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5年12月26日这天,一大早,铁路文工团就派出了两位资深的喜剧演员,来到中越边境线上的老山,准备为每天战斗在前线的战士们举行慰问表演。

第二天,我军就截获了越军的一封情报,上面的内容是:“中国前沿来了两名日本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看到这封情报的人都觉得十分纳闷,只来了两位喜剧演员啊,这越军情报写的日本人是指谁?

冒着生命危险参加慰问演出

毛主席曾说过:“我国领土不容侵犯,犯我中华者,照打不误。”

老山地区的战略位置对我国来说非常重要,对于越军的无耻行为,我国进行了激烈的反击,仅用了半个月的时间就将越南军队赶了出去。

但是,越军依然不肯罢休,不断地派兵骚扰老山边境。

为了不让越军得逞,我国派出了部队守护在那儿,进行了长达十年的老山抗击战。

由于西南边境的条件非常艰苦,战士们要长时间的坚守在人工挖掘出来的猫耳洞里,为了防止敌人的暗枪,他们不能随便走出洞口。

为了减少上厕所的次数,战士们一天只能喝几口水,吃的食物也很少,一天只排一两次小便,七八天才排一次大便。

如此长期的高强度作战让解放军们也承受了巨大的精神压力。

为了缓解战士们的压力,鼓舞他们的斗志,铁路文工团决定给战士们举行一场慰问演出。

可是,派谁去了呢?

去演出的地方就是在猫耳洞附近,而敌方阵营就在距离大约两公里的地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也就是说,这次表演任务其实是用生命去表演,如果运气不好,敌人突然一个炮弹扔过来,可就再也回不来了。

最初,文工团没有一个演员主动报名。

就在领导犯愁到底要点谁的名去老山界时,冯巩报名了。

这个名字大家都不会陌生,他是我国有名的相声演员。

作为七零八零后的人,几乎是听着他的相声长大的。

当时的冯巩只有28岁,他主动找到了领导说:“我愿意去老山界。”

难道冯巩就真的一点都不害怕么?他也只是个普通人,血肉之躯,他当然是害怕的。

在临去的前一晚,他左思右想后,写下了一封遗书交给自己的好朋友秋林,伤感地说:“我这一去,也不知还能不能回来,如果我真的在老山界牺牲了,麻烦你把遗书交给我的家人,平日里若是方便,也帮我照顾一下他们。”

第二天,冯巩就和另一名演员刘伟踏上了前往老山界的火车。

当两人到达目的地,看到热情地迎接他们的战士和他们平日里生活作战的环境时,冯巩突然就为自己在来老山界之前,心中涌出的那一点儿害怕而感到羞愧。

战士们因为长期艰苦的生活环境,身材都非常瘦,脸上布满了尘土和憔悴,再看看那狭窄的猫耳洞,那里既是战士们作战的地方,也是他们生活的地方,如此艰苦的条件,他们还不知道要待上多久。

而他不过就只是在老山界待几天而已,他有什么资格害怕?

冯巩和刘伟打起精神,站直了脊背,开始了他们的表演,两人妙语连珠,说的相声幽默诙谐,台下的战士们脸上露出许久不见的笑容。

冯巩看着笑得前仰后翻的战士们,心中却是无尽的酸楚,心中感叹:“他们应该很久没有这么开心过了吧?能让他们心情好起来,哪怕此行再危险,都是值得的。”

而就在冯巩来到老山界的第二天,我军就拦截了一封敌军的情报,里面写着:“中国阵地上来了两个穿着闪光军服的高级军官,还有两个日本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起初看到这封情的战士都蒙了,哪来的日本人?我们为什么都不知道?

可思量了好一会儿,才明白其中原因,顿时觉得啼笑皆非。

原来,当时来这参加慰问演出的歌唱家张振富和演员耿凤莲身上穿的就是情报里说的闪光军服,而冯巩与刘伟穿的是竖纹形状的西装。

而在越南人落后的认知里,这就是日本人的典型穿戴,中国这么穷的国家,普通百姓是不可能穿西装或这么闪光的衣服的。

因为当时的越南国力衰弱,日本是他们惹不起的国家,他们可不敢随便杀日本人。

也正因为越南人把冯巩等人认为是日本人,所以在那几天里,越南没有做出任何骚扰中国边境的举动,生怕一不小心伤到了“日本人”,日本会找他们麻烦。

其实,这并不是冯巩第一次到这样危险艰苦的环境中参加演出了,也正是因为他这种愿意一次又一次地面对危险,吃苦耐劳的精神,他才是有了后面的成就。

因为出身,事业受阻

冯巩在刚开始进到文工团时,就主动申请到东北加格达奇进行慰问演出,加格达奇的冬天非常冷,零下四十度。

刚到达目的地的冯巩就被冷得差点儿发烧,上下嘴皮也被冻得粘到了一块,用热水敷了好一会儿,才解冻。

回来后,他风趣幽默地说:“那地方可真是冷,幸好我们的血是热的,否则咱们上下嘴皮子都得冻住了,不要说讲相声了,连吃饭都没法吃。”

后来,四川发生了特大洪灾,冯巩也是第一个报名要参加慰问演出的演员,这一次的情况也是十分危险,因为到达演出地点,演员们要经过嘉陵江,而过江的方法则是走钢丝。

因为风太大,钢丝在江面上晃悠得十分厉害,心理素质不强大的人还真没法走过去,冯巩和参加了这次演出任务的演员们尽管心里也有些慌张,但他们最终都克服了害怕的心理,走到了对岸,给灾区的百姓和参加救灾的战士们带去了欢声笑语。

