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作者 | 梳子姐

关于湖南汝城县委书记黄四平不幸坠江死亡一事非常反常,引发了很多猜测,有读者让写一写,分析是怎么回事。

事情经过并不复杂,12月4日,黄四平到濠头乡调研,下午1点钟左右,返城路过濠头乡丰坑村时,他下车来到数十米外的江边,然后坠入江中。

随同人员发现后下水抢救,乡村干部也赶来营救,濠头乡卫生院医护人员赶到现场实施急救,均未能挽回其生命。事发后,当地公安等部门也到现场展开调查。

人命关天的大事,需要以审慎严谨的证据作支撑。从目前披露的有关信息来看,无非包括三种可能:

一是刑案他杀,二是意外事故,三是个人自杀。

当地县委办通报认定,黄四平系下乡调研返回途中因突发事故不幸逝世。

从 “突发事故”“逝世”这两个关键词,可以排除与刑案有关的他杀,那么就还剩下两种可能。

这件事最大的疑问之处在于,他为什么下车去几十米外的江边,去江边干什么,发生了什么意外。

当然我们现在不能用常情进行推理,如果符合常情就不会发生事故了。

去江边也许是为了方便一下,也许是想看看风景,又也许是身体不太舒服,或者其他想都想不到的巧好,再恰好江边地形陌生,失足坠落的可能都是存在的,这是对意外事故的最大概率猜测。

除此之外,自杀的可能性也不能完全排除。《极目新闻》记者采访当地政府办时,询问究竟 “自杀还是意外”,工作人员回应还没有调查清楚, “现在还不好说”。

也就是说,“突发事故”又存在两种可能,要么意外所致,要么自杀引发。

巧合的是,就在黄四平坠江前20多天,与其搭班共事的县长周小阳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查。 让不由产生联想,县长出事了,书记是不是也会 被牵连进去,进而畏罪自杀。

死者为大,固然存在这种可能性,没有确凿证据情况下,还需要保持审慎态度。

因为官员也是正常人,他们并不是钢打铁筑的机器,背后也有不为人知的喜怒哀怨。

比如,2019年4月,山东茌平县委书记张琳在家中自杀,其患有抑郁症病史,长期服用抗抑郁药物。

2020年10月,成都大学党委书记毛洪涛跳河自杀,查明真相后,调查组最后的建议是,在疫情防控常态化和经济社会发展任务繁重、多重压力叠加的情况下,进一步做好思想政治工作,关心爱护干部职工身心健康,加强心理情绪疏导疏解……

在这个抑郁症高发的时代里,领导干部群体不可能独自幸免,特别是压力大、责任重、风险多的岗位上风险更大。

以黄四平为例,他所就职的汝城县是2012年3月确定的国家扶贫工作重点县,经济基础非常差,2018年前任县委书记方南玲因大规模举债修建“形象工程”“政绩工程”被免,县3名党政主要负责人、17名科级干部被查处,正是在这种情况下黄四平临危受命走马上任的。

担任县委书记后,黄四平在汝城掀起一场“立行立改”的整改风暴,开展脱贫攻坚专项督查,共查出涉及贫困户收入、住房、基础设施建设、群众满意度等四类问题4091个,清退识别不准对象4553人,新纳入贫困人口667人,2019年3月汝城县脱贫摘帽,获评全国农村创业创新典型县。

简简单单几句话,几个数字,绝不像影视剧里演的那么简单。当县委书记确实权力很大,但如果动别人的奶酪,也是极其不容易的,承受的压力,面临的风险不可言说。

全国表彰的优秀县委书记陈行甲,任内就因压力大、思虑重而罹患抑郁症,并且差点因病被拿下。

主要领导岗位上是不允许生病的,特别是抑郁症这种病,一旦公开被人知道,几乎意味着政治生命的终结。

郡县治,天下安。宰相必起于州部,州部并非都能成为宰相。

尽管宏观形势非常好,可是近年来县一级的压力非常大,深陷于“既要又要还要更要”的樊篱。

基于善与仁的发心,基于对基层一线工作的理解同情,我们期望一切悲伤都是意外,所有煎熬都能挺过寒冬。

-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