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有不测风云,天无绝人之路。

打完裴东,夜总会里一下子炸锅了。方片赶紧跑出了夜总会,突然感觉后肩膀位置没有知觉了,凭自己的经验知道自己挨了一响子。用手一摸,一看一手的西瓜汁。方片庆幸自己捡了一条命。

上了一辆出租车,方片手捂着肩膀说:“去火车站,快!”

车子没动,方片一抬头,发现司机正看着自己。方片说:“我他妈叫你快走,你听不见吗?”

“大哥,我马上交班了。”

方片一听,把短把子举了起来,“俏丽娃,快!”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大哥,我......我不敢。”司机直哆嗦,已经吓尿了。方片一看,转身下了车。裴东的两个兄弟拿了五连发追了出来。夜总会的经理把电话打给了尹森,“森哥,东哥出事了,东哥在夜总会被人销户了。”

“被人销户了?”

经理说:“来了个我们不认识的人,外地的,我清清楚楚记得他说了一句话,说以后你们跟红林三哥说话注点意。紧接着放响子了。”

“人在哪呢?”

“人刚走,应该走不远。”

“我调人抓他!”说完,尹森挂了电话。

裴东的两个兄弟追到门外,喊道:“站住!”

方片借助一辆出租车当掩体,拽出另一把短把子,朝着两个小子的方向开火。裴东的两个兄弟蹲在地上没敢冲上来。出租车司机一看,一脚油门蹿了出去。方片已经不可能打到出租车了。情急之下,方片钻进了一个胡同。跑出去一段距离后,方片把电话打给了赵三,“三哥,我是方片。”

“哎呀,片啊。”

“三哥,你吩咐的事我做完了,我把裴东销户了。”

“太好了。你赶紧回来中。”

“三哥,送我过来的那人走了,我没让他等我。”
“啊,那没事,你打个车呗。”

“我现在打不着车,我后肩膀挨了一响子......”方片把情况一五一十地告诉了赵三。

赵三一听,“你现在在哪里?”

“三哥,我不知道现在在哪?”

“片啊,你听三哥说,你马上找个医院,或者诊所,赶紧把伤包上。你带伤走不远。你赶紧把伤口包上,三哥联系朋友去接你,行不?”

“三哥,要快,要快啊。我露马脚了。”

“露什么马脚了?”

方片说:“看到我的长相了。三哥,你一定要快。”

赵三说:“你到诊所给我来个电话,把具体位置告诉我。”

“行行,三哥,我尽快。”

方片自己把撕了一件衣服,把伤口的上端勒住了。买了两瓶水,一瓶喝了下去,另一瓶浇在了勒着的衣服上。

方片来到附近的一个小诊所。老太太一看,说:“下班了。”

“阿姨,求求你了,我给你两万块钱,你给我处理一下,我别的话不说了,你救我一命。”

“谁砍你了?”

等解开缠着的衣服,老太太吓了一跳,说:“你这不是火器打的吗?你他妈是逃犯啊?”

“阿姨,我真不是逃犯,我求求你了,行不行?你给我治,我把钱给你。你要不给我治,我可烦不了了,我干一个也不干,我打两个也是打。阿姨,我不会把你说不出去的。要不你把药给我,我自己治。”说话间,方片把短把子举了起来。

老太太一看,说:“你坐下吧。”老太太把药盒端了过来,说:“我不太会,我尽量给你治。”

方片说:“我告诉你怎么做,你就怎么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老太太听从方片的话,对伤口进行了简单的处理。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多小时。尹森已经发动黑白两道捉拿方片,仅白道上,就出动了一百多个阿sir。

赵三把电话打给了黄亮的同学。同学说:“三哥,我原本想在门口等着他。”

“那你走什么呢?”

“是方片让我走的。再说了,这不是走不走的事,方片把人销户了。”

“有你什么事呢?”

“三哥,他把人销户,我就是帮凶,我就是同犯。黄亮告诉我说是打废,没说销户啊。三哥,你这不是玩我吗?”

“我告诉你啊,你赶紧把方片给我接上,把他给我送出来。他要出不来,我就收拾你。”

“你就收拾我吧。三哥,我不可能接他的。这时候黑白两道都出去了,我去接他,说不定连我一起抓了。”说完,就把电话挂了。赵三再打电话,对方就不接了。

赵三急懵B了,说:“你们谁还有朋友,想办法找一找呀!”所有人都低头,不说话。

小诊所里,方片坐在床上,看到门外不断有阿sir的红蓝灯闪过,一下子心慌了。方片说:“阿姨,你把门锁上。”

“不是,我下班了,我得回家看孩子。”

方片说:“你把门关上。他们这是找我来了。阿姨,我要是走不了,我不会放过你。你听我的。”

老太太到门口把卷帘门放下,把门关上了。方片说:“阿姨,我肯定不会伤害你。我待一会儿,我想想办法。”

方片拨通了电话,“三哥,怎么办呀?”

“你别着急,我他妈给你想办法呢,想招呢。你等我一会儿,我这边看找什么人。”

“行,三哥,那你尽快,我伤可没怎么治......”

“我知道了,好了。”挂了电话,赵三正考虑给谁打电话呢,电话响了,拿起来一看,尾号六个九。赵三一接电话,“喂。”

“赵三啊,你挺好吧?”

“你哪位?”

“我是尹森。”

听到这个名,赵三头皮一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