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墨兰跟如兰是死对头。

墨兰看不惯如兰的“蠢”,但是如兰是嫡女,她是庶女,地位比她高,她虽言语上略胜一筹,却也不得不忍受如兰地位上的压迫;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如兰呢?

天真可爱、心直口快,最是看不惯墨兰从林小娘那里学来的狐媚做派,只要让墨兰不开心她就开心。

所以,在盛家,你争我斗,是墨兰和如兰生活的常态。

她们争斗,有时会伤及无辜,选择藏拙守静的明兰,时不时地就作为陪绑,跟着她们受惩罚。

不过,墨兰未把明兰放心上,因为明兰是个爹不疼娘不在,只有一个年老祖母的孩子,还是个庶女(同样是庶女,她觉得她跟明兰不一样)。

可是,即便婚前墨兰和如兰斗得如火如荼,婚后的她们就没再斗了,尤其是墨兰好像没再找过如兰的麻烦了,反而总是去给她曾经看不上的明兰使绊子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是怎么回事呢?

1

墨兰高嫁,嫁的是京城数一数二的富户永昌伯爵府梁家,而如兰属于低嫁,只是嫁了一个穷书生。

按说,在如兰面前,墨兰应该开心的,毕竟她的夫家地位,可比如兰夫家的地位高多了。

按她婚前对如兰的形式做派,不该是嘲笑如兰一番吗?

可是在婚后,当墨兰、如兰、明兰一起回娘家的时候,她没有主动上前嘲讽如兰,反而在门口就盯上了明兰,跟明兰攀比起来了。

看到顾廷烨明兰夫妇那般隆重,而自己又被她曾经不放眼里的明兰比下去了,她对梁六郎说:

“我说要坐家里那乘三驾的车子来,你非不肯,都是有爵之家,也不至于落了下风。”

她,活的就是一个面子。

面子上好,她就开心得意,至于里子,好像并不重要,真正过得怎么样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要让外人觉得她过得很好;

她,也从来都见不得姐妹过得比她好,一旦比她好,她就心生嫉妒。

倒是如兰,婚后一如往昔的心直口快,赶快把自己所知道的墨兰所经历的不开心的事儿,告诉明兰。

就像曾经一样,墨兰所遭遇的不开心的事儿,都会让她开心。

而墨兰,大概是觉得自己在婚嫁上,已经赢了如兰吧,所以,她的的心思好像再也不似婚前一样,一定要把如兰怼得说不出话来。

2

婚后的墨兰,把之前用来对付如兰的精力,好像都用在了明兰身上。

合府宴上,她撺掇申氏去找明兰,心底里指不定憋着什么招呢,只是被明兰给破解了;

然后,盯着明兰的一举一动,泄露明兰与小公爷私会的消息给顾廷烨,心里盘算着他们夫妻离心,明兰的日子不好过吧;

当明兰把毒害祖母的罪魁祸首康姨妈“囚”在盛家时,她设计放出康姨妈,就是为了借康姨妈之手,让康姨妈这个蛇蝎毒妇去谋害明兰,所以,听说明兰在这样的情况下,还生了孩子之时,她一脸不可置信:

“都烧成这样了,还能生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待明兰给孩子办满月酒,而顾廷烨深陷大牢时,她去嘲讽明兰:

“这种热了再吃,热了再吃,热了再吃的,方叫家有余庆呢。”

明兰身穿诰命服敲登闻鼓,后又“胡言乱语”晕在街上的时候,她在楼上像陌生路人一样看戏,回到家还在幸灾乐祸:

“明兰这丫头啊,怎么一点分寸也没有,什么都敢往外说,往日的分寸,都去了哪里了?”

这些行为做派,好像明兰不姓盛,不是她的姐妹,而是一个仇人。

3

要说有仇,也是有仇。

明兰设计让她的生母林小娘死了,可是,这件事的起因是她的生母使出下作手段,让明兰的生母卫小娘胎大难产而死。

也许她当时还小,不知道整件事情,也就算林小娘后来也没有明明白白跟她说,她应该也能推断出卫小娘之死来自她的生母的手段。

毕竟,她把生母那套用在卫小娘身上的腌臜手段,在梁家用得炉火纯青。

况且,林小娘之死背后明兰的计谋,除了明兰和心腹小桃,就只有祖母知道,她不可能知道。

她没有知道整个事件的能力,也没有调查的心气。

林小娘死的时候,她刚高嫁梁家,对她来说,最重要的事情,是在梁家站稳脚跟。

至于生母最终是怎么死的,她大概只知道这跟她的高嫁有关,不会想到背后还有明兰的计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所以,要说报仇,她也不可能是为生母报仇。

就算跟明兰有着生母的仇恨,我想,大概她为了自己,也不会报。

因为那就预示着,她得把自己的高嫁之路上所使用的被人唾弃的下作手段,赤裸裸地展示给人看。

她敢吗?

