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下半年国内最大的科技变化,莫过于“华为回归”,软硬皆搞事儿。

硬的方面,手机业务突袭而来、一机难求,引发舆论关于芯片哪里来的广泛讨论;华为合作的问界M7,也在假期爆量,订单不断攀升,引发车圈震动。

软的方面,星闪作为连接底座,加入的设备、厂家不断增多;更爆炸的是,鸿蒙系统,不仅得到了美团、阿里、网易等大厂的适配,而且居然要不兼容安卓系统了。

不兼容安卓系统,毫无疑问是个大事儿。但,这事儿能成吗?

01 鸿蒙是安卓套壳吗?

提起鸿蒙,绕不开的话题就是到底“是不是安卓套壳”。

为了便于分析,可以将鸿蒙分为两套系统,一套是手机上的;另一套则面向更广一点的物联网设备的。这其中,手机是核心。

手机端的鸿蒙系统,最初确实是由安卓演化而来的,但首先是合情合理;其次,也并不是换皮肤这么简单。

当年谷歌为了推广安卓生态,发起了AOSP(Android Open Source Project)开源项目。根据协议,任何公司只要按照一些要求,比如要声明等等,就都可以无偿使用、并且修改AOSP源代码。

AOSP包括了从底层内核到应用层。不同厂家根据自己的能力,来做适当修改。有的就只在UI层面做做调整,也就是大家常见的“皮肤魔改”;有的则会在内核层做些研发。修改随意,但如果想使用Android商标,那么修改就需要经过谷歌的认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那么,拿来即用的开源AOSP难道不香吗?

首先,开源项目虽然业内都默认是拿来用就行,而且不少公司也会参与进去,贡献不少代码,但是,这种模式在“自主创新”方面的认定尺度,却很难拿捏。就像华为鸿蒙系统,最初也采用了AOSP的代码,但并不只是停留在皮肤层,在内核等方面也有修改。

其次,AOSP是开源的,但谷歌还有“闭源”的大招,成为国内公司的掣肘。

开源AOSP并不包含谷歌的GMS移动服务,也就是谷歌应用商店、搜索、浏览器等等在内的谷歌全家桶。这套服务对于国内用户也许不重要,但在海外,谷歌的应用是每个用户的刚需,应用商店也是每个开发者必须重视的因素。

这就意味着,即使基于AOSP做了一套系统,但如果没有GMS服务,那么海外用户还是会不买单,开发者也不愿意做相关适配的应用,这样的系统和手机,也就基本没有销量。

所以,GMS不仅成为谷歌赚钱的来源,也是谷歌的“霸权”来源。

2019年,因为美国的制裁,谷歌就宣布停止所有华为终端的GMS服务,这导致华为手机海外销量受损。华为不得不先推出一些工具包,方便安装谷歌应用;结果又被谷歌怼,就只能用HMS来打补丁。也正是谷歌的这个行为,加大了华为加大自研系统的决心和力度。

2023年9月,华为公布了鸿蒙Harmony OS NEXT版本规划,将会去掉了传统AOSP代码,仅支持鸿蒙内核和鸿蒙系统应用,不再兼容安卓。

这也意味着,套壳与否的问题,基本就可以结束了。但更重要的问题是,这样做,会成功吗?

02 脱离安卓,会不会成功?

有一些声音认为国人做不出操作系统,但实际上,做出来并不难,难的是“用起来”。而在“用起来”这方面,中外任何想挑战的公司,面临的困难都是一样的。

比如微软,2010年10月发布了手机操作系统Windows Phone,集成了微软的应用、也获得了诺基亚、三星、HTC等手机硬件的支持,但最终还是失败了。一方面是微软过早的商业化导致手机厂商支持力度不大;另一方面,用户少、开发者参与热情也不高,最终形成了负循环。2014年的时候,市占率仅有3%,不到安卓的零头。

微软好歹还是在圈内混了一段时间,国内公司就更惨了。2012年,阿里就发布了阿里云OS手机操作系统,也找来了手机厂商魅族来做适配。但很快阿里云OS就遭到了谷歌的各种怼,合作伙伴也被谷歌逼着“二选一”。于是,显而易见的,弱小的阿里云OS就夭折了。

2015年,阿里5.9亿美元投资魅族,放手一搏,但仅仅发布数款手机后,魅族又回到了安卓阵营。

那么,作为国内最能啃硬骨头的华为,要挑战生态完善的巨头安卓系统,鸿蒙NEXT会成功吗?

首先,和微软、阿里相比,华为的一个优势是“有终端”。

高峰时期,华为手机年销量高达2亿部,遭到制裁后,一度跌到3000万部。但2023年8月,华为手机的突然袭来,获得了非常不错的市场响应。明年销售预期,据说也提高到了1亿部。

也正是因为华为手机的回归,也才使得操作系统有可能性。毕竟,1+8+N战略中,1是核心,也是根。毕竟指望其他手机厂商用华为鸿蒙系统,难度还是比较大的。就像谷歌做了安卓系统后,手机业务就没起色;微软同时想做手机又想做系统,也是当时的一个挑战。

有终端就意味着有用户,有用户就可以吸引开发者,这事儿才有可能成。

从商业角度来看,让应用公司们从已经熟悉的安卓开发环境,切换到一个类似鸿蒙这样新的开发平台,不仅不熟悉,还要增加开发成本,这很难成功。

历史上类似的成功经验,一般是两个原因:要么,搭载应用的终端有了变化,就像从功能机到智能机的切换,应用开发公司不得不重新开发应对。要么,给足够多的补贴,就像很多视频网站、内容平台,抢大V一样。如果这两个都没有,凭什么跟你玩呢?

