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2019年12月26日,日本福冈看守所内,一名40岁的中国籍男子即将迎来死刑执行的人生终点。

他已经在日本的看守所里被拘押16年,消息传出时,不仅日本人称快,连中国人也没有丝毫的同情和惋惜。

为什么连中国人也不同情一个远在异国、身陷囹圄的中国人呢?

16年前,福冈博多湾海面上飘荡着四具被铐起来、悬挂哑铃的尸体,死状凄惨,景象可怖。当地人一度惊恐不已,而这四具尸体最终被证明是松本真二郎一家。

令人没想到的是,经过日本调查,罪犯竟然是来自中国的三个年轻的留学生。

而其中之一,就是这个直到2019年才被死刑执行的魏巍。而在判刑后,他给父母留下了一份遗书,信里只有一个字……

在阅读此文之前,麻烦您点击一下“关注”,既方便您进行讨论和分享,又能给您带来不一样的参与感,感谢您的支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异乡恶友

2001年4月,21岁的魏巍站在了日本福冈的土地上,成为了一名中国籍在日留学生。此时的他没能想到,一生的命运都将在这片土地上改变。

来自河南新密的魏巍毕业于大连外国语大学,在毕业后,开了一家工艺品厂的父亲为他掏了学费,让他出国学习。然而站在异国他乡的土地上,事情和预期出现了偏差。

原来魏巍的日语能力,并不能很好融入日本社会,在日本求学的日子极其孤独,在学校也很少有亲密的朋友和同学。同时日语能力不足,也让魏巍在赴日两年里两次申请福冈大学都被拒绝,不得不到专科就读计算机。

好在,进入专科学校,魏巍发挥了从小到大的学习能力,渐渐赶上了进度,取得了不错的成绩,甚至成为奖学金候选人。日渐浓烈的孤独也照进了一束光,魏巍认识了两个“朋友”:来自中国吉林的王亮和杨宁。

王亮和杨宁是来中国之前就认识的朋友,杨宁因父亲是中日友好协会会长的关系留学,不久王亮来日本投奔他,实则是自费留学。两人先后在同一家学校学习,后来一同租住,成为了室友。

但王亮和杨宁家境不同,王亮家开了装修公司,从小父母疼爱,由于家境优渥,王亮在日常生活中也出手大方,性情羁傲不逊,在日本也常常和别的留学生产生矛盾。

这样的王亮却深深吸引了魏巍,他感到王亮潇洒利落,大方热情,很快一口一个“大哥”。杨宁是三人之中日语最好的一个,还在一家快餐店兼职工作,对魏巍也照顾有加。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两人的出现,缓解了魏巍在异国他乡的孤独和不安,而他循规蹈矩的求学生活也同样被对方潇洒挥霍的快乐敲得粉碎。没过多久,魏巍不再一心学习,常常旷课、逃学,和另外两人游荡玩闹,出入各类场所。

事实上,在支援魏巍出国后,魏巍家中工厂情况日渐衰落,到了2003年无以为继,不得不关门闭业。

赌上了家财让儿子留学镀金,魏家人对他的期待可想而知。失去了家中支援,魏巍顿感天塌地陷,无路可走。

不久后,魏巍就无心学业,日日流连沉迷网吧,挥霍时光。而这样的生活也需要金钱维持,为了快速拿到钱,他逐渐走上了一条从未想象的道路。

堕落的青春

2002年3月,王亮在家人安排下来日本留学,还特意找到了杨宁。但由于从小养尊处优,王亮来到日本后很快就无心学业,生活放浪,挥霍无度。

仅仅一年多后,2003年5月,王亮接到了学校的通知:他已经被开除,并取消留学签证。

王亮本就不愿再学,但考虑到家里投入金额,又觉得不甘心。他找到了杨宁商量,走是要走,不如抢一笔大的再走!

说来也巧,杨宁也面临着放纵生活的恶果:由于家境普通,杨宁很难维持王亮那样的挥霍生活。他一边白天打工,晚上和王亮花天酒地,这样的作息自然影响了求学。

2022年,为了不被退学,又能维持生活,杨宁瞒着家里向学校申请“因神经失调休学一年”,等到2023重新入学时,杨宁却收到了58万的学费催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日本,休学一年也要缴纳学费,杨宁不敢对家里人说,只得和学校商量推迟到暑假之前缴纳。王亮找上他,杨宁也有此意,两人一拍即合,考虑到魏巍曾经练过散打的好身手,又把魏巍也拉进了团伙。

面对“朋友”的邀约,魏巍一口答应下来。

此时的魏巍和两年前俨然判若两人。早在2003年1月,缺钱的魏巍和杨宁一番商量,趁夜晚悄悄潜入杨宁打工的快餐店,盗走了收银机里的营业款。

事后两人一数,足足有230日万元,提心吊胆了几天后,两人并没有被调查或逮捕。尝到了犯罪抢钱的甜头,魏巍越走越偏,没多久又抢劫了一户中国人家庭,这一次又得手26万日元。

