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隔壁大学生丨文

“谁家小孩天天哭,哪个赌徒天天输?”

“谁家小孩天天哭,哪个赌徒天天输?”

“谁家小孩天天哭,哪个赌徒天天输?”

等一下,先别举报。

作为正经人,BB姬肯定不会给大伙推荐赌博之类的东西,之所以会在这里连着重复上三遍这条魔怔的评论,还是因为我在最近又刷到了那条熟悉的“赌狗快摇”。

整整一个11月,我其实一直都在被“赌狗快摇”洗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当我上班摸鱼玩铲,想在抖音抄个阵容的时候,我会听到熟悉的“赌狗快摇”。

当我下班想放空大脑,刷点搞笑短视频图一乐的时候,我会听到熟悉的“赌狗快摇”。

我发现无论是B站还是抖音,都充斥着各样“赌狗快摇”的二创作品。

从最开始的循环播放,到之后的缝合鬼畜,再到如今的舞蹈教学,各种类型的“赌狗摇”层出不穷。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也正是因此,“赌狗快摇”很快就实现了出圈,成为了上个月最炙手可热的一个梗。

它连带着标志性的魔性舞蹈,与可以洗脑循环的《All My People》一起成为了全新的互联网Meme。

这梗的洗脑魔力真的有点夸张,以至于我不看《咒术回战》的室友,也会在进入彩票店,把钱送给刮刮乐之前摇上一段,并美其名曰“生活的仪式感”。

对,席卷视频平台的“赌狗快摇”其实也是来自《咒术回战》,更准确地说它来自一个以《咒术回战》为素材制作的MAD视频「每日一遍,赌博再见」。

你问这个视频究竟魔性在哪里?

我只能回答“我不知道”,但我想如果你花点时间你循环上几次,很难不在秤金次跟着鼓点舞蹈的时候,伴着BGM抖上两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猜很少有人能抗拒这种魔力,不然根本无法解释这样一个长度不到1分钟,几乎没有什么信息量的短视频,怎么能在1个月中暴涨2千万播放。

到这里,你以为BB姬只是想和你聊一下这个已经有点过气的烂梗吗?

并不是,我只是想和大家聊聊这个爆火视频的背后,要知道“赌狗快摇”事件发展的后半,远比视频本身更有意思。

如今你在B站搜索视频标题「每日一遍,赌博再见」,你已经无法再搜索到原视频,反而会搜到一些补档。

那么到底发生了什么?

事件本身并不复杂,在“赌狗快摇”爆火之后,很快就有人注意到了这个互联网上疯传的魔性视频,其实是三剪自一个海外MAD大佬制作的静止系MAD。

静止系MAD是一个门槛非常高的视频类型,因为门槛高,所以这东西在国内其实相当冷门,去年我们在B报提过一嘴,简而言之,就是用漫画的素材再剪辑,来做成一个MAD视频。

之前我们写《咒术回战》因为五条悟之死而破圈的时候提到,在漫画中后期,芥见下下的画力下降了不止一点,但是因为作品的高人气,它依然能拥有相当多,制作精良的静止系MAD。

都是拿芥见下下的画做出来的,牛逼吧

NinjaristicNinja 是国外的一名MAD大佬,早年出过各种优秀的作品。几个月前,他以「死灭洄游」为题,制作了一个相当连贯,主打战斗的静止系MAD,同时因为绝佳的完成度,所以这个视频的点击量远超其他MAD视频。

话题岔到这里,我想朋友应该都发现引发“赌狗快摇”狂欢的「每日一遍,赌博再见」,与NinjaristicNinja制作的「死灭洄游」是同一段视频,而视频上的水印也能证明这一点。

大家一开始其实都没当一回事,毕竟在视频评论区,UP主已经放上了自己索要原作者授权的截图,所以大家也没有考虑过侵权等问题。

但随着视频曝光度的上升,有一部分有MAD经验的人注意到这个三剪视频投稿了“原创”。

在MAD圈,对已经制作出来的MAD进行再剪辑的操作,被称呼为“三剪”,是需要经过原作者授权,被很多人视为学习,转载的一种操作。

也是因为起了疑心,有人拿着UP主提供的授权截图找到原作者,询问图上的授权是否属实,至于回答:

No, that's a fake screenshot.

