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谭远花了五百万从我爸手里把我买走,只因我和他那个下落不明的白月光长得像。

我知道自己的身份,所以处处在谭远面前伏低做小。

他的白月光回来后,他却纵容他的白月光百般陷害我,让我活得还不如一条狗。

我逃了,逃到了很远的地方。

三年后再次相遇的时候,谭远却哭得泣不成声,“微微,你这些年都去哪里了!”

我冷冷瞥了他一眼:“关你屁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

在我大二的时候我爸的公司破产了,来我家要钱的络绎不绝,我家的别墅很快就被法院查封了。

我瞬间就从人人追捧的千金大小姐变成了落入污泥里的负债人的女儿。

之前和我交好的那些所谓的“好姐妹”,一个个都落井下石,恨不得把我往地里踩,让我这辈子都没有办法翻身。

我不停的打工,因为我家里的情况根本不没有办法帮我交学费和生活费了。

这天我就因为劳累过度,在打工的咖啡店差点晕了过去,还好有一双有力的双手拖住了我,我没看见他是谁,但我想他应该是看清了我的样子。

毕竟第二天他就找到我家,和我父亲说他愿意给我父亲五百万还债,唯一的要求就是买下我四年的时间。

这四年的时间内我要像个物件一样,完完全全的属于他。

我的父亲从来就不爱我,他毫不犹豫的答应了,看他那副样子,若是那个男人说要我十年八年的时间,我想我的父亲也会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我本来是不同意的,但是看着那些永远还不完的债,我屈服了。

我唯一一个要求就是从此之后我和我那个所谓的父亲断绝关系,以后沈家的事情和我再无关联。

而这个男人就是谭远,现在躺在我身边的这个男人,他眉眼精致,长相优越,这会儿他搂着我说着他迤逦的梦,“璐璐,璐璐,璐璐!”

他的声音一声比一声温柔,换做任何一个女人都会为这温柔沉沦,但我不会,因为他喊的根本不是我的名字,而是他失踪了半年的白月光孙璐。

而我不过是孙璐的替代品,我看过孙璐的照片,少女眉目含情,清丽若仙,天真懵懂的样子和我不说十成十相似,九分相似是有的。

我第一眼看到的时候我也愣住了,我差点以为孙璐是不是我爸在外面的私生女,不是姐妹的话怎么会这么相似呢。

我不爱谭远,所以我并不介意他心里有人,我只会日日夜夜的计算什么时候我才能离开。

谭远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等我从思绪抽离的时候,就见他冷冷的盯着我。

我的嘴唇动了一下,什么也没说,但我仿佛预知了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下意识的朝床外挪动了一下。

果然下一刻谭远就翻身欺上,狠狠的捏住了我的下巴,“沈微微,我说了没有,叫你不要就那种死寂的眼神,璐璐不是你这样的,璐璐的眼里有光!”

我被捏的生疼,但在心里还是忍不住轻嗤了一声,或许曾经那个没有经历过磨难的沈微微和孙璐更像吧,眼里或许还有生气,但是现在这个经历了磋磨的沈微微——

眼里只有死寂。

谭远见我不说话,狠狠的撕开了我的衣服,可能是因为带着气,所以他的动作尤其的粗暴,不一会我的身上就青一块紫一块了。

他趴在我身上喘息,喊的还是“璐璐”,泪从我的眼里流到了脸上,那是痛的。

但我心里却无比畅快的想到,还有不到一年,我就可以离开了。

2

一次有些痛苦的情事对我来说并不算什么,因为在过去的三年间,谭远因为我某些神情和举动不像孙璐,已经这么对我不止一次了。

更让我痛苦的大概是谭远的亲妈和妹妹来他家的时候,颐指气使的样子仿佛我是个佣人似的。

我还记得之前他妈走到我面前,用一种极度严厉的语气跟我说,“沈微微,我知道这些年小璐走了之后小远心里面不好受才找了你这么个东西,但是我还是要警告你别从外面给我们家小远带什么脏病回来!”

而谭远的妹妹谭敏来的时候必要骂我两句贱人。

我最开始也是委屈的,我跟着谭远的时候我是个清清白白的女大学生,甚至连恋爱都没有谈过,怎么到了谭远的母亲和妹妹嘴里我就变成了任人糟蹋出卖皮肉的女人呢!

我曾经委屈过我也曾经反抗过,但结果就是谭远把我关禁闭,甚至不让我去上学,再用一次又一次难堪的床上折磨羞辱我。

我便只能忍。

忍到他肯放我走的那一天。

这天谭远的兄弟给我打电话,说谭远喝醉了,叫我去接他。

我换上衣服拿着谭远的外套就出了门,外面下着小雨淅淅沥沥的。

等我到了谭远兄弟说的会所的时候,包间里面不止有谭远和他的兄弟,旁边还坐着很多花枝招展穿着暴露的女人。

我抿了抿嘴,走到谭远的旁边,准备伸手去扶他,“我们走吧。”

没想到谭远直接把我的手甩开,指着我鼻子道,“你别以为你长得像璐璐就可以管我!”

这时候他的兄弟在旁边起哄道,“老谭,听你说这沈微微床上功夫很好啊,要不要叫她现场给我表演一下。”

我瞳孔微微放大,不敢相信一贯看起来斯文正派的谭远居然会和兄弟说这种话,我以为他只会在家里对着我这张他日思夜想的脸发疯。

让我更没想到的是,谭远酒意上头,居然真的同意了他兄弟说的话,“好啊,你们谁想试一下?”

