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清朝最后一个摄政王爱新觉罗·载沣,是清宣宗道光帝的孙子,醇亲王爱新觉罗·奕譞的第五子,光绪帝载湉的异母弟,末代皇帝溥仪的亲爹,他的一生曲折离奇,有着太多的无奈,曾让他痛彻心扉的是身边3个女人的自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载沣作为王公贵族,在婚姻上是十分不自由的,他的婚姻是由慈禧太后指婚决定。载沣第一次被指婚是在光绪二十六年(1900)四月。他的第一任未婚妻是前任山东巡抚福润的女儿,她端庄秀丽,知书达理。

可是还没等婚期来到,八国联军就来入侵,慈禧老太后甩手西逃,大批的侵略军涌向京城,光聚集在天津租界的人数就高达2000余人,而且各国盯着清朝这块大肥肉还在不断增兵。

他们在京城到处烧杀掳掠,偌大的庄亲王府被大火淹没,约 1800人丧生火海;嚣张的德国侵略军叫嚣着:“只要碰着,无论男、女、老、幼,一概格杀勿论”。整个紫禁城人心惶惶。

一些清朝爱国将领壮烈殉国,如聂士成、罗荣光等,八国联军侮辱妇女,任意蹂躏,还逼着她们做了官妓。

令人发指的是,大学士倭仁的妻子已90岁高龄,仍被侵略军侮辱致死。许多人看到这些不甘被其侮辱,含冤自尽了。

国子监督酒王懿荣全家投井自尽;同治皇帝的丈人爹崇绮全家自尽,崇绮临死前留下一首绝命辞“圣驾西幸,未敢即死,恢复无力,以身殉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就是在这种背景下,载沣的这位未婚妻也投井自尽,她家中的男女老幼一共15人全部自尽殉国,极为惨烈。

根据光绪二十七年三月初二日的《申报》记载:

“原任山东巡抚福中丞润之女公子,曾蒙皇太后指婚为醇邸福晋,惟尚未迎入府第。客岁联军入城,女公子投井殉难,中丞之太夫人年逾八旬,亦自尽身死。自中丞以下,阖门殉难,计老幼男女十五名。”

载沣听到这个惊人的消息,内心是震撼和悲痛的,他在日记中写道:

“伉俪虚名,夫妻休想。未睹卿容,遽尔永别焉。”

记曰:且夫佳偶虚名,心哀原聘,本年七月联军入都之变,传闻画石桥福宅姑娘,先奉○○○(皇太后)懿旨指为余之福晋,尚未拴婚通聘者,今已殉难,年方十七岁(按:虚岁)。惜哉!恸乎!特记。和硕醇亲王载沣书。

慈禧西逃,一走就是一年多,到了1902年1月7日,经过委托人的一番割地赔款后才回京。

18岁的载沣在古代已属于“大龄青年”,他的生母侧福晋刘佳氏为他的婚事心中焦急,在慈禧西逃途中,就私自作主为儿子寻了一门亲,那时载沣的父亲已经过世了。

她选了一等侯希元的女儿做了自己的准儿媳,直接就定了亲,载沣对这姑娘也很满意。

希元是蒙古正黄旗人,在朝为官多年,曾做过荆州左翼副都统、杭州将军、荆州将军、黑龙江将军、江宁将军、江宁副都统、吉林将军、福州将军、闽浙总督,他女儿定亲时,他已不在人世,他在1894年9月17日就去世了。

刘佳氏为儿子选的这门亲事,直接是“大定”。

关于什么是“大定”,载沣之子溥仪在回忆录《我的前半生》里给过解释,他说,刘佳氏把一个如意交给了希元之女,按当时习俗,送荷包叫小定,是可以商量退婚的,而送如意就叫放大定,这是能反悔的,如果男方在婚前死去,女方就要做“望门寡”,或者是要“殉节”的。

可谁知道,慈禧在西逃的路途中,将荣禄的女儿——瓜尔佳·幼兰,指婚给了光绪帝的弟弟载沣为嫡福晋(正妻),载沣听到后直接惊愕了,可对于慈禧太后的威严他是无论如何也不敢挑战的。

“某亲王先已订婚,系勋旧将军希元之女,太后勒令退婚,改订荣女。”《方家园杂咏纪事》

瓜尔佳•幼兰还有另外一个身份,她还是慈禧的养女,长得很漂亮,聪明伶俐,不过她比较霸道,性格泼辣,连慈禧都不怕,她经常陪伴在慈禧身边,深得慈禧喜爱,但是载沣并不喜欢幼兰,整个王府都不喜欢她。

在醇亲王府当差的太监冯乐亭说:“摄政王十九岁(虚岁)那年,从德国赔罪回京,早已经订婚了,可老佛爷偏偏为他指婚。”

慈禧的这次指婚成了希元女儿的催命符。

载沣的生母刘佳氏得知儿子的婚姻有了变故,呼天抢地一番,决定冒死去求慈禧改变主意。她匆匆赶到宫里,见到慈禧就哀求说:

“我的儿媳妇已经放了大定,向我磕过头了。她又毫无过失,怎能忍心退婚呢?教人家女孩子怎么办呢?”

可是慈禧金口玉言,发出去的话哪有收回的道理,再说为载沣指婚自己的养女,有慈禧的政治打算,她决定的事儿怎能轻易改变?

刘佳氏一番哭求后,见无济于事就回家了,她越想越觉得无法向希元一家交代,另外,她非常担心载沣娶了荣禄的女儿,他们所生的儿子,也就是自己的孙子会成为光绪帝第二,思来想去,刘佳氏在极度恐惧和压抑中,犯了间歇性精神病。

希元的家人很快得到消息,希元的那个可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