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大学玉泉医院的神经外科医生和蔡磊谈论渐冻症药物的临床效果时说:现在这个临床研究同样在观察交感神经轻链的改变,给药时他就下降,你断药以后他就又上升,然后再次给药,他就继续下降,因此那就说明药品真的对抑制神经的伤害还是有效果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蔡磊回应道:没错,全看这些药能不能达到一个长期的治疗效果!大夫说:好,我们一起努力!网民听见这个好消息也挺振作:渐冻症攻破200年也没有进度,在蔡磊夜以继日一刻不停地共同努力下,现阶段一百多条破冰之旅同时推进,多种药已经上了临床医学,这一幅度早已创造了历史!

有一次,蔡磊在试新药中,差点连胆汁都吐出来了。可蔡磊并没有怨言,因为他知道,自己的每一次试药,都是有助于渐冻症的研究。只要自己还活着,就要为推动渐冻症攻克事业做一点事情。就如蔡磊曾经说过的那句话:“只要有人去做了这件事情,这件事情就会有希望,而如果都没有人去做,那就真的没有希望了。”其实,蔡磊在一开始决定要做渐冻症药物研发的时候,没有一个人同意他这样的做法。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