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年夏,天津市津南区曾轰动一时的“孟晓云失踪案”告破,隐藏14载的犯罪嫌疑人落入法网,而挖出此案真凶的刑侦大队长王钰民,14年前竟是被蒙冤审查的重点“嫌疑人”......

1987年的夏天,当时18岁的王钰民还是天津小站一中的高三学生。

出生于农民家庭的王钰民从小酷爱足球,他的人生梦想是考取体育学院或进入足球专业队,虽然他的体育成绩优秀,但他的学习成绩并不尽如人意。

为此,他经常向学习优秀的同学请教,而其中对他帮助最大的是同班女同学孟晓云。

漂亮而文静的孟晓云待人诚恳,是学校里的优等生,从初一开始他俩就是同桌,从学习和生活上都给了王钰民以极大帮助。

那时候,贪玩的王钰民经常奔跑在足球场上,作业也经常委托同桌的孟晓云来完成。

由于学校离家很远,中午学生们都自己带饭集体就餐。饭量很大的王钰民通常只能吃个半饱,每到这时,热心的孟晓云就主动把自己饭盒里的饭分给他一半。

冬天夜黑路远,每次下晚自习课,王钰民则主动骑车与她结伴同行,一直将她安全护送到村口才转身离去。

这样的日子一直陪伴着他们从初一走到高三。

六年的同窗生涯,让他们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1987年7月4日下午,按照学校的通知,王钰民与其他同学一起集中到学校领取高考准考证,下午4点左右,领取了准考证的王钰民与孟晓云一道骑车从学校出来。

回家的路上,俩人一边骑着车一边聊着。高考前的最后冲刺让他们的心情既紧张又激动,不知不觉中,两人已经骑到孟晓云家住的二道沟村村口。

王钰民清楚地记得孟晓云临别时说的最后一句话:“预祝我们都实现自己的梦想,高考后再见!”

与往常一样,看着孟晓云的身影从视野中慢慢消失,王钰民这才掉头回家。

但他做梦也没想到,这一幕竟是他们人生的最后诀别。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7月5日早晨7时许,正在家中熟睡的王钰民突然被哥哥唤醒,让他赶紧起来,说派出所的民警找他谈点事。

从未与警察打过交道的王钰民听罢此言不禁一愣。虽然他很自信自己行为端正,但是当他面对三位神情冷峻的警察时,心里还是不禁一阵阵紧张。

带队的是一个大个子警察,他虎着脸,眼睛死死盯着王钰民,好像想从他的眼神中找出些什么来。

大个子先询问了他的基本情况,问他周围有哪些好朋友,接着问他昨天下午与孟晓云分手时的详细情况,以及他下午4点半之后到今天早晨都干了些什么,是否有见证人。

从警察的询问中,王钰民预感到孟晓云可能出了什么事。

虽然他如实讲述了与孟分手后到今天早晨的活动,但他身上仍有对方解不开的疑团。

因为昨晚他吃过晚饭后,为了避开家人的干扰,便带着书本到离家不远的一间闲置的空房去复习,一直学习到很晚才睡......

从晚上到早晨,空房里只有他一个人,这就表明,在这个时间段内,没有人能证明王钰民是否在复习功课。

警察对他的审查是极其严格而细致的,对方始终对他的陈述持怀疑态度,反复讲述有关政策和法律条款,敦促他讲出实情。

从未经历过如此场面的王钰民顿感自己陷入了一个可怕的沼泽之中,他不知自己究竟犯了什么错?孟晓云出事究竟与他有什么联系?

一天的审查结束后,警察让他在笔录上签字按上了手印,然后带着对他的种种怀疑走了。

第二天,王钰民终于从人们的议论中知道了7月5日凌晨发生在二道沟村孟晓云家的一桩奇案。

7月4日晚上7点多,孟晓云的母亲吃过晚饭后便出门到村里打麻将去了,家里只剩下在灯下复习功课的孟晓云。

半夜1点多,孟晓云母亲打牌归来,远远看见家里有火光,走近一瞧,见屋门口蹲着一个20岁左右的小伙子,正用火点她家的竹帘子。

她大喊了一声,那人便惊慌地跳过她家低矮的土墙朝东逃走了。

她忙跑进屋,发现女儿不见了,桌上只散放着女儿复习的书本,炕上被人放了一把火,床单和被子正突突冒着火苗,火被扑灭后,隐约可见灰烬堆里有稍等下的少女内衣裤。

闻讯赶来的人们帮着七手八脚地灭了火,但整个村子都找遍了,18岁的孟晓云就像在人间蒸发了一样没了踪影。

一个品行端正的女学生一夜间突然在家里失踪了,在案发后的几天里,虽然警方调集了大批警力甚至调来上百名武警,在案发现场周围的庄稼地里及水沟里进行拉网式搜寻,但始终没有找到失踪的孟晓云。

失踪者没找到,而现场那个可疑的男青年更是成了人们议论的重点话题。

如此咄咄怪事惊动了周边的村落,有人说孟晓云被人拐骗走了,有人说被仇人杀死了。

于是,各种离奇的传闻和议论充斥着小站镇的大街小巷。

在被审查的数名关系人中,王钰民是第一号嫌疑人。他是孟晓云失踪当天接触的最后一个人,而他被警察审查的消息则很快传扬开来。

于是,人们便把他与那个可疑的男青年自然而然地联系到一起。

以后的日子里,村里人和同学几乎都在用同一种眼神注视着他,他不知该用怎样一种方式去表达清白。

同窗六年的孟晓云遇难,自己蒙受嫌疑的沉重打击让他几乎精神崩溃。

几天后,王钰民背负沉重的精神压力,在周围人们的窃窃议论中走进了考场,结果,他本以为胜券在握的文化考试以彻底失败而告终。

他精心编织了6年的足球梦就这样无情地化为了泡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