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最近几天,北京一位“鹅腿阿姨”火了。

不为别的,只因她烤得一手好鹅腿,引得清华、北大等高校学生纷纷“争抢”。

粉色头盔就是鹅腿阿姨

一开始,这位五十几岁的阿姨,其实是迂回在人大、北大,因味美价廉深受学生们的喜爱。

而阿姨也毫不吝啬自己对学生们的宠爱,总是一口一个“小乖乖”“小宝贝”喊着大家。

但是近期,阿姨搬去了清华摆摊。

这下好了,本来就数量有限的鹅腿被别的学校分走,就连“小乖乖”的称呼也被抢走了

北大的学生们一下子觉得被抛弃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而清华的学生们,则开心地讨论,拿到鹅腿之后该如何享用。

因为学生们群聊的内容比较有趣,再加上这几所高校名声在外,鹅腿和阿姨很快在短视频平台走红。

本是件很小,且喜闻乐见的事情。

可随着热度的发酵,事态却逐渐失控。

排队的人群早已不再是学生,而是从全国各地涌过来的网红们。

打卡、拍照、录视频,将小小的摊位围得水泄不通。

现场场面几度混乱,不少围观者的相机,甚至直接怼到了阿姨脸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用个不恰当的比喻,他们的目光,就像是一只只秃鹫,紧盯着面前的猎物,等待第一时间扑上去。

以攫取流量。

甚至还有人跟风拍起视频,催促鹅腿阿姨赶紧直播带货呀,抓住这“泼天的富贵”。

这阵仗,吓得一些原本常买鹅腿的同学纷纷在群里告警:

如果不想出镜,排队的时候戴好帽子口罩,因为有人直播。

更别说被“围猎”的阿姨了。

最后,她不得不给预定的学生们退款,宣布停业。

11月28日晚,鹅腿阿姨在群里发学生们信息说,对不起,这几天都不做了,太乱了。

11月29日,鹅腿阿姨又开通了抖音,发视频说,压力太大,这几天不敢干了,只想平平安安地做个烧烤。

语气有几分哽咽,看得人心疼又心酸。

阿姨大概怎么也没想到,原本自己和学生们的双向奔赴,会因为外界的野蛮参与,一夕之间被毁得彻彻底底。

自己最后反倒成了摆上餐桌的“鹅腿”。

何其荒谬。

不可否认,这个网络时代,给了很多普通人被看见的机会。

前有“流浪大师”沈巍。

因为头发虬结、衣衫褴褛的模样,与满腹经纶的谈吐形成的巨大反差,让他一夜成名。

无论走到哪里,他身后都会跟着一大帮举着手机的人,把他围在中央猛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经过一轮一轮的询问,人们这才知道:

原来他出生在一个上海知识分子家庭,从小喜爱读书,因为与家庭关系的矛盾,才走上街头。

他看书、画画,喜欢高谈阔论,普通话标准又流利。

无论是《左传》《尚书》《菜根谭》这些国学文化经典,还是天文地理、古今中外,他都有自己的一番见解。

到后来,他的故事甚至登上了央视,被白岩松评为“有钱难买喜欢”。

后有淄博鸭头小哥。

原本只是千千万万创业青年中的普通一员。

因为长期体力劳动,他的身形健硕、肌肉结实,就算戴着口罩,也难掩他的帅气。

后来,被一位女游客拍下了摸他的肌肉的视频,因为内向的性格与健壮的肌肉过于“反差萌”,而迅速走红。

短视频账号一夜之间涨粉过万,无数人开始蜂拥而来,将鸭头店围得水泄不通。

巨大的公共流量面前,一个又一个普通人因为偶然因素一夜爆红。

同时,也“曝光”了一条赚钱的捷径:

这些已然走红的人或地方,就是开启流量密码的钥匙。

哪怕只要拍拍这些名人做直播,或是制造话题炒作热度,就可以轻松获得关注和点击,进而转变成收益。

这种不劳而获的牟利方式,毫无疑问吸引来大批追逐流量的人。

他们就像是吃腐肉的秃鹫,不管什么情况,只要有热度,他们就一窝蜂拥过去,争先恐后地蹭热度。

谁都想借着名人的光环,收割流量,分得一杯羹。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互联网成就了被一夜成名的幸运儿,制造了巨大的流量。

而人们对流量和红利的渴求,又反过来,催红了一个又一个的幸运儿。

如此循环反复。

看似热闹,实则不过是一锅沸腾的水,温度褪去,一无所有。

但是大家似乎都不在意,因为他们早已赶去下一场丑恶和病态的狂欢。

乐此不疲。

为了蹭热度,人性可以无下限到什么程度?