但是,在当下这个环境,商业行为,已经不可避免地被国际政治所影响。

就像英伟达、阿斯麦尔的处境一样,从公司角度,特别希望和中国企业打交道、做生意,赚钱嘛,商人的第一诉求。但,却又不得不听从禁令要求。

前几天爆出的消息称,美国高官传话给英伟达,“如果采取某种措施重新设计一款芯片,让中国能够实施人工智能项目,我第二天就会采取控制措施。”英伟达之前准备出口中国的“阉割版”芯片H20,果真就延期了。

因此,考虑到一定用户量的终端基础、再结合当下商业叠加政治的时代背景,鸿蒙NEXT的成功率,比当时的微软,要大不少。就像美团、网易、阿里等公司都宣布了适配鸿蒙,来一出Chinese help Chinese。

03 鸿蒙能长多大?

手机是基座,在2019年高峰时期,华为销量接近2.4亿部,占全行业16%;苹果近2亿部,占行业13%,其余10.5亿部。如今,华为消除禁令影响,开始加速爬坡。

乐观来看,国内,华为手机销量有望达到20%份额,苹果保持20%份额。也意味着安卓系统、苹果iOS、华为鸿蒙,三个系统为6:2:2。至于大家一直看好、一直觉得空间很大的物联网,未来也许会很广阔,但目前就是嵌入式的小系统,还贡献不了太多。

再考虑还有车系统,也算得上三足鼎立了。

但这个前提一定是开发者的大力配合。假如开发者推进也不顺利,鸿蒙又该如何突破呢?

一个路径就是向微信学习。2017年初,微信和苹果闹了次矛盾。微信公众号上线了打赏功能,用户可以付费给作者;但苹果不乐意了,认为这属于“虚拟支付”,必须走苹果的内购通道,也就是苹果需要抽成30%;但微信认为自己也没获利,钱都给作者了,凭什么被抽成。

苹果是顶流操作系统,但微信也确实是国民级应用,都有硬钢的底气。

4月,微信宣布关闭了iOS版本公众号的打赏功能。一时间舆论四起,讨伐苹果店大欺客的声音也很多。随后传出了腾讯高层和苹果CEO库克合影的照片。

2018年初,在微信开发者大会上,张小龙表示,腾讯和苹果达成和解,公众号打赏改名为“喜欢作者”,钱不再给公众号,而是直接给了作者,苹果不抽取30%提成。

基本上就是,苹果要了面子,微信拿了里子。微信成为少数和苹果钢,且赢的应用公司。苹果忌惮的也是微信的国民级需求。

如果系统难度大,应用也是突围点。谷歌也是用GMS号令天下。华为的星闪,是通信连接的新方式,但还不够大、也不够刚需。机遇也许是在AI。

就在华为鸿蒙努力突围的时候,谷歌在12月6日,放了AI大招。推出了其规模最大、功能最强大的多模态大模型Gemini,最强大的TPU(张量处理单元)系统“Cloud TPU v5p”以及来自谷歌云的人工智能超级计算机。

Gemini会直接接入谷歌GMS服务,让全家桶“更美味”。而且Gemini还有三个版本:Ultra、Pro和Nano。其中Nano是用于特定任务和移动设备。比如Gemini Nano为Pixel 8 Pro手机提供AI功能,包括录音机应用中的自动摘要、以及键盘的智能回复。

谷歌发布大模型强大的地方在于,可以通过其应用商店,实现终端的一夜普及。就像微软在PC端的能力一样。

AI看来是真好用,搞个大模型,连已经快躺进坟墓的Pixel手机,都要被谷歌支棱起来了。

对比来看,华为在AI应用方面的进展,仍和国际玩家们有些差距。庆幸的时,AI目前是有国界的,谷歌、微软等公司的箭,还暂时无法射入神州大地;而鸿蒙要攻占的阵地,目前也仍是国内为主。

AI可以晚点来,但不能不来。不然,天花板也许还是有限的。

04 尾声

其实我们在手机操作系统方面,起步不算晚。2007年11月,中国移动就和微软、谷歌探索合作研发手机操作系统。但谈得不是很愉快,于是,移动就拉上博思通讯,研发开放移动系统Open Mobile System(OMS)。

但由于系统里集成了139邮箱等移动特有的产品,所以自然也得不到联通、电信的支持。而尽管研发团队有几百人,但和谷歌、安卓开源生态相比,还是势单力薄。结果就是,迭代完一代,安卓已经升级两代了,差距不断拉大。

移动虽然有销售渠道优势,但也同时销售搭载安卓系统的手机,必然是后者更好卖、也更吸引销售人员的青睐。

2009年,搭载着OMS系统的联想Ophone手机问世,反响平平。移动的OMS项目,也逐渐销声匿迹。

此后,阿里、百度、腾讯也都有过尝试,但面对强大的谷歌和安卓,也都铩羽而归。终于,华为上了擂台。未必是“村里最后的希望”,但确实是被寄予厚望。而华为面临的挑战虽大,但时机也有着安全的必要性和AI浪潮的充分性。

毫无疑问,不兼容安卓系统,会是一个大检验。检验的不只是技术实力,更是有多少哥们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