不,这是一张假的截图。

也就是说这个在国内引领风潮,爆火狂刷2000万播放的视频其实是一个“盗来的”视频。

盗视频很多,时至今日在B站,在油管,在抖音都有各种各样的盗视频,这并不稀奇。真正让人感觉绷不住的,还是在发现视频出圈之后,UP主非但没有找原作者补票寻求授权,还捏造了一张莫须有授权截图来欺骗观众。

「每日一遍,赌博再见」的背后确确实实藏着一个赌徒,他赌观众不会发现,赌观众不会找到原作者核证。

遗憾的是他赌输了,他先是删除了原本的授权评论,然后删除了播放量超2000万的视频,最后动态道歉……发酵至今,他账号被封,曾经零零散散做过几十个视频如今也空无一物。

时至今日,我们也没必要再去对这个盗视频的博主进行一次赛博量刑,和大家讲赌狗摇背后发生的种种,也是因为我注意到在互联网愈发发达的当下,国内关于搬运授权这件事却开始越来越混乱。

说实在的,未经授权搬运其实也没什么,碍于网络环境,国内大部分网民其实都很难接触外网的网络环境,所以才会又这么多的搬运工左手转右手,打一手信息差。

如果你玩的手游比较多,或者比较关心同人文化,那我想你应该能看到更多。

很多外网的同人创作也是通过授权,翻译之后再在国内发表。同人创作的授权可以说是最好取得的那一批,大家秉持着对游戏,对角色的喜爱进行创作,乐意将这份快乐分享出去,自然也不会去计较翻译与搬运。

如今在B站,微博就有很多人在持续搬运《明日方舟》《蔚蓝档案》等游戏的同人创作,其中有插画,短漫,等等……同人氛围欣欣向荣。

得益于这种安稳的环境,很多国外创作者所幸直接开放了授权,只需要带上原链,表明作者,就不需要再向作者申请,走上这么一步可有可无的流程。

国内与国外网络环境不同,相对闭塞的网络环境很容易产生信息差,所谓授权只是一重保险,只是原作者知道自己被搬运了,但是有没有真的如寻求授权之人所言,有没有真的只是用来分享,这一点原作者很难查证。

前段时间我在NGA看到了一则帖子,其中就写到有人通过打信息差,获取画师授权,然后将作品发布在争议账号之上。

帖子指控的是B站一位聚焦,制作争议视频的UP主「仙舟联盟的二游观测站」。

你知道的,如今网络环境愈发浮躁,大家经常会因为各种有的没的而争吵一番,而「仙舟联盟的二游观测站」显然是在这一环境下,最如鱼得水的那一种。

不过「仙舟联盟的二游观测站」并不仅仅制作“米哈游”“鹰角网络”相关的争议事件,同时还会插空投稿一些《蔚蓝档案》的二次创作翻译。

在NGA的指认帖中,他们自述找到了给予授权的画师,并向画师解释了「仙舟」在互联网环境中的争议性。

而得到的回复则是,画师知晓自己的作品会出现在哔哩哔哩,但不知道会被发布在这些争议性账号上,随即在聊天记录中撤销了自己的作品授权。

我们无法得知NGA指控帖子里的截图真伪,自然也不会对授权发布在争议性账号上的行为进行评价。

只是通过这两件关于授权的琐事,让我觉得曾经可以视作伊甸园的同人创作环境,如今已然不再纯粹。

利用授权,故意在争议性账号上发布与账号主题不相干的二次创作,在知晓国内舆论存在“反对百合”倾向的时候大肆宣扬……对于个人来说这当然可能是个人口味的原因,但更多的是想通过某个二次创作,来挑动新的舆论风波。

往前再追溯几个月,互联网曾经出现过“散兵 × 未花”相关的视频,这是国内二次元中比较少见的强行凑CP的事,各种截图传遍了论坛贴吧,引得吵嚷声不断。

老实说,这种视频的出现在我看来刻意而又做作,没有什么内容,也没有什么分析的价值,提到它也是因为我注意到,有人将国内画师,绘制的圣园未花同人图用作争议视频的封面,利用元素再炒一波热度。

所以说授权有用吗?

其实在一个本质纯粹的环境中,寻求授权代表着一种对创作者的认可,代表着想将它分享给更多人的想法。

但是在如今这个难以捉摸的网络环境中,授权更像是一个通关文牒,对于那些本身蛮横无理的人,索取授权也只是为了名正言顺地去另一个地方生非作歹。

“赌狗快摇”也是一样,如果在爆火的同时和原作者沟通,交流自己的想法,那未必会有之后的东窗事发,但最终它还是选择伪造了一张B站的“通关文牒”,一边赚得盆满钵满,一边推诿着不让自己的视频被“搬运”到油管上……

嘿呀,说到底最后还是那句老话,“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授权本身的意义变化,其实就是互联网文化变迁下的一个缩影,对此这样一篇普通的文章又能做什么呢?

哎,感觉不如再来听一遍《All My People》,下一张刮刮乐一定出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