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外婆,生日快乐。”我拿着提前一个月,就给外婆准备好的生日礼物,送给她。

外婆没说话,只是笑笑地对我点了点头。我们祖孙之间不需要言语,就能懂得彼此之间的心意。

“我瞧瞧,咱们家最有出息的宁宁送的什么礼物?”说话的是舅妈,她最爱八卦,也最看不起人。

“就一套破保暖衣,嘚瑟个啥劲?”舅妈这一高嗓子,引来其他人的围观。

“宁宁,你外婆这辈子最疼的就是你,我还以为你会给外婆准备个十万八万的红包呢?”酸溜溜说话的是我小姨。

我本想反驳,我妈在旁边制止了我。

“我家宁宁虽学历最高,但混得最差。至今还是个临时工,一个月3000元的工资,能省下钱给她外婆买礼物,已经很难得了。所以,大家不要嫌弃。”我妈话一出,全场闭了嘴。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随即又给我甩来一个轻蔑的眼神和微翘的嘴唇。

此时无声胜有声,看不起的意味更加明显。

我呢,也不在意,嘴长在别人身上,爱说啥说啥!做自己最好!

“活到我这个岁数,没别的盼头,就希望孩子们能孝顺长辈,常伴膝下,一家人开心和睦就好。”85岁外婆这句话,彻底给我扳回了一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2

其实,我们这个大家庭明面上看似和睦,私下却暗流涌动。尤其在我爸生病去世后,更是达到了顶峰。

之前舅舅、舅妈都在国企上班,那时公司效益好,所以他们对我爸妈这两个穷苦的人民教师,那是相当瞧不上眼。逢年过节,我们一家拿着礼物过去,连顿饭都吃不上。

后来,国企改革,他们双双下岗,态度才稍微放低了一阵。

但我爸后来查出肺癌,巨额的医疗费掏空了我们这个小家。他们的态度又变了回去。

一直到我爸去世,舅舅都没踏入过我家门,就怕我们的“穷气”过给他们。

与之相反的,舅舅对我家小姨那叫一个殷勤,小姨夫是个领导,常年请客送礼的人络绎不绝,舅舅跟着也能从小姨家得到些不太值钱的礼品。

谁知好景不长,小姨夫好像才上任三年,就被检察院带走了,家境开始一落千丈。

兜兜转转,大家又回到了同一个起跑线。人到中年,奋斗的激情已褪去。他们又把那股子争斗劲,用在了我们小一辈身上。

3

舅舅家的大表姐长得很漂亮,属于人群里最亮眼的那一个。不过就是学习不怎么地,高中毕业后,她勉强上了个民办的专科。

我外婆早年当过老师,所以不喜欢学习差劲的孩子,表姐这个亲孙女,反而在她眼里不太吃香。

我呢,属于那种老实巴交的孩子。

我爸妈是老师,他们整天在家看书备课,我也跟着读书学习。所以,成绩一直遥遥领先。

外婆对我那叫一个偏爱,爸爸去世后,为了还债,妈妈什么也不舍得给我买。外婆便偷偷拿钱给我买课外书、买学习资料。

我一路升级打怪,最终研究生毕业。毕业后,在本市的一所高校做了行政人员。工资虽不是很高,但胜在稳定。

周末、节假日我都有时间去看外婆和我妈。这两个女人为我付出的太多,我想让她们的老年有所依,有所靠。

小姨家的表弟,本是我们中最有潜力的那一个,他脑子聪明,家境又好。

奈何小姨夫出事后,这孩子没有承受能力,从此一蹶不振,开始在家打起了游戏。别说上学了,一年到头家门都不愿意出。

我们这些表姐弟,慢慢就开始了分化。

大表姐凭借美貌,嫁到了2000公里外的还算富裕的婆家。可能娘家的寒酸,让她失了面子,自从结婚后,她除了逢年过节打点钱外,根本没回来过。

小表弟今年25岁,还在家里啃老,小姨撒谎称:“我家儿子在家工作,一月赚一万块呢!”

但真实情况是,小姨两口子加上她婆婆的退休金刚好一万块,全养着儿子打游戏。

4

越是亲近的人,越不希望你过得比他好。

所以,即使我上班2年,早已转正。我妈一直对外声称我只是个月薪3000元的临时工。

“有些人的心早已畸形,我们安心过好自己的日子就成,要学会藏拙。”我妈不愧是人民教师,看问题总比别人深刻。

当外婆说出那句“常伴膝下”的时候,肉眼可见的,舅舅、舅妈那脸色都变黑了。

上个月舅舅突然胃痛,舅妈一个人吓得手足无措,最后还是我和我妈帮着打的急救电话。

在疾病面前,大表姐即使打再多的钱,好像也无济于事。

小姨或许过去过得太优越,一直在云端飘着,从没想过如果有一天他们都老去,小表弟该怎样生活。

我正思索着,外婆突然说了一句:“我有点头晕。”

一时间,大家开始手忙脚乱起来。

舅舅、舅妈开始翻箱倒柜找外婆的医保卡,小姨和小姨夫找外婆的工资卡。我妈收拾着衣物还有换洗用品,看似很忙,好像都忘了最重要的事。

我镇定地打了急救电话,外婆今年已经85岁。但凡有点风吹草动,我们就要抓紧往医院跑。

到了医院,做了一番检查后,医生说,好在送来的及时,外婆脑子的血栓还可以用药物控制。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5

但无论怎样,这次住院是少不了的。

说到住院,我妈兄妹三人开始为难。

舅舅今年已经62岁,他又有慢性胃病,吃东西格外讲究,凉的不能吃,硬的不能碰。所以,外婆住院,他不能一直在旁伺候着。

小姨呢,家里有小表弟这个寄生虫得做饭,还有婆婆得伺候,她也不能长待。

只有我妈是个大闲人,且身体还可以。于是,在医院照顾的主力军暂定我妈。

他们毕竟上了年纪,对医生送来的各项检查单,总是持恐惧的态度。生怕我外婆查出大病。

于是,时不时我还得去医院帮忙他们稳稳心神。

到了医院,好像除了生死,其他的都是小事。家里的那些长辈也跟着在变。

舅舅、舅妈的态度在慢慢好转,他们每次看到我,眼里反而泛起了亮光,好像我就是他们心里的那颗定心丸。

小姨也是,一个劲地说:“孩子无论贫穷,关键时刻能用上就好。”

他们对我妈的态度,也开始360度大转弯。每次我和我妈同时在场,他们都要往我妈身边靠一靠,仿佛要沾走我妈的福气。

“大妹,你家闺女学历最高,最有出息。”舅妈这次变了话锋,不过说这句话时,我看到是诚挚加认同。

“是啊,姐,你上辈子背着我们烧高香了吧!”小姨一脸真诚加羡慕。

他们说的对,我就是有出息!你看,外婆生病少不了我,舅舅生病也找我,就连小姨也开始问我,有什么办法拯救下小表弟!

人啊,真的是此一时彼一时,外婆的一场病,让大家都变了,暂时我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