你可能永远也无法想象。

“拉面哥”算是最具代表性的人物。

因为一碗15年从不涨价,份量扎实的3元拉面而走红后,各地的牛鬼蛇神都涌了过来。

一开始拉面哥还很高兴,以为人多了,生意就好了。

但他显然,低估了人的劣根性。

这些人没有一个是来吃面的,除了人手一个高举的手机,还有各种奇葩事件在他的摊位旁边上演。

有的人直播耍大刀,有的人举着红色招牌,甚至还有人,挂上了“卖身葬父”的牌子。

像是一只只寄生虫。

至于拉面哥的感受,他们一点都不在乎。

最后逼得拉面哥只好躲在家里,抹着泪乞求大家不要再来打扰自己。

至于靠拉面赚钱,短期之内更是没有可能了。

他的手艺和低价,转身成了他人刺向自己的刀。

然而,流量狂欢的受害者,拉面哥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

去年1月,南京灵谷寺的持善法师因为在微博上发了一张自拍。

被无数网友和博主,堵在庄严的佛门大殿前。

大家高声叫嚷着让师父走下台阶,拍几张。

还有更过分的,为了获取流量,不择手段地造谣、抹黑,自称曾和法师一起夜游山水,牵手亲嘴。

最后持善法师被逼得没办法,只能悲愤地下场自证清白:

“你就是为了蹭热度,也没必要跟一个出家人过不去吧!”

在这些反复重演的闹剧中,他们把每一个走红的人,都当成了一个可以随意摆弄的商品,一个可以赚钱的工具。

拉面哥是如此,持善法师也是如此。

那如果不服从,不让拍呢?

“断人财路,犹如杀人父母”。

他们就立刻换了一副嘴脸,造谣对方“忘本、高傲、耍大牌”。

至于事情的真相是什么,是否会伤害对方,他们根本不在乎。

直到榨干最后一点热度所带来的红利,然后迅速褪去,奔向下一个流量宠儿,继续收割流量。

那被流量侵袭过的人呢?

在遭受无尽干扰后,生活再也无法回归平静了。

有些在流量红利带来的诱惑下迷失了本心,一步步滑向了不见底的深渊。

比如曾火爆全网的“发际线男孩小吴”,后来签了公司,参加节目,并把自己当成明星约会女粉丝,再次被曝光后迅速陨落。

有些则持续遭受着“骚扰”。

再比如曾上过星光大道的大衣哥,以及跳水冠军全红婵,直到现在,还被村里的人,隔三差五地上门拍摄。

更别说那些私人信息被曝光后,生活事业遭受双重打击的普通人了。

在这个人人都是自媒体的时代,十点君并不反对直播赚钱。

实际上,除了人为的恶意炒作外,几乎每个一夜成名的小人物,身上一定都有人性里的光芒。

比如鹅腿阿姨,每天早上6点多开始收拾腌制,一直忙到天黑,两只手都被冷水泡得指关节肿大。

但她却说“孩子们这么喜欢也就挺值得”。

再比如拉面哥,为什么坚持一碗面15年不涨价?

他想的其实很简单,老百姓们挣钱不容易,如果涨价到四五块,老百姓就舍不得吃了。

他们的爆红和运气,其实都是身上那些最纯真、最朴素的情感,终于得到生活的回馈。

这样的走红,不失是一件好事。

他们让更多人看到,在这个偶尔薄凉的世界,还有很多人性善的一面在发光和闪耀。

但是,善良不该成为被肆无忌惮地打扰的理由。

每一个热爱生活的人,更不应该被“逐利者”无止境地伤害。

那些侵犯式的、为了流量和粉丝而丢掉了良知的直播,真的该停止了。

这些年我们常提到一个词:

娱乐至死。

但正如尼尔·波兹曼说的那样:

娱乐至死的可怕之处不在于娱乐本身,而在于人们日渐失去对社会事务进行严肃思考和理智判断的能力,在于被轻佻的文化环境培养成了既无知且无畏的理性文盲而不自知。

互联网时代,各种短视频和直播花样百出,我们无可避免地被裹挟其中。

但不论直播什么、围观什么,每个人都应该有起码的尊重,更不要忘记自己的初心。

我们所追逐的是人物身上的闪光点,是为了从他们身上感受精神、汲取力量。

而不是让善良和纯真在流量的“围堵”中消失。

后者恐怕才是这个时代最大的悲哀。

但实际上,我们也很难寄希望于人性的自我约束。

我们需要有更完善的法规的监管,和平台内部监管机制,逐步减少流量至上的乱象。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是,对我们这些看客而言:

越是情绪高涨的时刻,我们越应该沉心静思,理性判断:

什么才是我们应该关注的?什么才是我们应该转发的?什么才是值得我们点赞的?

也欢迎你把思考后的答案,分享在评论区。

请把生活还给那些热爱生活的人,把善良传递给更多善良的人。

作者 | 小嗲

编辑 | 张敬,两眼带刀混账到老。

主播 | 素年锦时

图片 | 视觉中国,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