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世纪是欧洲历史上一个漫长而复杂的时期,从公元5世纪到15世纪,跨越了整整一千年。在这一千年里,欧洲经历了罗马帝国的衰落,民族大迁徙,基督教的传播,封建制度的建立,十字军东征,黑死病的肆虐,文艺复兴的兴起等等重大的历史事件。这些事件对欧洲社会、政治、经济、文化、宗教等各个方面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然而,在这些光辉灿烂的历史背后,中世纪欧洲的卫生状况却是令人惊骇的。

行走在伦敦街头,树木葱茏,空气清新,充满着文明的气息。

可你能想象得到吗,中世纪的欧洲城市,就是一座座露天的公共厕所,大街上随处可见人类的粪便,贵妇甚至在自己的衣裙里排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街道上,河流里,全部都是人类的排泄物,混合着垃圾,散发着阵阵腥臭。

中世纪的欧洲究竟有多脏?

«——·随地大小便·——»

如果你有幸穿越到中世纪的欧洲,请你一定要戴好头盔穿好雨衣,因为在这里,你有极大的概率被从天而降的屎尿击中。

这并不是开玩笑,因为中世纪的欧洲人,并没有固定的排泄场所,人们有两种排泄方式:第一是随地大小便,第二是在盆或桶里排泄,然后倾倒到大街上。

如果是低层居民倾倒也就算了,如果是高层居民当街泼粪,那么过路人很有可能会被屎尿淋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种做法引起了人们普遍的不满。于是,聪明的欧洲人发明了一个办法:在倾倒排泄物之前大喊三声,避免过路人被“误伤”。

中世纪时期,平民们方便的时候一般都是随便找个街角,草丛解决问题。

大街上满地都是粪便,在街上行走免不了粘上脏污,一旦碰上下雨天,场景更是壮观,街道秒变“粪坑”,也偶有行人的脚深陷其中,不可自拔。

被英国人才称为母亲河的泰晤士河,在这一时期,简直就是一个流动的垃圾场。

河水中漂浮着不少鱼、猫、狗等动物的尸体,屠宰剩下的动物鲜血,配合着内脏等器官,混合着屎尿,将河水的颜色染成黑色,还散发着阵阵恶臭。

那时候的欧洲绅士们如厕的时候也不怎么“绅士”。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聚会期间,如果需要方便,他们直接就在宴会厅的角落,门后,壁炉里面解决了。

宫殿里原本精美的地毯上面全是宫中贵人们的排泄物,早已经看不出原来的颜色;宫中几乎没有干净的衣物鞋子,上面或多或少都沾有粪便。

在影视剧中,我们可以看到,中世纪欧洲的贵妇们总是穿着骨撑裙在宫廷中翩翩起舞。

可是,伴随着优雅的舞姿的,却是一阵阵恶臭。

由于骨撑裙的特殊结构,欧洲的贵妇们方便的时候十分不方便,于是,她们便想了一个办法:直接不脱裙子了,将尿盆直接塞进裙子里面,然后在裙子里面解决。

有时候比较着急,又找不到尿盆的时候,她们也会选择在宫殿的一个角落里面解决。

不过,对于肮脏不堪的环境,欧洲人第一个想到的不是怎么清理,而是怎么避免秽物弄到自己身上。

法国国王路易十四就是一个爱干净的人,于是,他发明了高跟鞋,这样满地的脏污就很少沾到自己了。

他还想了一个绝妙的办法:频繁搬家。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当凡尔赛宫被排泄物填满了之后,他就搬到卢浮宫,由宫人清扫凡尔赛宫,等到卢浮宫没法住了,他就搬回凡尔赛宫去,如此循环往复。

宫中的仆人们将从宫中清理出来的粪便直接往墙上泼,久而久之,宫墙上的粪便逐渐风干,硬化,变成了一道道“屎墙”。

洗澡习惯

在古罗马和古希腊的时代,欧洲的沐浴文化一度相当繁荣,古罗马帝国消亡之后,西哥特人、墨洛温王朝都曾经有过短暂的繁荣时期。然而,这些繁荣都不过是昙花一现。随后的一千多年时间里,处于中世纪时代的整个欧洲,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其政治格局是世俗权力和教会两极共存的。

古罗马时代和古希腊时代,每天都有成千上万人到街上的公共澡堂洗澡。但是瘟疫很快席卷了整个欧洲,尤其是非常有名的黑死病。这让整个欧洲有非常多的人都丢掉了生命。

随着瘟疫席卷整个欧洲,当时有一个说法非常盛行,那就是灾难的源头就是洗澡。有意思的是,当时的统治阶级,不论是世俗权力还是教会,都告诫人们洗澡是一种非常危险的行为。

于是,人们普遍认为保持生命健康的最好办法就是不洗澡。甚至,在教会和王室的宣扬之下,人们认为洗澡和清洁身体是一件不祥之事。他们坚信不疑,只要不去洗澡,那就可以远离死亡。在这种情况下,欧洲的公共浴室几乎全部关门倒闭了。

欧洲人为啥对洗澡避之不及?这和他们的宗教信仰有关。

天主教认为,洗澡的时候,人的身体会暴露在外面,和空气,水等接触,极易引起细菌病毒的感染,并且肮脏的身体更能接受神的旨意。

另外,古罗马的衰落也给了欧洲人足够的理由。

当时的古罗马人洗澡文化盛行,修建了856座浴池,1352个游泳池,其中最大的浴场可以容纳3000人同时洗浴,人一天大部分的时间都在洗澡上。不过后来,曾经盛极一时的古罗马被轻松覆灭,欧洲人认为这便是因为洗澡的缘故。

当时教会有一种观点很有趣,他们普遍认为不洗澡是一种圣洁的象征。于是,许多神职人员开始了多年不洗澡的苦修行为。比如,圣亚伯拉罕坚持了五十年没有洗脚和洗脸。亨利四世的母亲甚至做到了一辈子不洗澡的恐怖事迹。

另外,曾经赞助哥布伦远航发现新大陆的卡斯蒂利女王伊莎贝托,她就向人吹嘘过自己一生只洗过两次澡,一次是在出生的时候,还有一次是在结婚的时候。

很多人可能难以想象,中世纪的欧洲真的有这么“脏乱差”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