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居盖房子要暂住我家,打电话非要让我回去一趟,到家后开始后悔了!

宝根算是村里第一批出来打拼的人。当年大家还在为一日三餐发愁的时候,他自己就已经出来干活,后来发展的不错,就把一家人都带过去,也只有过年的时候才会回家一趟。宝根向来比较喜欢热闹,为人也大气,每次回去都会宴请很多人,当然,他的那群发小自然是少不了的。然而,如今的宝根岁数大了,经不起折腾,所以回家的次数也少了很多,再说,父母都去世了,自己的发小这些年也有不少离开的,再回家,也没啥意思。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前几天,他倒是想要回家度过晚年,但是看到那个老旧的房子,还有村里不熟悉的人,他实在是住不下去,便只是待了一段时间就离开,如今年纪大了,更没有回过家,而就在最近,村里的一个发小,他的儿子要给他翻新房子,他便三番五次的跟宝根打电话,让他回来一趟,而这一次回来,也是让宝根彻夜难眠。

讲述人:宝根叔

整理人:董你的天使

1.

生活在村里的人都知道,盖房子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就算是按照正常的周期,没有三个月也是完成不了的。

而这三个月,要怎么办?

在村里,很多户人家早已经在外定居,常年不回家住,而这些空房子,就是最好的选择。且这样的事情,几乎是在村里成了一种习俗了,谁家盖房子,看到邻居家没人住,就直接搬进去就行。

当然,前提是关系好,离得近,打声招呼就行,也有的人会在盖好房子之后,给这户人家送过来一些碗,或是送过来一条烟,这就算是答谢了。

我得那个家,附近的几个邻居几乎都住了一个遍,有的时候邻居会给我打电话说这个事情,也有的不说,直接住进去,早些年的那个春节,我在家里请一些邻居吃饭的时候就说过,以后谁要是盖房子住在我家,就直接住,不用打电话,反正我也确实住不了这个房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年轻的时候,还会带着老婆孩子回家过年,如今年纪大了,尤其是我的父母去世之后,这个老家很少回,再说,回家能干嘛呢?很多人都不认识了,认识的要么就是和我一样,在外地定居,要么就是已经走了,看着村里变化挺大,越来越好,我也就更加安心了。

不过,今年我得发小宝华却突然给我打电话,让我回去一趟。其实就是要住进我家的事情,但是他非要让我回去,我想来觉得回去一趟也无所谓,反正好多年没有回去了,再说,见见宝华也是挺好的,这算是我为数不多的发小了。

然而这次回去,却让我终身难忘。

2.

我的老家在一个很偏僻的地方,两条河把我的老家夹在一个角落里,旁边还有一座桥,不过现在那个桥已经破败不堪,大车也不敢走在上面,旁边的护栏早已经断的断,裂的裂,给人一种摇摇欲坠的感觉。

一座桥,连接着两个村庄,隔壁村有一个诊所,我们小时候就去这个诊所看病,白天的时候还好,就是怕晚上,因为家里长辈说水里有不干净的东西,所以每次晚上如果要走在桥上的话,我们都是憋着一口气,猛的跑起来,一直跑到桥对面才肯停下来。

桥头有小卖铺,有卖馒头的,也有五金店,别看这个地方小,但是啥都有,我记得以前走亲戚的时候,就上桥头买东西,然后跟着家里人步行去姥姥家。

一晃好多年过去了,这个桥头做生意的人和店铺换了一批又一批,如今还是村里最热闹的地方。

我到家得时候,发小宝华正在屋里搬东西。

我进去了,这个时候有一个小孩看着我问“你是谁啊,你找谁。”

看着他那大大的眼睛,我就猜到了,这应该是宝华的小孙子。

或许是听到有人说话吧,宝华就拄着拐杖从屋里出来,看到我的时候,高兴地不行,连忙从屋里往外走,我看他行动不方便,就赶紧去迎接他“咋回事,现在这么严重了吗?”

“这严重啥?比之前好多年!”

