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的工作非常复杂,因为要证明一个人有罪,需要找很多的证据支持,而在寻找证据的过程中,很有可能会有新的发现,使案件有重大改变。

因此,警察的工作也很有趣,并且很有成就感,如果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找到真相,为受害者主持公道,那一定很骄傲。

2020年,江苏就发生了一起案件,随着警察的调查,案件开始出现反转。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从受害人中枪到有人前来自首,再到前来自首的人并非真凶,最后受害的人也在实施违法行为,整个案件的发展都出乎人的意料。

受害人当时在池塘电鱼被警察发现,却因为躲藏在玉米地而不幸中枪。

通过报警,受害人的朋友将受害人送进医院,第二天便有人前来自首,然而面对警察的火眼金睛,自首的人终于说出了真相。

原来真凶另有其人,他只是为了帮助侄子避免法律制裁,才主动自首,被警察识破后又涉嫌包庇罪,但整个案件的真相也浮出水面。

合伙到池塘电鱼,却不幸中枪,不得不报警寻求帮助

小鹏、小俊和小平是三个好朋友,三人平时无聊就喜欢到池塘电鱼,然后大快朵颐。

电鱼在我国是违法的,严重的还会涉嫌犯罪,所以三人趁着夜深人静的时候来到池塘。不过,池塘主早有准备,在看见自己的池塘有人电鱼之后,立刻报了警。

警察来了之后,三人立刻躲了起来,因为半夜太黑,警察没有看到三人的样子。

三人从池塘跑到玉米地隐藏起来,看着警察的手电筒而瑟瑟发抖,但是因为地里长满了农作物,警察实在无法找到电鱼的人,便想回去。然而,同事来了电话,说附近有人受伤,需要协助送医。

警察宋宁便留了下来,按照报警人留下的地址找到了受伤的人。而这个受伤的人正是刚刚电鱼的小鹏,他们三个躲在玉米地里的时候,看见了一道红光,还没来得及反应,小鹏就倒在地上,并失声大叫。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朋友看见小鹏的反应,以及他身边的血迹吓坏了,立刻选择报警。

当时,小平负责守着小鹏,小俊因为看到了远方有人影和一辆车,于是立刻赶上前去追赶,他觉得就是这辆车上的人将朋友打伤的。

然而,等到小俊追赶上这辆车的时候,并没有在车上找到作案工具,并且车主一问三不知,小俊只好给车牌照了张相就回来了。

不久之后,警察宋宁便赶到现场,他查看了小鹏的伤口,发现小鹏受伤严重,可能是被子弹打穿了肚子,于是立刻开车将小鹏送到了医院。进了医院的小鹏已经入了昏迷,医生见状立即给其伤口做处理,并做了专业的检查,寻找受伤的原因。

等到所有结果都出来之后,医生确定小鹏是被子弹所伤,并且子弹从左侧胸口一直穿到右下腹。

好在经过治疗的小鹏保住了性命,警察也松了一口气,他将医生取出来的子弹带回公安局做鉴定。

鉴定结果显示这个子弹是气枪的子弹,威力不小,正在警察给小平和小俊做笔录的时候。一位自称是凶手的人出现了,他是汪文,旁边跟着的是他的侄子汪强。

新证据不断出现,案件迎来一次又一次地反转

汪文与汪强是叔侄关系,据汪文说,他昨天带着侄子到玉米地里打猎,本来想打点鸭子或者兔子回家吃,没想到有人蹲在草里,意外伤了人。经过小俊的辨认,他确定昨天晚上从车上下来的人是汪强,没有看到汪文。

但是,他不确定汪文是不是在车里坐着,因为当时太黑了。

汪文自己说,他当时在车里坐着,因为误伤了人,不敢下车。但是,警察根据经验感觉,这对叔侄怪怪的,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警察又问,昨天晚上的作案工具放到哪里了,因为小俊去搜查并没有看到。汪强说放到了后备箱的盒子里,小俊昨天没有翻看那里。

不过,小俊说自己都看了一遍,没有看到气枪,不过也可能存在疏漏的情况,毕竟当时很黑,朋友受伤也很着急。

警察又问,受害人说再被枪打击之前,看到了一束红光,那是什么?汪强又说,那是热成像仪器,是为了在黑暗中辨别动物准备的,有生命体征的动物出现,热成像就会反应出画面,小鹏就是通过热成像打伤的。

汪强的回答让警察感到奇怪,明明作案的人是汪文,汪文却什么也不知道,而汪强事无巨细,全部了解。

相比于汪文,汪强更像是凶手,但是警察没有证据。就在这时一位警察看到了汪强和汪文开的车,根据小俊的口供和拍摄的照片,这是同一辆车,这也说明这辆车的行程记录仪会证实案件的真相。

于是,警察将行车记录仪拆卸下来,不断翻开。

这一看,就发现了一个重大问题,那就是在行程记录仪中一共出现了三个人,其中一个是汪强,但是这三人当中没有汪文。警察询问汪文,他去了哪里,另外两个人是谁,汪文禁不住询问,将事实说了出来。

原来,他昨天根本没有在现场,是侄子汪强找到了自己,自己才出来顶罪的。

多亏了汪文的心理素质不好,这才给警察办案提供了便利,带着汪文的口供,警察又来到了汪强的房间。一看叔叔把一切都说了,汪强也不再隐瞒,他说自己昨天晚上和两个朋友一起去打猎。

他们三人确实是想打点鸭子或者兔子来吃,但是天太黑了,只能借助热成像来辨别动物。

但是,他们没有想到会有另外三人在草里蹲着,在热成像的画面来看,那就像是小鸭子。

于是,汪强朝那个方向开了枪,没想到听到了一声惨叫。这时,汪强才意识到自己打伤了人,为了避免被发现,他们迅速上车逃跑,但还是被小俊看到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为了避免被当场抓获,汪强让另外两个朋友带着枪跑走,所以小俊赶到的时候,才没有在汪强的车里找到作案工具。

但是,汪强也是第一次犯罪,他很害怕和紧张,便找到了自己的叔叔,希望叔叔能帮忙想主意。

汪文也是老实人,没有什么好主意。为了侄子的前程,汪文只能说自己去自首,没准还能宽大处理。

这才有了两人前来自首的场景,到这里整个案件都有了眉目,但是警察还是对意见是不解,那就是小鹏、小俊和小平三人来到玉米地在做什么。此时,小俊也知道无法隐瞒,于是和警察承认了他们电鱼的事实,两拨违法犯罪人员均在违规打猎,而一拨人却误伤了另一拨人。

一个案件经过多次反转,受害人最后也变成了违法之人,这都要归功于警察的细心。

如果警察没有辨别出汪文和汪强在撒谎,也就不会找到真凶,更不会得知小鹏本身也在违法犯罪。

尽管小鹏受伤了,但是等他恢复之后也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没有人可以违规捕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