挥霍了一段时间,在4月15日晚上,魏巍、杨宁和王亮三人经过了踩点和谋划,将目标选在了王亮上学的学校,撬开职员室抽屉,拿走了5万日元的现金。

接二连三的“成功”让魏巍食髓知味,沉迷不已。当5月份王亮和杨宁拉魏巍入伙搞钱,他想也没想答应了下来。

在那之后,魏巍也没闲着,闯入一名熟识的中国女性家中抢劫,这一次他撞上了铁板,被警方以涉嫌伤害逮捕,后来又放出来。

魏巍在警局折腾的时候,另外两人已经找好了人选,经过反复的跟踪、计划、踩点,魏巍、杨宁和王亮前往商店,购买哑铃、铁块、匕首和手铐等物,一场血腥的灭门大案,即将拉开帷幕。

灭门血案

41岁的松本真二郎在福冈本地从事服装贸易工作。

早些年他曾开过烤肉店,不幸遇上了疯牛病蔓延,烤肉店倒闭。中年谋生不易,他转而批发衣物,再通过邮购广告出售,这门生意同样经营惨淡。

事业不算顺遂,但家庭方面,他和40岁的妻子千加感情和睦,两人孕育了一男一女,男孩松本海11岁,女孩松本雏8岁,都是健康可爱的孩子。

松本真二郎的父亲也住在附近,早已退休的老人常常会徒步来看望孙子孙女,家人之间和乐融融。松本家住在独门独栋的二层小楼,为了做生意,松本真二郎买了一辆奔驰车,日日开车早出晚归。

而他做梦都不敢想,因为独门独栋的小楼和这辆奔驰车,他们一家成为了被选中的“有钱的目标”。

2003年6月19日晚上9点多,王亮、杨宁、魏巍三人发现奔驰车停在院子里,以为男主人在家,暂时回到了王亮和杨宁的租处。

夜里12点半,三人又偷偷来到松本家门外,这一次,奔驰车不见了。

此时的女主人松本千加正在洗澡,三个年轻人翻过围墙,打开右房山的窗户进入室内。正在浴室里的松本千加成了血案第一个受难者,被溺死在了浴盆里。

11岁的松本海和8岁的松本雏也没能逃脱,很快被三人勒死,横尸家中。

1点20分,松本真二郎驾车回到了家中,迎接他的是三个陌生人的拳打脚踢,随后他被铐了起来,在一番折磨后,松本真二郎身上的4万元被夺走,他也被领带绞死。

第二天早上,当松本真二郎的父亲来探望儿子一家人,屋子里一点动静也没有,急忙报警。仅仅到了下午2点,就有人在博多湾看到四具漂浮海上的尸体,尸体被手铐铐住、以哑铃悬挂增重,还是浮上了海面。

这四具死状惨烈的尸体,正是松本一家四口。

根据尸体上的哑铃和手铐,日本警方走访了附近商店,很快在监控之中发现了王亮的身影。然而征集线索一直持续到两个月后,当8月3日日本警方找到王亮的公寓,早已人去楼空。

早在6月24日,也就是案发四天后,杨宁和王亮就已返回国内。他们以为在日本犯下的杀人灭门案,只要回到中国就能无事一身轻,但他们无疑是异想天开,放心太早了。

随着案件发酵,中国也从驻日大使馆得到了消息,迅速采取行动。

8月19日,王亮第一个被警方逮捕,经过审讯,他供述出了杨宁、魏巍两人。8月27日,杨宁也在北京被等待已久的警方一拥而上,抓捕归案,随着杨宁落网。此时距离案件发生,仅仅过去了两个多月。

而留在日本的魏巍,成了三人中唯一一个被日本警方逮捕的嫌犯,由于之前涉嫌抢劫伤害中国女性,魏巍被日本警方在机场拦下并逮捕。不久,他就被判处死刑。

魏巍并不甘心,先后经历了两次上诉,以“不是主犯”要求减刑,都被日本法院拒绝。他后悔的表示:去的时候是为了兄弟义气,没考虑能拿多少钱。

事实上,在那抢来的钱财中,魏巍得到的报酬,仅仅价值几百元人民币。而一家四口的灭门血案,全部所得也不过区区两千元不到。

在被判处死刑后,2004年,魏巍托人给父母送了一份信,信里只有一个字:悔。据说在他执行死刑之后,牢房里仍然留下了一个大大的:悔。

2005年,跑得快的杨宁被判处死刑,而第一个被抓的王亮因检举有功被判无期。而魏巍虽然晚了14年,还是在2019年得到了他的罪与罚——死刑执行。

四条无辜的性命,7个本该灿烂的人生,随着一声枪响,留下贪念与欲望、正义和罪恶的袅袅尘烟,祭奠受害者,也警告后来人。

由于平台规则,只有当您跟我有更多互动的时候,才会被认定为铁粉。如果您喜欢我的文章,可以点个“关注”,成为铁粉后能第一时间收到文章推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