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作者:荷沿风雨

三年前,贾局长带着牛科长和马秘书外出参加了一次培训。结业考试的结果,牛科长考了第一名,贾局长考了第二名,马秘书考了第三名。

培训结束,任务完成,皆大欢喜。贾局长是带队领导,他请牛科长和马秘书搓了一顿。牛科长说:“领导,你请客可以,我买单。”

贾局长呵呵一笑:“那成何体统?我请客,自然就是我买单了!”

牛科长便没有再坚持。

酒喝到差不多的份上,马秘书在桌底下轻轻踢了牛科长一脚,牛科长扭过头来,马秘书附在他耳边悄悄说:“千万不要提你考第一的事,你怎么能是第一呢?你不会故意做错一题吗?”

牛科长刚想说“我很认真地答题,怕给局长丢脸”,可是看到马秘书脸上的表情,像是写着字一般,不由得认真地阅读起来,也就是一瞬间的功夫,脑子转了一个弯:“你的意思是——”他没有说下去,而是朝贾局长瞟了一眼。

马秘书注意到了这些细节,轻轻地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

似乎一语点醒梦中人,牛科长很懊恼,很后悔,显得忧心忡忡的样子,喝酒也没有了先前的状态,不一会儿就喝多了。贾局长似乎也喝多了,只有马秘书还清醒着。

从此以后,牛科长发现贾局长对自己的态度有了变化,动不动地就拿他说事,这也不好那也不对,偶尔还劈头盖脸来一顿,这在以前从来没有过。牛科长非常明白是怎么回事,然而,打掉门牙往肚子里咽,他只能独自咽下这苦果。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有时候,他实在感到憋屈,便跑到马秘书那里吐吐苦水:“唉,我怎么,我怎么就脑袋一根筋,怎么就没想到要让一让呢?这没完没了的对付我,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马秘书也是摇头,也只能是劝劝:“我说呀,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以后别再犯就行,就让时间来淡化吧,会过去的,都会过去的。”

牛科长在憋屈与郁闷中度过了三年,其间受到的委屈实在数不清有多少。

也许让马秘书说中了,时间能淡化一切。最近,牛科长明显地感到,贾局长对他的态度有了较大的改变,让他有些莫名其妙。

“牛科长,我谢谢你啊。”贾局长把牛科长叫到办公室,笑眯眯地说。

牛科长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没批评我,还谢谢我,什么意思?便瞪大了眼睛问:“领导,谢我什么?”

贾局长哈哈一笑:“不清楚是吧?不清楚也好,清楚了也许就不好了,总之,我谢谢你就是了。”

牛科长更加糊涂了,既然贾局长说不清楚也好,他也就不想再追问下去了,好不容易听到“谢谢”两个字,别再因为问了不该问的话,又恢复到以前的样子,自讨没趣,就稀里糊涂地算了吧。

没过多久,贾局长高升调走了。牛科长异常兴奋,总算说拜拜了,总算不在他手下受气了,当天就叫上几个人在一起喝酒庆祝。

喝酒的时候,牛科长听到一个消息,说三年前有一次贾局长带队外出培训,考试第一名有奖励,贾局长本该拿第一名的,可是他让给了别人,显得高风亮节,那件事成了他能够获得提拔的重要筹码。

牛科长听得晕晕乎乎的,是那一次吗?那一次的第一名是我啊,我没拿到奖励啊!什么?第一名是他让的?开什么玩笑!

“哦~”牛科长拖着长长的尾音,他终于明白,贾局长为什么要谢谢他了,还最好不清楚。

于是,好人卡科长又喝多了。

——谢谢阅读,敬请指正——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