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尹的办公室里,二三十个知名上号的社会人抽着烟,喝着茶。徐老大把门一推,一帮社会毕恭毕敬。老尹一看,“哎呀,你怎么回来了?”

徐老大一回头,“兄弟,你进来。”

加代走了进去,有三分之一的社会认识加代,打了招呼。其中段福涛一看,“哎呀,老弟。”

加代一看,叫了一声三哥。段三哥说:“你怎么......”

加代说:“一会儿再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徐老大把加代领到老尹跟前,说:“我给你介绍一下,我最好的哥们儿,也是我家老五的大哥,加代,北京过来的。这位是尹老板。”

加代伸出手,“你好,尹老板。”

毕竟是徐老大领过来的,老尹也没敢怠慢,站起身和加代握了握手,说“哎,你好你好。老弟,请坐。”

徐老大坐旁边,加代和尹老板相对而坐。加代说:“尹老板,你好。”

“老弟,喝茶。”看向徐老大,老尹问:“领过来找我是有事啊?”

徐老大问:“兄弟,是你说还是我说。”

加代一摆手,“我来说。”看了看身后的社会,转过身说,“大哥,我俩能单独聊聊吗?”

老尹一听,说:“行,行,没问题。你跟徐老大一起过来的,那肯定行。各位,麻烦到隔壁去等一会。”

社会都出去了。办公室里只剩下了老尹、加代和徐老大。加代开门见山说:“老尹大哥,打死裴东的人,是我让老五去接的,我已经把人安排下来了。大哥,我今天来是带着诚意来的。怎么才能解决?你说个条件。”

老尹一听,说:“这老弟够直接啊。老弟啊,我也不是拐弯抹角的人。你今天和老大一起过来是为了摆这个事,是吗?”

“对!”

“你认为你能摆得了?”

“谈谈呗。有什么条件,什么要求?大哥,你提。”

“他给东子偿命,他得死。就这一个条件,除此以外,我没有任何条件。”

加代说:“大哥,我拿钱......”

老尹一摆手,说:“我不差钱,我也不要钱。这事关乎到我的脸面。我兄弟被人销户了,我什么都不做,这事就了,过去了?那不可能。对吧?”

加代说:“我不能坏一个人。说一千道一万,我可他的,他叫方片。他不是自己想来跟你怎么的。他跟你无冤无仇,跟裴东也是无怨无悔。大哥,谁让他来的?你心里有数。”

老尹说:“我得一个一个找。”

“大哥,冤有头,债有主。”

老尹一摆手,“行了。你和徐老大一起来的,我没法说什么难听的话。如果要是为谈这个事而来,你俩请回吧。这事谈不了,也不用谈。老弟,三言两语就要把这事给谈明白,那是不可能的事,是不是?老大,你领他走吧。我这边还有一堆朋友,事还没谈完。有时间打电话。你告诉你家老五,赶紧把人给我送过来。不要因为这点小事翻脸,不好。”

徐老大一听,“你看你跟我这个兄弟......”

老尹一扬头说:“不是,我这说话怎么还这么费劲呢?谈不了就是谈不了。要是非要谈我们的项目也该重新谈一谈了。”

徐老大一听,说:“代尹,你看你......代弟,你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加代一摆手,说:“尹大哥,谈了谈不了,我今天来了。如果我真把这人领走,你也不能把我怎么样。我只是不想让大哥和老五因为我的事跟你闹得不愉快。”

老尹一听,“你能把人领走?”

“对,我就真把人领走了,你又能把我怎么的?”

“老弟,你是跟我谈判来了,还是来吓唬我呀?”

加代说:“随便你怎么理解。我是带着诚意来的。老哥,能谈,我们就谈。谈不了,我也不想谈。那就事上见。比比背景呗。”

老尹说:“我现在叫你出不了门,你信吗?”

“你试试。我要是出不去,你的公司就没有了。”

“哎哟,老大,这什么意思?”

徐老大说:“他真不是吓唬你。”

“你叫我见识见识。”

加代拨通电话,“飞哥,你们到了吧?”

“我们都到了。”

加代说:“那就亮个相个相。把车开过来,停在公司门口,我们在楼上能看见。”
“好。代弟。”

不大一会儿,宋鹏飞和宋伟带着八九十辆车停在了老尹公司的楼下。加代说:“大哥,你看一眼?”

老尹来到窗边,朝着楼下一看,说:“老弟呀,什么用意呢?咱俩有什么仇啊?”

“大哥,没仇。我不想让你跟老徐家闹别扭。我还是那句话,冤有头,债有主。你真要是找你的仇人,我无说可说,那是你们之间的事,与这个兄弟无关。人是他打的,你说个数。我给不起,那是我没能力。我要是不给,那是我不讲理。人死不能复生办法。大哥,我两句话,也是两个条件。第一,我加代欠你一个人情。大哥,你要是到北京,或者到广州办事,随时找我。我摆不了,我找人给你摆。找人不了,我想尽一切办法帮你。第二,你说个数,我今天把钱给你,你让我把人领走。这事与老徐家无关。”

老尹说:“我要不答应的话,你就砸我公司,是吧?”

“差不多。”

老尹说:“你怎么就这么横呢?”

“我就这么横啊。因为大哥,你一口一个谈不了啊。我怎么办呢?我不能就这么灰头土脸地出去,我要对老徐家有个交代。如果我这么出去了,外面这帮社会上的哥们会怎么看我?我不能因为我的事,让老徐家为难吧?大哥,你看行还是不行?行,我们成朋友,成哥们儿,我欠你个人情。不行的话,成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