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余姓女子在西藏阿里地区自驾游出车祸,生命垂危之际被送到阿里人民医院救护,脱险后回到上海休养。

11月29日,一则“27岁女子在西藏遇车祸,阿里地区公务员集体献血”的消息引发舆论关注。

据网传聊天记录截图显示,“我小姑姑联系了上海市卫健委,卫健委联系了阿里部门,动用了阿里的所有公务人员献血。”

这事虽然过去了,但是疑点重重,引发了网友的一众疑问:希望官方能够给出个回复,阿里献血事件到底有没有公权私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如今,经过上观新闻、澎湃新闻等多位记者组成的联合采访,理清了事件发生的前后经过。

在阿里献血事件当中,质疑的焦点主要集中在五个方面:一是“小姑姑”的身份,二是发动“全体公务员”参与献血,三是协调包机转院,四是发函商请上海医生参与救治,五是视频截图中“后来我小姑姑联系了上海市卫健委,卫健委联系了阿里,动用了阿里所有公务人员献血”的背景。

12月6日,由多位媒体记者组成的联合采访报道组,对发酵多日的阿里献血事件进行了蹲点调查,通过对余女士本人、余女士丈夫、余女士的父母亲、陶先生的小姑姑、表嫂、参与救治的医生、陶先生夫妇所在居委会、阿里地区相关部门工作人员、上海卫健委工作人员等人的走访调查,还原了事发整个过程,对公众密切关注的诸多疑点做出了澄清和解释。

余女士和陶先生是9月29日在上海举办的婚礼,10月1日俩人就开始自驾新婚旅行,目的地是新疆和西藏。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0月14日,丈夫开车到达了阿里地区,当车辆行驶到海拔5000米的路段时,陶先生出现了高反,车辆撞到了路边的水泥柱子。

出事时余女士正几乎是平躺在副驾驶座位上,安全带的角度不好,所以一出事余女士就被强大的撞击力飞了起来,安全带勒破了肝脏。

出事后俩人的手机都没有信号,还是向过路的好心人求助,才拨打了120和110。

小姑姑得知消息后联系了在上海奉贤某银行工作的儿媳(陶先生的表嫂),表嫂求助单位领导,因为事情比较着急,加上又有好多热心人士传递信息,通过多个渠道联系家人并请求单位领导协助,最后找到上海市人民政府驻西藏办事处。

据悉,手术过程中,女子出血大约2000毫升,输入了8个单位红细胞悬液、800毫升新鲜冰冻血浆。此后至18日,该女子又输入了13.5个单位红细胞悬液、1950毫升新鲜冰冻血浆和1000毫升全血。

记者咨询血站工作人员得知,以上血量大概需要6500毫升全血,按照每个人献血200毫升计算,相当于32个成年人的献血量。

公开的求助信息显示事件令人担忧的严重性。而事实上,余女士的小姑姑身份被披露,小姑姑现年60岁,并不是什么大领导而是一某工艺品联营工厂工人。

上海援藏族专家,同时他们表示:此事不存在私人关系。

余女士的父亲也出面回应,称自己是一个普通司机,并不富裕,更非公务人员。在女儿遭遇车祸后,他急忙筹集约120万元租用专机将女儿转移至医院,迄今为止治疗费用和包机费用共计约160万元,其中大部分为借款。

29日下午,西藏阿里地区相关部门的工作人员回应记者称,为当事女子献血是当地干部群众的自愿行为。“我们当地人口不多,平时看到朋友圈里有需要献血的消息,干部群众都会出于好心主动去献血,不论是谁需要,这次也一样,并不是像网络传言那样强制去献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涉事女子的丈夫陶先生接受新京报采访,称网传情况不属实。该聊天发生在妻子抢救结束苏醒之后,因妻子伤势太重,为了鼓励妻子求生,他才说出这段话。

网上舆情爆发后,小姑姑也曾不止一次批评他,“你怎么能这样不顾事实,夸大其辞?”余女士在采访中多次内疚地说:“看到网络上各种言论和猜测,感觉到让很多无辜的人受到牵连,这两天忍不住要哭,觉得对不起那些真诚帮助过自己的人。”

整个事件当中,最冤的应该就是阿里地区和阿里市人民医院、上海卫健委,本来这都是很正常的一次救治,结果没落成绩反而惹了一身骚!

这个事件也让我们看到了社会的另一面。在网络时代,信息传播迅速,人们很容易被情绪左右。在这个事件中,一些网友因为愤怒而发表了一些过激的言论,甚至对这名医护人员进行人身攻击和诽谤。这种行为不仅有失公正,还会给当事人带来更多的伤害和压力。

我们应该如何看待社会上的一些负面事件呢?首先,我们需要保持理智和冷静。在面对负面事件时,不要轻易被情绪左右,而是要通过客观的调查和分析来了解事件的真相。其次,我们需要坚持正义和公平。对于那些违反道德和法律的行为,我们应该予以谴责和惩罚;同时,也要保护那些无辜的人不受伤害和歧视。

最后,让我们回到“小姑姑”身份曝光的事件上。这个事件提醒我们要时刻保持警惕,不要轻易相信一些不负责任的言论和传言。同时,也让我们认识到医护人员在保障公众健康方面的重要性和责任。我们应该尊重医护人员的工作和付出,同时也要监督和管理好医疗机构,确保每一个人的健康和安全都得到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