冯巩之所以心甘情愿地一次又一次去参加这些带有危险的演出任务,除了他确实非常热爱他的工作,愿意把快乐带给经历了苦难的人们之外,还和他的出身有关系。

冯巩有个显赫的家世,曾祖父是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冯国璋,祖父又是个商人,家里非常有钱,可是,新中国成立后,祖父就把钱献给了新中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到了冯巩父亲这一辈时,家道中落,经经济状况非常不好。

可冯巩却偏偏喜欢爱上了表演,若放在现在,想要让孩子去学习表演,并在日后从事表演行业,所要花费的金钱都是大多数普通家庭无法承受的,更何况在上个世纪的六十年代。

但冯巩却并没有因为家里穷就放弃他的梦想。

他一边上学,一边打些小工来挣钱,一来可以为父母减轻家里的经济负担,二来为自己去学习相声表演攒下学费。

冯巩非常有说相声的天赋,13岁在学校就因为说相声而小有名气。

16时,他被学校推荐到天津举办的一场文艺演出中演出了一段自己编的相声《尊师爱徒弟》,也正因为他风趣幽默的表演,让当时的相声大师马季看中,成为了他的徒弟。

也就是从那时开始,冯巩真正系统地学习起了说相声。

本来就非常有天赋的冯巩在马季的教导下,相声表演越来越精湛。

后来,他想进入解放军文工团,可他没想到,他那位曾经当过临时总统的曾祖父却成为了他最大的阻碍,因为在当时那个特殊的历史年代,冯巩的曾祖父属于“反动军阀”,他的政审无法通过。

这让冯巩十分受打击,有朋友建议他:“要不,你试试去参军?以如今的情况,只有参军也许能帮助你改变命运。”

也就在这时,建设部队的基建工程兵支队找上冯巩,同意他加入部队。

冯巩非常高兴,可是,当他到部队时才知道,他的出身是肯定无法过政审的,到部队后是没有军籍,也没有身份,只能是等待机会来了,才能让他拥有军籍。

至于这个机会什么时候来,谁也说不清楚。

可尽管如此,冯巩还是心甘情愿地加入了部队,可是一年后,他还是无法进入编制,无奈之下回到了天津老家,进到了天津制线厂当工人。

是金子在哪都能发光

冯巩虽然是进厂当了工人,但他从来就没有放弃自己的梦想,在闲暇之余,他努力地练习说相声,编写相声段子,每当厂里搞文艺节目时,他总是积极地带头参予,而且还表现得相当出色。

是金子无论在哪都能发光,有一次中国铁路文工团来到厂里参观访问,厂里要搞一场文艺演出欢迎文工团的到来,领导把这个任务交给了冯巩,冯巩既是这次文艺演出的策划,又是报幕,还是演员,整场文艺演出在他的筹划下,十分精彩。

文工团的领导们纷纷对冯巩赞不绝口,并表示希望他能加入到铁路文工团里,而工厂的党委书记陈逸民也非常赞同,因为他清楚冯巩的能力。

冯巩更是求之不得,他终于进入了梦寐以求的文工团,但是因为他的出身,他即使进入了文工团,他的相声演绎事业也还是会因此受到一些阻碍。

有朋友提醒他:“如果你能多参加一些专为前线奋战的工人和军人的举办的演出,给他们带来开心快乐,对你日后的事来肯定有帮助。”

一语点醒梦中人,冯巩也觉得这是个不错的主意,于是,文工团里每一次有到危险坚苦的地方进行慰问表演时,冯巩都是第一个报名。

而他的努力也终于换来了回报,就在冯巩参加完了老山界的慰问演出的第二年,他和他的师弟刘伟就被邀请上了春晚的舞台,两人演讲的相声《虎年虎说》获得了热烈的掌声,在此后的32年春晚上,我们都能看到冯巩幽默诙谐的相声表演。

大家已经习惯在冯巩绘声绘色的相声中度过每一个大年三十。

甚至很多观众都觉得没有看到冯巩的相声就象是没有过春节。

1988年,冯巩还考入了中央戏剧学院,学习了更深层次的表演和影视编导。

随着他的努力,他的演绎生涯这条路越走越宽敞,他开始担任影片的主角,制片人。

他出演的阿Q,获得了第二届电视十佳奖杯。

1993年,他参演电影《站直了,别趴下》中的配角人物,获得了16届大众电影百花奖最佳男配角奖。

1997年,他在《埋伏》中扮演的叶民主,在第十七届电影节中获得了“金鸡奖”。

2011年,冯巩在《建党伟业》中饰演了他的曾祖父冯国璋,让大家真正地了解了那段民国年间的历史。

冯巩在2019年时虽然已经不再参加央视的春节晚会,但是,他依然会出现在江苏,辽宁,山东等各省的地方春晚上。

2023年,如今已经65岁的冯巩早已经退休,他也跟随潮流,有了自己的社交平台,又接替姜昆成为了最新一届的中国曲艺家协会主席。

每当有天灾人祸时,冯巩也会尽自己的一份力,捐款捐物,他还培养了不少优秀的学生,我们都熟知的贾玲正是他的学生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