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叫徐源,是个东北人,我们那边一直流传的一些说法就是黄鼠狼、狐狸、蛇都是有灵性的动物,不能杀,会遭报应。它们极易记仇,一旦被缠上,轻则大病,重则家破人亡。

可是偏偏我们村的刘老赖就不信这些,他这个人无无女没老伴,平时就好喝酒打牌,输了还总是赖账,在村子里极不受人待见,所以大家都叫他刘老赖。他还有一个特殊爱好,就是坚信吃蛇肉、喝蛇酒能强身健体,延年益寿。所以他总是去山上抓蛇,有毒的就泡酒喝,没毒的就吃蛇肉,最后让他变成了浑身长满蛇鳞的怪物死掉了。

其实从前也有一些心肠好的人劝过他,蛇这种动物是有灵性的,尤其是在家里院中的蛇,那可是保家仙,一旦被杀了,可是会报复人的。他却说,什么报复不报复的,我才不信呢,都是吓唬人的,要是有报应,我早就死了,眼见刘老赖流言不尽,不识好人心,大家也就不再劝他了,只是每次他打了蛇回到村里,大家都远远躲开,并且口中念念有词,要报复就找刘老赖一个人,希望祸不及全村。

那时我还小,对这些事也是似懂非懂,只是觉得刘老赖这个人杀小动物很可恶,也很可怕。所以我总是远远的躲着他,直到有一天我亲眼看见他虐杀一条小蛇,才有了跟他的第一次对话。

那天我正在院子里跟我家的小狗玩,突然听到一声尖叫,我紧忙跑到门口看是怎么回事,原来是对门的孙二娘,他手指着墙上的一条小青蛇,那条小蛇不过两根手指粗,人家小臂那么长,却也把孙二娘吓得不轻。正巧在胡同口坐着抽烟的刘老赖看见了,赶紧就跑过来,一把扯下墙上的小青蛇,狠狠摔在地上。小青蛇扭动了几下想要逃跑,却被刘老赖一脚踩住。我看愣了呆,站在原地,只见刘老赖狠狠的踩小青蛇的头,我才反应过来去阻止他。

我一把推开他,质问他这条小蛇到底做了什么事,非要弄死他。刘老外不屑一顾的看着我说,这畜生长大了会吃家畜,所以他要把它吃了。我并不相信他的话,也不想听他说话。所幸我是个小孩子,他不至于跟我计较,而且这小青蛇实在太小,没有二两肉,他也的确看不上。于是他转身就走了。可是我看着地上的小青蛇,头已经被踩得血肉模糊,身体也不动了,无力回天了。我觉得她好可怜,也不禁流下了眼泪,然后把它埋到了我家门口的大树下。

当天晚上,我便做了一个奇怪的梦,一个身穿绿衣的小女孩。还哭着找到我,让我送她回家,看她的年纪跟我差不多大。我帮她擦干眼泪,问她是谁,家在哪里,她说她是白天的小青蛇,家就在后山的树林里。从小溪口一直往上走,直到看见一棵倒在地上的大杨树,树根下的洞便是她的家。我答应了他,她笑着对我说一定会报答我,她母亲一定会报答我,然后就化为一缕青烟消失了。

第二天早上吃过饭,等爸爸妈妈都去地里干活了,我悄悄的拿了一个布兜,把小青蛇挖出来装了进去,然后顺着梦里的指引往山上跑。后山离我家并不远,小溪口就在离我家大约800米的地方,我经常和小伙伴去那抓小鱼所以很熟悉,虽然我并不清楚梦到底是真是假,就算是假的,我觉得把小蛇埋到山里也比在我家门口强。

我一路小跑,果然在半山腰处看到了一棵倒下的杨树,树根下的确有一个洞,洞口有两个成年男人的拳头那么大。我把小青蛇从布兜里掏出来,放到了洞口后对她说,我已经把你送回家了,我就先走了。然后我又一路小跑,跑回了家。

就在我觉得事情到此结束的时候,当天夜里我又做了一个梦,还是那个小女孩。不同的是,这次还有一个身材婀娜的女人。那个女人俯下身摸了摸我的头,对我说,谢谢你,我会报答。小女孩也对我笑了笑,然后她俩就又化为一缕青烟消失了。

第2天, 我再从街上遇到刘老赖,只觉得他看起来怪怪的,具体哪里奇怪我也说不上来,感觉他很没精神,而且他像是身上像有虫子似的那么痒,一个劲儿的挠。当然了,我才懒得管他,自从亲眼看到他杀了小青蛇之后,我对他的厌恶就更多了几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白天看见刘老赖那个样子,我并没有多想,也可能我当时是个小孩子,想不了那么多。但是半夜的时候,外面一阵阵嘈杂的声音把我们一家都吵醒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我爸爸披上衣服要出去看看,我被吵醒,困意未消,并不理会,只想继续睡觉。过了一会儿,我爸从外面推门而入,推搡着我妈让我妈赶紧起来一起去看看。听爸爸的语气,好像是村里发生了什么大事,这下我的困意是一点都没有了,闹着也想去,我爸就瞪我一眼,说我不能看,怕吓着我,然后就拽着我妈出去了。我坐在炕头上,实在是好奇外面到底咋了,索性也穿上衣服悄悄溜出去了。

出去一看,街上好多人都是往一个方向去的,那个方向是刘老赖家的方向,我跟在他们后面进了刘老赖家院子,因为身高的缘故,没有几个人注意到我,一进院门就听到了刘老赖一声惨叫,吓得我一哆嗦,这让我更好奇了,努力想挤进屋子里看看里面到底发生了啥。

我在一群人脚下钻来钻去,终于挤到了屋门口,却看到让我至今难忘的一幕,刘老赖泡在一个大水缸里,额头贴着一张符,我能看到他上半身好几处长出了鳞片一样的东西,而且满头大汗,表情痛苦,身边的王婆子正在用桃木枝抽打着他。

王婆子是我们这有名的出马仙,谁家里遇到点另类麻烦时都会找他,婚丧嫁娶也都会找她算上一卦,可以说是个很名的出马仙。只不过此时此刻,王婆子满脸凝重,嘴里念念有词,好听的难听的都说了一遍,甚至破口大骂,最后还是摇摇头,累得瘫坐在地上。

村长站出来问王婆子到底咋回事,王婆子叹口气说道:“他平时杀伐太重,现在那些东西找上门来了,而且他们已经把刘老赖的罪行上告了天庭,除非是它们自己原谅了他,不然他就只能等死了,这事儿我根本没办法插手,自作孽不可活呀!”

所有人此时都安静了下来,我却不合时宜的打了个喷嚏,这样所有人都注意到了我的存在,当然我爸妈也发现了我,我爸赶紧跑过来要拉我走,我知道回家免不了要被骂了,可突然王婆子叫住了我:“小姑娘等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