的食指被切掉了。

木匠全靠那一双手来吃饭,没了食指的谢建光,连筷子都拿不稳,更别提继续从事他的木匠活了。

在他在家养伤的这段日子,偶然在堂屋里翻到一本《徐霞客游记》,谢建光虽然小学文化,认的字不多,但半读半猜地还是将这本书读完了。

读完之后,谢建光才知道原来早在明代,就有一个叫徐霞客的人跑遍了大半个中国,游历了许多的名山大川。

此时,一个“侠客梦”在他心中生根了。

02 一个人,一辆车,一直走

“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

2015年河南省实验中学的一名女老师的辞职信曾引发全国人民模仿,但早在三十多年前,就有这样一位奇人,践行了看世界这一梦想。

因断掉手指在家中休养的谢建光整日无所事事,那个年代没有智能手机,没有电视,只有收音机作为唯一的娱乐方式。

一个大男人整天在家,出门便是邻居异样的眼光,想起书中讲述的外面的世界,他决定了,他要出去看世界。

如果直接告诉父亲要出门流浪怕是多半不会同意,于是谢建光谎称自己要出趟远门去打工,为了方便携带行李,拿一辆废旧的小推车改造一下便出门了。

此时的他还没想到,这一走,便是一辈子。

那一年是1983年,刚踏出家门的他兜里只有120块钱,从没有出来过大山的他也不知道出门后该去哪里。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20块钱很快便花光了,头发长了,胡子也好久没刮了,蓬头垢面的他跟流浪汉没什么两样。

为了生存,已经毫无形象可言的谢建光也彻底放下了面子,他一路捡拾塑料瓶、纸箱等废品卖去换钱,晚上睡觉就住在桥洞里、公园躺椅上。

走到荒无人烟的山里时,他便摘些野菜野果来填饱肚子,从小在山村里长大的谢建光对于在山里找吃的还是轻车熟路的,渴了也不管脏不脏,捧起溪水便喝。

谢建光一路上不仅看了风景,也遇到了形形色色的人。

有好心的废品站老板,听闻谢建光的故事后,也十分触动,不仅都按最高价收购谢建光的废品,还拿出自己这儿的废旧轮胎木板等器具,免费给谢建光的小车升级改造。

老板提供了材料,谢建光靠着几年木匠学徒的手艺,给板车加上几块木板,做成了一个“移动房车”。

03 现实版的“中国侠客”

在这一路上,谢建光看到农忙季节在地里忙活的村民们便会上前去搭把手,一边聊着今年的收成,手里的镰刀一边飞快地挥舞着,通常朴实的村民们会在干完活后请谢建光吃顿饭。

在吃饭时,生性幽默健谈的谢建光很快就和村民打成了一片,这也让他每到一个地方便很快了解了当地的风土人情。在临走时,热情的村民还会再塞给他一大包干粮。

谢建光去的地方,不仅是平原,还有着高原山地等许多凶险地。

在2006年,谢建光去了西藏。进藏走的是极为凶险的滇藏线,受极端天气的影响,这条路每年仅有几个月的时间可供通行,来往的多是越野车,谢建光就这样一人一车穿越了这条路。

让他最难忘的是翻越唐古拉山时,外边暴雪狂飞,他缩在小木屋里就这样熬到了天亮,第二天起来,发现自己的家当基本上都被吹没了,就剩下半袋米和一壶油了。

1993年在大兴安岭,遇到了齐腰深的洪水,连车都被冲走了,他整整走了三天才找到一户人家,双腿因为在水里泡的太久都起了浮肿。

在内蒙古的大草原上,他曾与一头孤狼在深夜对峙了半个多小时,最后成功战胜了这匹狼,狼退走了,谢建光活了下来。

走过这么多地方,谢建光感悟道:“西藏是一盘口味独特的菜,三秦是一块结实的馍,而江南是一首清水流动的歌。”

在外漂泊,注定难以照顾家里双亲,这也是他这辈子最大的遗憾。

2006年12月29日,寒冬腊月,谢建光正在翻越横断山脉,一个噩耗突然传来:父亲去世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听闻这一消息,谢建光立刻买最近的机票往家赶,为父亲料理好丧事后,母亲原以为他会留在家中,他却又收拾好行囊离开了家,又回到了他那个小板车旁。

04 爱情和诗

游历中国35年的谢建光,在这漫长的路途中,与他作伴的,除了沿途的风景,还有书。

谢建光每到一个地方就会去买上一大摞书,尤其爱读诗歌和散文,在这三十多年里,读过的书加起来得有上万本。

常言道“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在谢建光这里,不仅读了万卷书,更是也走了万里路,在这样的熏陶下,尽管谢建光只有小学文化,但他将自己这一路的见闻和自己的亲身经历写成了日记。

后来,日记越攒越多,谢建光将它汇编成了一本书,在2016年发行了出去,名字就叫作《疯行天下》,形容自己像个疯子一样去到处游荡。

在谢建光走到云南的时候,露宿在当地的一个小学里,下午的时候谢建光一边看着自己写的一些文稿一边乘凉,不知不觉就睡去了。

等到谢建光睡醒的时候发现枕边的文稿不见了,旁边花坛上多了一位女士,正津津有味地捧着他的文稿读。

原来,这位女士是这个小学的老师,从内地过来支教,舍不得离开这里的孩子们,便扎根在此,这一待便是十多年。

这位女老师给谢建光的手稿很高的评价,谢建光便给她讲起了自己讲起了这些年在外旅行的故事,内蒙古遇到孤狼、东北遭遇洪水、西藏遇到暴雪,一系列传奇经历,也让这位女老师的心为之触动。

在外这么多年,终于有一个人愿意倾听他的经历,并且还如此欣赏自己,谢建光也对这位女老师很有好感。

谢建光原本打算第二天就走,因为这位女老师便留了下来,这几天两人一直聊天,从文学、旅途乃至人生,期间女老师还带着他去洗了澡、理了发,收拾一新。

终于,谢建光要出门赶路了,到了离别前的一晚,女老师还专门找到他,给了他一封信和一些粮票,信中表达的就是希望挽留他的意思。

但谢建光离开家乡就是想要追求自由的生活,一直行走在路上这是他最想做的事情,生性自由的谢建光还是离开了这里,去追寻他心中的自由了。

05 人生的终点

2018年,这位在外漂泊35年的游子来到了东北的黑河,这一年,他59岁,再有一个月,就是他的60岁生日。

此时的他步伐不再矫健,面色蜡黄,身材枯瘦,曾患有先天性心脏病的他正遭受病魔的折磨。

在宾馆里的他被驴友遇到了,驴友们自发组织留下来照顾他。

1月28日晚,病情加重的谢建光被紧急送往医院,但长期的漂泊劳累让他的身体早已不堪重负,因抢救无效死亡,永远地离开了人世。

如今,他的骨灰和生前所用的板车,都被安放在宁波为他专门修建的纪念馆里,每天都有许多从外地慕名而来的驴友前来参观。

对于驴友们来说,谢建光便如同神一般的存在,真正用行动捍卫了自己的梦想。

这个一生都渴望离开家乡的男人,最后还是以另一种方式回到了家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