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告别旧时光(素材/张立群)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得知战友彭敬民离世的消息是在2020年8月24日,当时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反复追问:“难道搞错了吗?真的吗?”大俗摄影的回忆在我脑海中浮现,因为在五月份回家时,我还和他共进晚餐。那时,他滔滔不绝地谈论着自己的理想,计划在老家建立一个生态园,让战友们在那里尽情聚会。然而,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的速度。

48岁的彭敬民在临终前没有留下任何遗言,离世之际如此突然,就像白发人送黑发人,他的年迈父母不知如何面对……留下妻子和刚刚收到大学录取通知书的儿子。据彭敬民邻村的战友程玉强透露,他在修缮家里的房子时一不小心摔下二楼,被送到医院时已经没有了呼吸。他于27日离世,战友们商定在那一天一起前往,送他最后一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葬礼当天,彭敬民的妻子和儿子悲痛欲绝,我们束手无策,不知如何安慰。彭敬民的母亲却表现得出奇地平静,虽然满脸的皱纹中藏着哀伤,她一直在收拾屋子,整理战友留下的物品。我劝慰她时,她说:“孩子,我不难过,人死不能复生,难过也没用,谢谢你们前来参加他的葬礼!”

彭敬民的离世让我们战友心生疼痛。彼此间曾是1994年一起入伍的12人战友,三年退伍后回到家乡,各自生活。彭敬民选择在村里创业,我们平时常在一起聚会,分享生活的点滴。尽管各自的生活并不十分如意,但平时都会在一起聚聚。

在这十二名战友中,只有我和战友董志功坚持资助了一年。其他战友陆续遇到困境,有的失业,有的面临经济问题,一个个退出。尽管他们退出了,但我始终相信战友之间的情谊。每个人都可能在生活中遭遇无法预料的困境,就像彭敬民一样,他原本有美好的规划,但却被现实击败。

尽管我们无法解决彭敬民家的负债问题,但我们决定资助他儿子大学四年的生活费。每月15日,我和其他五名战友将款项转至我的账户,另一名战友转款至两百元。这样支持了一年,直到战友赵尊辛失业、战友于发勤发生意外,只剩我和董志功坚持。

尽管经历了种种困难,但我们并不怀疑战友之间的情谊。生活中的变数让我们深感无奈,也感谢彭敬民的儿子,他的勇敢让我们减轻了压力。虽然我们对你的资助告一段落,战友彭敬民,我们仍然会像过去一样,怀念你!

怀念青春,怀念无法回去的旧时光,怀念当兵时的点点滴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