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团二级公司总经理秦大海在职时大权在握,每天巴结他的人排着长队。前几年他父亲在乡下去世,前往吊唁的车挤满了乡间小路,让父亲走得很体面。

将军狗死有人拜,将军死后无人埋。秦大海退休两年后母亲去世,单位同事都假装作不知道,无人前往吊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单位同事无人前往吊唁,主要有一个“忌惮”:担心新任总经理林川不高兴!他不愿意看到同事跟老领导走得太近。

这件事情说起来话长!秦大海跟林川长期不对付,两个人根本尿不到一个壶里。

林川还是副总时就跟秦大海闹僵了。在上级考察总经理接任人选的关键时刻,秦大海坚决不推荐林川。林川上任后,连秦大海的退休欢送会都没参加,两个人结下永远也解不开的疙瘩,老死不相往来。

其实,在我眼里,这位新总经理林川是一位“小人型”领导,从他对老领导秦大海的态度上,就能看出此人心胸狭窄、肚量很小。

可他善于趋炎附势、投机钻营,给集团公司赵董送了厚礼才得到了这个职位。林川上任后,恨不能让大家跟秦大海划清界限,欲除之而后快。

在我眼里,秦大海在单位的威望很高。我就举自己的例子来证明老领导的人品:

当年我在基层一线工作,本来要选拔到公司机关工作,但林川副总想安排情人霸占这个岗位。

秦大海坚持原则,坚决不同意,迫使林川妥协,把我调入机关部门。正是这个原因,林川一直也不待见我。

我跟秦大海非亲非故,更没有请客送礼,他提拔重用我只是坚持任人唯贤的原则,对我比较公道而已。秦大海对我有知遇之恩,他母亲去世,于情于理,我都应该前往吊唁。

本来想约几位同事一起去,没想到他们个个都找借口推脱了,惹得我有点生气了,人情冷暖、世态炎凉,这也太让人寒心了。

因为葬礼在工作日,我担心林川不同意我外出,专门编理由请了事假。

我驱车赶往乡下,悼念老太太,慰问老领导,并陪他守灵一夜。那一夜,我们聊了很多人生哲理,产生了惺惺相惜的感情。

林川知道我去慰问老领导,就一直在工作上打压我、孤立我、冷落我。但我并不后悔,我跟他不是一路人,也不想挤进他的圈子里。

前不久,秦大海让我他家吃饭,说要引荐一个人。我带来一瓶好酒欣然前往,没想到引荐的是新任集团董事长秦董。

原来,秦董是老领导的小儿子,长年在外地工作,后来外派在海外几年。这次集团公司要走向国际,上级从政府部门交流秦董过来掌舵。

秦大海从未向他人提及小儿子的事情。一切都在酒里,一切尽在不言中。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上级派秦董空降,有一个目的就是整顿集团风气。赵董第一个出事,拔出萝卜带出泥,林川跑到秦大海家里哭求原谅,可惜这一切都晚了。

林川搞坏了二级分公司的风气,上级选不出靠谱的人,破格提拔我担任副总经理,主持全面工作,全面取代林川的职位,开启了我的开挂人生。

PS:有时候回望来时之路,常常感到心潮澎湃。总体有三个体会:

【1】人生如同一条河,起起伏伏,随波逐流。人情世故发挥出底层逻辑的作用。归根到底,是因为人人缺乏安全感、信任感,担心培养了白眼狼,遭受人走茶凉、背信弃义的苦恼。

【2】江湖不是打打杀杀而是人情世故。领导喜欢提拔重用那些懂人情世故、知恩图报的人,就是担心自己培养了白眼狼,用人朝前,不用人朝后。

【3】我的幸运只是“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的偶然事件,在现实中可遇不可求,好运也难以复制。但做人做事的理念可以传递,但行好事,莫问前程,得之我幸,失之我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