她不敢。

极度看中地位和自私的她,不可能为了她人去做让自己利益受损的事情,哪怕这个人是一心为她谋划的生母。

4

其实,在我看来,她确实是在报仇,不过不是报生母的仇,而是报自己的仇,报吴大娘子看重明兰而看轻她的仇。

当初,她和梁六郎私通的事情,被发现。

吴大娘子指出解决这件事情的办法是,让明兰过去做正房,她做妾。

后来,是祖母出面,才免了明兰嫁梁家,改为她做梁六郎的正室原配的。

海氏嫂嫂到祠堂去告诉她梁家同意她嫁的时候,她欣喜若狂。

精心筹划的美梦成真,自然开心。

可是,当她真正处于婚姻中的时候,恐怕心里一直闪现的是海氏嫂嫂在更早前跟她说的那番话。

海氏嫂嫂问跪祠堂的她:

“六妹妹身世还不如你,但梁家非要她,可死都不肯要你,为什么?你想过吗?”

这灵魂一问,就像一根刺,深深地扎在她的身体里,随时提醒着她,她是不被重视的。

曾经在盛家,依靠着生母的恩宠,她得到了父亲的重视,但是,婚姻又把她打回原形。

原来,她自以为是的优秀,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

原来,她没有那么好,没有那么受人喜欢,反倒是自己看不起的明兰受人尊重,她当然生气,当然仇恨,并且,把这一切都归咎于明兰。

要说这仇恨应该针对的是吴大娘子,毕竟,是吴大娘子放出的话,做出的事儿,可是,吴大娘子是她的婆婆啊,比她厉害得多啊,她没有能力去找吴大娘子的麻烦。

找不到吴大娘子的麻烦,就找明兰的麻烦。

大概是从那时起,她要针对的对象,就从如兰转移到了明兰身上。

在她看来,自己的高嫁之路已经如此艰难了,她看不起的明兰,肯定不会嫁得比她更好,没想到,明兰不仅风风光光出嫁,嫁的夫家地位比她的高,还夫妻恩爱,更是刺痛了她。

所以,当看到明兰有难时,她的第一反应是看笑话,是为了显示自己的存在感,找回自己的尊严。

以前,我一直不理解为什么她跟夫君决裂的时候,除了害怕被休,还特意提到明兰。

她对着已经对她失去信心而离开的梁六郎,大喊:

“六郎,难不成你还想娶那盛明兰吗?她完了,她得罪了圣上,犯下了滔天大祸,她完了,六郎。”

一个人在很悲痛时刻的想法,才是最真实的想法。

她的这句话,暴露了她之前对明兰的所作所为,都是为了报在婚姻之初,就种在她心中的仇,插在她心中的刺。

5

仇没报,自己的生活却只剩下一地的玻璃碎渣,无处下脚:

夫妻离心、主仆离心、与娘家也仅仅维持着表面的和平,大概还有婆媳不和、妯娌不睦、无朋无友......

回头看,其实,墨兰大可不必这么做。

生活是自己的,因为他人的某些话或者做法,让自己的生活处于水深火热之中,是最不值当的事情。

没有什么事情,比过好自己的日子更重要。

若是她真的觉得当初吴大娘子要明兰而不要她,是仇恨的话,那么,真正的报仇,不是让别人后来还觉得当初的话语或者做法是正确的,而是把自己的生活过得漂漂亮亮的,让他人为自己曾经说过的话、做过的事儿后悔。

而她,把日子过反了,所以,得到事与愿违的结果,也算是种瓜得瓜种豆得豆。

去看任何一个生活幸福的人,他们都懂得抓重点,至于别人曾经的风凉话、刺激自己的话,随风去吧,当你过好了,这些话会飘散得更快更彻底。

反之,你将永远把自己困在这三言两语里,直至把自己的生活完全毁掉,不值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