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玱林(生年不详,卒于1861年),本名昌林,广西人。金田起义时参加太平军,被编入童子军。太平天国定都天京后,为避北王韦昌辉讳而改名玱林。后隶属英王陈玉成部,负责镇守安徽桐城。

清咸丰九年(1859),刘玱林功封靖东主将。1860年2月,清军围攻桐城,刘玱林率守军退至潜山、安庆。当年3月,随陈玉成统兵北上,经庐州(今合肥)、全椒往攻滁州,清军拼命据守,进攻失利,旋即撤围经全椒南下,渡江后自江宁镇直趋板桥、头关、善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860年5月,刘玱林随陈玉成参加摧毁清军江南大营之役。之前,忠王李秀成按预定计划,率精兵强将从皖南进入浙江,在清军毫无察觉的情况下,迅速逼近杭州,突然袭占了这座浙江省城。江南大营统帅和春闻讯惊恐不安,不得不从围困天京的10万清军中分出部分兵力救援杭州。

事实上,太平军的作战目标并非杭州。见分散清军的目的已经达到,李秀成迅速撤出杭州,与陈玉成、刘玱林等各路兵马会合,对围困天京的江南大营来了个反包围。在太平军的强大攻势下,江南大营全线崩溃,主帅和春 、主将张国樑则逃往丹阳。

从此,江南大营再也没能恢复。是役,靖东主将刘玱林率部猛打猛冲,出了大力,为粉碎江南大营立下了汗马功劳 。

摧毁江南大营后,刘玱林部被用为东征先锋,以破竹之势相继攻克句容、丹阳。秦日纲、刘玱林与手下败将和春、张国樑的江南大营残部激战于丹阳,先锋刘玱林部果然能战,很快攻破清军构筑的丹阳防线,击溃清军,张国樑在溃逃时慌不择路,落水溺毙。和春则突围逃至常州。

刘玱林骁勇善战,屡建奇功,湘、淮军皆畏其如虎。1860年9月底,刘玱林率部从天京渡长江北进,与陈玉成会合后随其西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861年3月,西征军进抵湖北黄州府(今黄冈市),担任先锋队的刘玱林刘玱林部一度逼近武昌。因李秀成失期不至,加上陈玉成发生误判,西征军遂放弃唾手可得的武昌,于当年4月回到安徽安庆。“ 围魏救赵”计划因李秀成态度消极、陈玉成政治幼稚而流产。

当年4月,陈玉成率军进驻安庆西北的集贤关,进攻围困安庆的曾国荃部湘军。5月19日,陈玉成赴桐城与干王洪仁玕等商讨军事对策,刘玱林与朱孔堂、李仕福等将领被留守集贤关外4座堡垒及关内13座军堡。20日,湘军发起猛攻,枪炮齐鸣,石破天惊,刘玱林率守军浴血奋战,击退了湘军的进犯。

6月8日,把守集贤关第4垒的程学启(安徽桐城人)率部反叛,架炮轰击自己人,太平军守军猝不及防,死伤颇重。湘军趁乱发起猛攻,赤岗岭上有3垒被攻破,在湘军、叛军的内外夹攻下,朱孔堂、李仕福率守军残余拼命抵抗,与湘军血战,最后全部战死 。

6月9日,刘玱林扼守的第1垒受到猛烈攻击,程学启领着叛军冲在最前面,垒中弟兄不断倒下,刘玱林势单力孤,力战不支,被迫率部突围而出,冲至马踏石被大水所阻,随即遭到湘军围杀。

混战中,数百冲出赤岗岭的太平军将士被斩杀殆尽,刘玱林负伤被俘。刘玱林被俘后,湘军水师将领杨载福(样岳斌)将他凌迟处死,并枭首送到安庆城下示众。刘玱林部3000多守军覆灭不久,把守集贤关内13垒的8000多太平军,也因孤立无援,在湘军一波波凶猛攻击下全部丧命。激战到7月,安庆城外的太平军堡垒全部被清除殆尽了。

遥控指挥安庆作战的曾国藩听说“五月初一日(农历)杀三垒真正悍贼千余人” 的消息时,非常兴奋,立即判断说:“平日或克一大城、获一大捷,尚不能杀许多真贼(指广西老长毛),真可喜也”。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曾国藩特别关注刘玱林,说此人剽悍善战,并说自己非常尊重刘的为人,所以敬称他为先生(玱翁),“爱其人,故称翁”《曾文正公家书》。为此他特意叮嘱曾国荃、成大吉、杨载福等人,一定不要让刘玱林跑掉,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刘玱林被擒获后,旋即惨遭肢解,还用他的首级去恫吓守安庆的太平军将士 。由此可见,曾国藩对这位被他敬称为“玱翁”的太平军悍将,是非常忌惮的,其敬畏甚至超过了被清军蔑称为“四眼狗”的太平天国英王陈玉成(因眼下有两道伤疤,犹如四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