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家不是少数民族。它仍然是汉族。客家人的先民是从中原地区来的,一代代“客居他乡”,所以就叫客家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客家民系是广东分布最广的民系,遍布广东21个地级市。据统计,在广东的客家人口3300万。全世界有9000万客家人。

客家人的母语是客语,是汉族客家民系的共同语言和进行身份辨识的工具之一,是汉语八大方言之一。

客语是中国台湾的官方语言之一(法定公事语言)、苏里南共和国的法定语言之一。曾是兰芳共和国境内主要流通语言之一;曾是太平天国的“国语”,广泛用于官方文书中。

客语被称为“唐宋中原古汉语的活化石”,也是客家文化最显著的标志之一。

客家话中有不少唐宋时期的书面用语,并保留了大量唐宋时期的古汉语音韵,也保留了中原地区的许多古汉语词语与常用词一些词语的发音特征。

客家语在非正式场合又被称为客家话,按不同口音可分为梅州话、惠阳话、惠州话、河源话、赣南话、汀州话、韶关话等。部分地区还称土广东话、水源音、涯话、新民话、麻介话、怀远话等。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客家话不是普通的方言,它承载着古老的中华文明。客家话中有大量的古代汉语,这在全国八大方言中,是遥遥领先的。

海内外不少学者说客家话是唐朝的官话。台湾省新竹市客家公共事务协会创会会长邱从容2009年3月5日举行《唐朝官话的研究》新书发表会,书中研究指出客家话是汉语的源头,其他汉语方言都是客家话分出去的简化音。

《唐朝官话的研究》一书内容指出,从唐朝到现在经过千年岁月,客语无须转韵换声,依然能和当时传到海外而被保存流传至今日的日、韩语、越南的汉字语音吻合。

从《唐朝官话的研究》一书中比对的结果可以看出,历史上韩国的汉字语音有三大入声特征“p、l、k”韵,传入越南的是「p、t、 c、ch」韵(c、ch实际音是k韵音),传入日本的汉字语音的入声特征为“fu、tsu、ku、及ki”(也就是p、t、k),都跟客语明确的入声韵「p、t、k」字音互相对应,声韵字音也最为相似。

例如“日”字,日语汉音是nitsu,客语则是ngit,入声互相对应,而日语的ni则是客语ngi的简化音。又如“踏”字,日语汉音是tou(tafu),客家话则是tap,也互相对应,而且字音几乎一模一样,证明客语的确是影响日本汉字语音的语言,也是更源头的汉语音。

历史上日、韩两国主要在唐朝时代派了大量的留学生到长安学习汉语,而越南也早在汉朝开始就持续受到汉语的影响,邱先生认为既然能证明客语是跟日、韩及越南语音最为相似的汉语,那么客语在唐朝不就是唐朝的官话?除非能找出整体性比客语更为接近日本汉语的具体语言,才能否定这样的论点,相信在学术界能带来另一方向的思维。

不管怎么说,客家人来自中原,(客语)客家话在汉语八大语系中古代汉语遗存最多是一个全世界学者公认的事实。

有少数专家认为,河源客家话亲近广州方言,严格地讲,应该是广州方言亲近全世界的客语。

众所周知,最早到达岭南地区的秦朝赵佗的军队,带来的最早的话,就是中原雅言——早期客家话。

在岭南这片土地上,早期客家人最早进行了艰难的开拓。

而广府民系,在南宋末年才形成。

不少从韶关等粤北地区逃亡到粤西的客家人,进入粤西地区,被同化成了广府人。

而且历代战乱,特别是元朝初年和清朝初年,粤东都是中原汉族政权与北方少数民族政权最后决战的战场,客家人的表现十分惨烈!

此时,也有不少客家人逃进了广东西部,一部分坚持自己的客家人身份,至今客家人在粤西还有几百万,而一部分则被广府人同化。

客观地讲,是广州方言吸取了不少的客家口音和用词,才造成了广州方言有些亲近全世界客家话的根本原因。

因此,客家话是影响广州方言的源,而不是受广州方言影响的流,当然,接近广州地区的客家话,也多少受到了广州方言的一些影响,正如客家话影响了闽南语一样。

生活在东江流域的惠州、河源等地的客家人,使用的客家语言,有两种。

一种是与梅县客家话有细微区别的语言,称之为“水源音”。也是客家先民来到岭南后逐东江水而居所使用的一种语言。秦始皇发动五十万兵马南征时,赵佗带领一支人马在江西南部驻扎,在赣江上游的桃江或贡水濂江、湘水,通过定南水、寻乌水下东江,任为龙川县令。东江流域的客家人自秦汉以来一直至今所使用的“水源音”,同时又叫做“蛇话”。

河源佗城水源音客家话是一种十分古老的客家话,可以说是秦朝军队到达广东后的最古老的客家口音的承传。

河源、惠州水源音客家话(也称为“老客语”)与离之千里与广州方言区千年隔绝的梅州大埔(东晋时期建县)、福建诏安、饶平客家话十分一样,而与梅县音客家话略有区别。

这一种老客家话,其发音干脆利落,富于男子汉的阳刚之气,听之,仿佛让人听到了几千年前古中原的金戈铁马之音,仿佛使人听到了几千年前的关中地区流行的周朝雅言之音,非常具有刚劲强健之气,实在值得广泛推广。

与梅县客家话相比,是一种更加古老的客家话(古龙川,地跨粤中、粤北、粤东、赣南、闽西闽北等漫长而广阔的地带,这一带的先民,就是古中原地带所带来的古老的语言(来自古中原的客家话,形成于秦汉时期)。

另外一种是梅县音,相对水源音老客家话,则相对显得柔和一些。相对于水源音客家话而言,梅县客家话是一种新客家话(形成于宋朝)。

惠州、河源、东莞客家先民南迁路线,一条是从陕西关中地区直接进入,一支从中原再经过韶关而来,一支大致沿淮河、过安徽、抵福建、江西、到广东梅州一带,再转到惠州。

从梅州来的归善(今惠阳)客家先民,其南迁的路线,大致上是沿淮河到达安徽南部,再到福建、江西边界,然后来到广东梅州一带,最后再由梅州一带迁移到这块风水宝地,安居在高潭、安敦、多祝、白花、梁化、新庵、稔山、平山、良井、永湖、麻溪坑、淡水、镇隆、龙岗、坪山等山区、半山区。如果惠州、河源客家话与梅县腔客家话实行完美的整合,那么,这将是一种十分容易传播而且为全球客家人接受的客家话。

目前的深圳,居住着400万左右的来自广东全省乃至全国的客家人,他们说各自家乡的客家话,都能很好地交流。水源音老客家话与梅县音客家话在这里完美地融合,已经逐步融合成了一种在世界客家人中通行无碍的客家话。

除了水源音客家话要主动向梅县音客家话靠拢之外,梅县客家话应该与时俱进,放下架子,主动与更加古老的水源音客家话(以河源佗城客家话为标准)的靠近,千万不要划地为牢,这样,各地的客家话互相向对方靠拢,客家话才能有更强的生命力,才能在新时代焕发出更强大的生机与活力。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同处广东的广府民系,其语言和人群,是古越族被汉族同化以及不少汉人融合于其中而不断形成的一个群体和语系,广府民系和闽语民系,在南宋末年才形成。

这于2000多年前,客家人的祖先已经抵达广东(秦汉军队),其语言2000年来没有太大变化就可以证明,客语的古老和渊源十分久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