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两天,有个朋友告诉我,今年有了一个新规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干部,提拔的速度越快,越不能走,越要留下好好干。

这位朋友,当年本科毕业两年,就调了一次职级,后来的晋升速度也很快,属于“提拔较快”的类型,因而不能安排转业。

朋友还说,单位有一名三十多岁的白银三,也是因为提拔速度较快,要留下好好干。

朋友诉说这些事的时候,感觉情绪有些低落。原本想着在部队提拔快点,即使转业机关也能定个高的级别。现在这一愿望落空了,自己的职业规划泡汤,有些意难平。

我倒是觉得这事合情合理,也符合预期的变化。

十多年前,各项制度还不是很规范的时候,有不少人都想用里面的“快速晋升”,来换外面的“高定职级”。我有一个同事,为了在转业的时候弄个正科的位子,在转业前一个月,要求单位给他提拔一级。

那时这方面管理非常松,为了照顾老人的人情,没想到真的给他调了一级。当时转业的批复已经下来了,但退役的命令还没到达。在这个空挡期还能调级,令我的三观有些震撼。

事实上,过去这样的人的确不少。这让地方接收的单位非常不满。一眼望去,好多人都在转业前突击提拔,明摆着就是来要位子的嘛。

当然,地方单位在安置的时候,往往是不会看你的级别的。你调的再快也没用,单位里有什么位子就给你安置什么位子。所以,过去常常会出现行政干部降两级,技术干部降三级安置的情况。

归根结底,问题出现在制度的漏洞的上。不同的单位对级别晋升的管理不同,有的地方很容易就能调级,有的地方死都调不上。调级跟个人的努力无关,反而跟毕业分配的单位有关。一次分配定终身。分配的好,一生顺利。分配得不好,处处碰壁。转业安置都比不过别人。

所以,很多时候也不能怪地方单位降级安置,因为有些人的确很过分。小聪明不放在主业上,都用在钻制度漏洞上了。现在有不少年轻人抱怨制度管的太死太细,希望有些自由发挥的空间。但他们往往低估了人性的贪婪和丑恶,只要制度松开一点点口子,就会有无数人想尽办法钻营,甚至把制度都搞得崩坏了。

一放就乱,一管就死,这是老毛病了,短期内很难治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现在历史处在加强管理的大周期内。党政军民学,医教文卫金,各行各业都在全面加强监管。年轻人不要抱有太大幻想,即使离开了部队,回到地方,面临的也是监管加严的基本面。部队是最早加强管理的,现在轮到公务员、金融机构、老师和医生了。

在这种历史背景下,有时候不能走也挺好的。毕竟已经经历了一轮加严,此时回到地方,只会经历第二轮、第三轮、第四轮加严,到时候三观都被现实震碎了,何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