他的兄弟们瞬间就跃跃欲试,发出“哦呦——”的声音。

这简直是不把我当人看!

我平时什么事情都能答应谭远,毕竟我相当于卖给他了,但是这种事情我是绝对不可能答应的!

我眼里瞬间流出了泪水,他的一个兄弟正想扑过来,我伸手狠狠的推开了。

我跑出了会所,此时雨越下越大,我淋得浑身都是雨,我一瞬间恨不得直接死在这里,这样的折磨便会少上几分。

不行!

我不能就这么死了。

四年之期很快就到了,沈微微,你要忍,忍到你可以走的时候。

我不断的对着自己说。

3

我淋着雨回了家,我洗完澡换好衣服,静静的坐在客厅等谭远回家兴师问罪。

但我没有等到谭远,他是第二天早上才回来的,那会儿他已经酒醒了,他回来看着我冷漠的双眸,我以为他会愤怒的扇我一巴掌。

但是他没有,他居然有些愧疚的把我抱入怀中说道,“微微,对不起,是我昨天喝醉酒昏了头,我不该那样的。”

他的眼里居然有着真诚的愧疚,“那些人我也教训了,”他说的时候眼里流出了一丝狠意,“居然敢对我谭远的女人有想法,真是活腻了!这张脸也是他们可以碰的!”

我本来还有一些错愕的动容,但是听到谭远说这句话的时候顿时烟消云散。

我突然明白了他为什么对我昨天的跑走并不生气,因为那是他醉酒昏头的时候做的决定,在他清醒的时候他是不希望自己的女人被其他男人给玷污的,这有损他的面子。

还有更深层次的原因,我顶着一张和孙璐极其相似的脸,与其说是谭远不想我被人玷污,不如说是他不想让我顶着和孙璐相同的脸被人玷污。

谭远见我不说话的样子,以为我在生气,他亲了我一口,“微微,我给你买了好多包,等等商场就会有人送来,别生气了好不好。”

他密密麻麻的吻落在我的身上,比任何一次都要温柔,他是真觉得自己在赎罪。

可惜。

我只觉得恶心,那些所谓的奢侈品包包我从小就拥有,长大之后家里破产了,已经对那些东西都失去了兴趣。

我不是谭远可以随意哄住的女孩。

但是谭远以为他哄住了我,我还是他认知里面那个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乖巧的金丝雀。

但他以为离不开他的金丝雀,却在日日计算着离开他的时间。

还有不到一年,沈微微你一定能忍下来的。

但我没想到这一天来得那么快,并不是一年时光飞逝,而是跟着那些奢侈品包包一起来的是一个我想都想不到的人——

谭远心心念念的白月光孙璐!

孙璐居然回来了!

我无数次看她的照片,是以我一眼就认出了她是谁。

此时此刻她正审视的从上到下的打量我,然后啧啧了两声,“我离开的这三年里,阿远的眼光便差了。”

她轻车就熟的走进了谭远家,像是走进来无数次般,她居高临下的说道,“怎么不说话,说吧,要给你多少钱你才能离开阿远。”

孙璐的样子并没有让我觉得冒犯我了,反而让我感觉到了一丝希望,谭远的白月光回来了,我是不是可以提前走了。

但很快谭远的到来就让我瞬间破灭,他看着孙璐的第一个瞬间眼里闪过惊喜,但是又一瞬间变成了怨恨,“璐璐,你三年前是不是跟陈哲跑了。”

什么意思?

孙璐当年的失踪是因为出轨吗!

4

孙璐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心虚,当年她和谭远是一对恋人,但是她以为谭远只是一个穷小子,就跟着富二代陈哲跑到日本去了。

她害怕面对谭远,就直接消失了,连分手都没有说。

但没想到到了日本之后她才发现陈哲就是一个空壳子,甚至有时候还要向她拿钱,她这才在三年之后回来的。

在这三年的时候她听说了谭远其实是谭氏集团的公子哥,她见过谭远的母亲,谭远说她的母亲是个老教师,她看着谭远的母亲穿着朴素,她还以为不是什么有钱人家。

虽然她尽心尽力的讨好谭远的母亲,但是那时候已经预谋要离开谭远了。

“阿远,当初是我的错”

孙璐瞬间就变了脸,梨花带雨的哭了起来,和刚刚的居高临下完全是两个人。

我明显看到了谭远眼里的心疼,他眼神复杂的看了孙璐一眼,然后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别哭了。”

他把孙璐拥进了怀里,两个人冰释前嫌,眼里都有着泪光。

我仿佛是个局外人一样就这么静静的看着他们两个人拥抱在一起。

两个人互诉衷肠之后,孙璐带着泪光指着我,“阿远,你是不是有了她之后就不要我了。”

谭远轻轻扫了我一眼,“她和你怎么能比,她不过是你的替代品罢了。”

我一直知道我是替代品,所以我并没有感到伤心难过,反而此时此刻我的心里有种隐隐的畅快,孙璐回来了,我是不是能走了。

“我可以走。”我在旁边突然出声。

天知道我等这一天等了多久。

孙璐露出了算我识相的表情。

但我没想到谭远却不让我走,“你是我的人,你现在还不能走。”

孙璐听到谭远的话,不可置信的说道,“阿远!你要留着她!?”

谭远抿了抿嘴,孙璐看到他有些不高兴的样子,她知道她暂时没有资格和谭远讲条件。

她赶紧改口道,“阿远你想留着她就留着她吧,”她恶劣的看了我一眼,“我刚刚从国外回来,正好屋子还没有收拾,缺个保姆……”

“你把她借给我吧。”

关注我,每天更新精彩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