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勒斯坦学者尼达尔•暹罗在法国公开演讲声称:“我们将征服巴黎”、“我们将征服罗马”、“我们将统治你们”。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其实,对欧洲的最终占领,这个群体一直没自我掩饰,只是西方那些白左政客,和长期生活在优渥和宽容之中的白左民众认为理应包容,而自己秉持的价值观最终能感化甚至同化对方。可以说,如果没有哈马斯对以色列的10月7日突袭,这些发誓要让欧洲变哈里发国的言论,左媒会争相掩盖,如果右翼保守派敢拿这些说事儿,他们就扣一顶恐M的大帽子,称其大惊小怪,渲染仇恨。

但这次以色列人遭遇的比美国911更残酷的事实提醒了欧洲,那些长期被压制的保守派和右翼,可以长出一口气了,这个群体将助力更多保守派人物上台,这意味着,仅仅是荷兰选举变天是不够的。

针对欧洲的危险指数,以色列安全部门已就以色列人旅行危险的地方发出旅行警告。整个西欧都被认为是危险的,包括瑞典挪威。而俄罗斯也正通过本土向另一个北欧国家芬兰输送更多的这类非法移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中东欧的大部分地区被认为相对较安全,匈牙利却成为了警告名单上的一个例外。中东欧之所以如此安全,得益于它们经历左化摧残的惨痛经历的免疫,还有默克尔无上限接纳难民时的抵制,当然,这些国家也得益于穷,没有太多的福利让这帮难民享用,这帮难民也看不上波兰这些国家,这反倒成就了这些国家。

对于北美地区,整体被认为是相对安全的。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南美洲的一些国家,如巴西,被评估为对犹太人来说非常安全,而德国、法国和英国则在比较中显得更加危险。

当然,欧洲也在亡羊补牢,12月4日下午,英国政府通过最新的移民法案,宣布了更加严厉的新移民规定,并称这将使每年能够移居英国的人数减少数十万人。

首相苏纳克说:“移民人数太高了。今天,我们正在采取激进行动来降低移民人数。”英国内政大臣詹姆斯•克莱弗利表示,他正在采取“强有力的行动”来减少授权移民。

当然,在反反犹太主义,打击恐怖主义言论上最给力的还是德国,德国政府解散了与哈马斯有关的团体,禁止了对哈马斯支持的游行,并禁止了从河到海的言论,而在法国英国上演的那种场景,在德国反倒很罕见,当然,另一个欧洲大国意大利,早就右转了。以后意大利不会再孤单,梅洛尼也不会再和一帮大白左们打交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