我看着苍老的宝华拄着拐杖,心里也是五味杂陈。

小时候我们一起玩耍,他发育的很快,个头长的也是最快的一个人。那天我们在别人家玩,几个人本来就是闹着玩的,但是不小心还是把宝华给弄了个过肩摔,这一摔,就是摔在了石头上,他的胳膊断了。

缝了多少针我不知道,但他出院后,我看到他胳膊上有一条长长的疤痕我就知道,他伤的不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虽然那件事我不是主力,但我也参与了进去,这么多过去,尤其是在夏天的时候,看到他的那条伤疤,心里还是过意不去。所以很多年下来,每次我只要回家,就会去找宝华玩,跟他聊天,当年他有孩子的时候,我给他孩子包了一个很大很大的红包,人家还以为我是要认他儿子做干儿子呢。

有了孩子之后,宝华很努力的工作,也是常年在外打拼,我们因为领域不同,所以没什么好交流的,能说的,也就是孩子的上学或是家里的一亩三分地的事情,不过过年的时候,我们还是常常在一起。

农村的过年还是很热闹的,大家在家门口放炮放烟花,或者就是在谁谁家里打打麻将打打牌什么的,把大门关起来,生一堆火,几个人嗑着瓜子吃着炸的丸子,别提有多高兴,不过一旦赵本山他们的小品出来的时候,我们也是不再打麻将,而是一直盯着电视机看。

那个时候电视机也是个稀罕的东西,并不是每家每户都有,常常,我们家里面都是坐满了人。

第二天天不亮,我们就开始上坟,然后再挨家挨户的去拜年。

我和宝华不是一个姓,按理来说不应该有拜年的道理,但是我俩关系还算是可以,所以过了年,我去给他的长辈拜年,他给我的长辈拜年。

然而,这都是好多年前的事情了,现在只剩下回忆。

3.

大概是宝华孩子结婚那年吧,也是我最困难的一年,他跑到我家跟我借钱,说实话,我是很想借钱,但确实一分钱拿不来,生意上的事情搞得我焦头烂额,兜里一分钱没有。

宝华没有借到钱,失落的很。我知道,或许我是他的最后一根稻草吧。

最后我跟宝华说,我会去想办法,在结婚之前,拿出来两到三万块钱。宝华看着我就说,如果是为难,那就算了。

最后,我让媳妇去借了钱,给他拿了2万块钱。

我也以为,宝华从此以后生活会慢慢好起来,但没过几年,他就偏瘫了,从此之后,他就一直在村里生活,经过几年的恢复,现在已经可以拄着拐杖在村里溜达了,只是行动很慢,走一段路就要休息好长一段时间。

当然,那2万块钱的事情,我没有提,他也没有提。我知道,他现在没有了经济来源,想了想,还是算了吧。

我的工作忙起来,也只有过年的是才回来一趟,而自从父母去世之后,我就很少回来了。

一方面是家里没了父母,另一方面,我年纪也大了,跑不动了。

曾经,我和宝华在一起聊天的时候也说过,我想回老家养老,他满心欢喜,但是事实不是这样的,在村里,我认识的人不多了,人情世故什么的,也合不来,就连我的那一亩三分地,现在也被邻居被占的还剩下一亩多,我曾经想过去理论,但说实话,我理论不过,想想也就算了。

所以我就把门关了,又一次回到了城里。

如今再次回家,竟然是因为宝华要盖房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其实我在电话里已经说的很清楚,房子随便住就行,不用那么客气。再说,这么多年,好多邻居都住过我家,也不在乎宝华住进来了。

但我拗不过宝华,就回到了家。

看到宝华在屋里收拾东西,这一刻,我得心情是复杂的。

他怎么变得这么老?他怎么头发都白了?他怎么拄着一根木棍?

好多好多疑问,在我脑海中出现。

我和宝华进了屋,他给我倒了茶。

说实话,这虽然是我的家,但我对它的印象不是特别多,当年年轻的时候我也翻新过,只是很少住罢了。那个时候母亲就调侃我“这个房子是给邻居们修的。”

我以为,我得这个家会破败不堪,会杂草丛生,蜘蛛网到处都是,但是没想到,这里很干净,一看就知道,这都是宝华收拾好的。

中午的时候,宝华和她媳妇做了4个菜,他还要跟我喝酒,我一看那酒就想起来了好多事。

我孩子结婚那年,宝华忙前忙后,比自己儿子结婚都下功夫,婚礼结束之后,我给他拿了几瓶酒,因为我知道他喜欢喝酒,所以把好酒给了他。

只是后来他病了,病的很严重,酒也就放了起来,这么多年过去了,没想到还存着呢。

这4个菜,都是刚刚做饭之前从院子里摘的菜,新鲜的很,我吃了一口就连连称赞“还是家里的菜有菜味,在外面吃不到。”

宝华就说“等你走的时候,我给你摘一些放在后备箱,咱自己种的,不打农药。”

酒,宝华没喝,是我自己喝的。他想喝,但是他媳妇担心他的身体,所以一直拒绝着。

这么多年,他们两口子在家生活带着孙子,日子过得也算是幸福,这一点让我很羡慕。

看看村里其他的发小,要么是老伴走了,要么就是自己走了,所以看到宝华这样,虽然自己身体上不是很方便,但生活上,算是很好的了。

吃过饭,我开着宝华的那辆小三轮车,带着他到处走走,边走,他边跟我说家里的变化。

当年的那个小学,现在已经变成了合/Z医/疗的地方,村里人生病都会去那个地方看病。

我开着车慢慢的走,走在田间小路上,这里的路已经被修成了水泥路,不再像当年那种土路,一到下雨的时候,就变得泥泞不堪,我们出去玩,回来的时候裤子上都是泥,父母看到后,就是一顿打,毕竟那个时候衣服还是很少的,换洗衣服不是那么方便。

我们没有去小学看看,宝华说已经完全变了样,没必要去看。

我转了弯,去了父母的坟地。宝华提前给我准备好了火纸,我就把车子停在地头,自己一个人过去给父母上坟。

微风吹过,吹动了庄稼,也吹晃了火苗。

父母的坟头上长满了草,我也忘记带什么工具,就一点点的薅下来。也不知道过了过久,抬头看天空的时候才发现,这么蓝的天,已经是好久没有看过了。

从地里回来,我们去了河的沿岸那里走走,小时候,我和宝华他们都喜欢去河里游泳,但是父母总是不让,他们担心会出事情,所以每次洗完澡,我和宝华都躲起来,等身上干了之后,才敢回家。

小河里的水已经快见底了,小时候总觉得这条河很宽,宽到但凡是能够游到对岸的人,都是“算你厉害”的人,如今再看,那草都已经蔓延到河中间,而你只需要走两步就能够到河对岸了。

小时候贪玩,有一年夏天发大水,但是我和宝华他们还是去了河里洗澡,那次我不知道为什么,就一直往河里去,直到没了身影,后来宝华一直看不到我,就吓得不行,连忙喊着众人到河里去捞我,我记得当时也是吓坏了,就摸到了一个人大腿,拼命的往上抱,后来看着宝华那一道道红印的大腿,也就明白了,当所有人都不敢去河里找我的时候,也只有他下了河。

4.

村里逛了一圈,发现没几个人,有人过来打招呼,都是宝华给他们介绍我是谁,这个时候人家才会“哦,你啥时候回来的啊?在家住几天啊?”

晚上睡觉的时候,宝华就睡在隔壁房间,我回想着这一天发生的事情,也是感慨良多,甚至突然能够理解宝华为什么把我喊回家了,他或许是想带着我在村里走走,认识认识人?不至于让村里人把我忘记?

也或许是,带我去参加了村里某个邻居的婚礼,是让我跟村里人还有人情往来。

也或许是,带我走走小时候常走的路,让我有个美好回忆。

但不管怎么说,如果不是宝华喊我回来,这些事情是不会发生的。

以前父母还在的时候,村里的人情世故都是父母在维护,我是一点都不懂,也不熟悉。当年我儿子结婚的时候,其实我和村里人脱节了很大,我想着能来参加婚礼的也不多,但没想到,那个时候宝华也带来了很多人,包括我不是那么常联系的发小,但是他们跟宝华关系好,所以,他们看在宝华的面子上,也过来给我捧场了。

一夜,我辗转反侧,睡不着。听着宝华说着村里的变化,感慨时间过得是真快。

说着说着,宝华就打起了呼噜。

我要走了,宝华把我喊住了。

他从家里搬过来一袋子蔬菜,都是早上他媳妇给弄好的,有的还去了泥,看上去十分的干净。

原来昨天宝华说的要给我摘点青菜带走,这不是一句客气的话,他是真的放在了心上。

我是万分的感谢,便没有推辞。

我跟宝华说,等以后有时间了,就一定回来看看他,看看他的新房子。宝华一直握着我的手,眼睛红红的“还能再见不?”

“能,咋不能呢?咱都那么年轻。”

其实说完这话我自己心里都没底,以前的好多发小,身体都挺健康的,可是这几年,连续走了好几个人,我都不知道,我什么时候会走。

所以宝华这次喊我回家,我从心里还是跟感激的,借了这个机会,和自己儿时玩伴,重新走了一下当年走过的路,也挺好。

有人说,为什么现在的人那么怀念小时候,小时候的农村明明很穷,没吃的没玩的,可为啥就是要回去呢?

我想,想回去的不是小时候,也不是农村,而是那个时候的无忧无虑,以及身边有很多好朋友吧。

现在,大家都老了,身边的人越来越少,老家,也再也回不去了!

你有多久没有回过老家了呢?你的玩伴,现在都在哪呢?

备注:网图,侵联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