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三对手下兄弟的想法是揪小辫子,捏住软胁,卡住生死。方片帮于海鹏报了兄弟杜宏之仇后,加代给了三百万。拿到三百万后,方片有心电话号一换,一关机,谁也别找我了。方片甚至把词都想好了,“三哥,我不是故意躲着你,而是你没找我呀。”但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一帮人被赵三赶出来以后,一个个垂头丧气。黄强、黄亮兄弟俩下楼的时候,黄亮往前一来,“哥,三哥这样干啥呀?他自己什么样,说那些干什么呀?”

“我们挣人家的钱,人家给我们买房买车。骂两句不行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不是说骂两句不骂两句的事。他能跟谁交明白?你说我们当兄弟的,来之前我们什么样,他叫我们干,我们也干。那你说干完之后呢?他也不给我们摆事啊。要么叫我们跑,要么叫我们躲一段时间。谁还敢干呢?你看以前小贤,像这种兄弟出事了,当大哥的出手给摆。摆不了的话,大哥就跟兄弟一起跑。到我们这里,你先跑吧。”

黄强说:“这话就我们哥俩说说,不许传出去。现在三哥底下这帮人,谁跟谁一条心,你不知道,我也不知道。听懂没?我告诉你,从今天开始,你跟王志的关系要变一变。”
“怎么了?”

黄强说:“以后你别跟王志没大没小的。看不出来呀?三哥有意让王志接班。”

“他也不行啊。”

“他行不行,他是三哥的小舅子。你行啊?你在人家心里,你是外人。懂吗?以后你别他妈跟王志开玩笑,见到他要叫志哥。明白没?你他妈没有心眼。”

“哎,方片的事?”

黄强说:“不是我们该管的事,我们别管。我们挣好自己的钱得了。叫我们干什么,我们干什么?销户人这事,我们不能干。三哥乐意干,他自己干去,让他小舅子去。我们就这么一份工资,还帮干销户去?左宏武像SB似的往前冲,被人啪地一下摔在那了。”......

左宏武两天就把方片父亲的坟移走了。老蔡说:“不要找个内水先生看看吗?”

“老蔡,他爹真要有灵的话,儿子不会是逃犯。”

老蔡一听,笑了,问:“这是谁的墓?”

“我不能跟你说,你也别打听。”

坟移好后,左宏武告诉赵三。赵三说:“三天以后啊,白天安排几个兄弟就行。下半夜,我们都去,在停车场盯着,他肯定会来。”

“三哥,他要不来怎么办?”

“他会来的。”赵三挂了电话。

日子终于来到了方片父亲的祭日这一天,后半夜,赵三、王志、宏武等人四五十人,十二三辆车分散停在方片父亲原来墓地旁边的停车场里,人全在车里坐着。王子说:“姐夫,能不能来呀?”

“等一会儿看看。着急什么呢。”

两点半了,一辆黑色的,挂着长春牌照的奥迪A6开进来了。赵三一看,这车会是吗?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进来的这辆车。车停稳了,从车上下来一个身高一米八多,穿了一件长款大风衣,围了个围脖,头上戴着一顶帽子,双手插上衣兜里边,左右看了看。就这一个动作,赵三确信,“就是他!大家都别动,等他上去跪着的时候,我们再上去。”

方片观察后,觉得安全了,从车上把供品拿了下来,往父亲的墓地走去。方片来到墓地,往地上一跪,突然发现碑不见了,墓穴被挖开了。方片一下了懵逼了。身后传来一个声音,“片子啊!”

方片差点尿了裤子,“哎,哎!”

方片一回头,四五十人过来了。走在最前面的赵三说:“片子,我一想你肯定会回来找你爹。”

方片一看,完了,被赵三堵住了,今天走不了了。方片一摆手,“三哥呀。”

赵三呵呵笑着走了过来,说:“小子瘦了,看到没?”

王志抱着膀说:“可不是嘛,你他妈电话号怎么不用呢?”

赵三一摆手,说:“用不用还用跟你汇报啊?”

“不是,姐夫......”

赵三手一指,“你他妈少说两句。方片电话号不用了,肯定有自己的想法。轮到你问吗?那是我兄弟的事。虽然你是我小舅子,但是方片是我兄弟。对吧?片子。”

“哎,三哥。”

赵三说:“最近最近怎么样?一直没给我来信啊。去哪待着了?”

“一直在南方,今天才回来。”

“回来也不给三哥打个电话?”

“太晚了。”

“是是是,三哥理解。是不是找爹呢?”

“哎,坟没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三哥帮你挪坟了。我给你找了一个先生,选了一块好地。那个地方将来旺你,保你将来成人中龙凤。我知道今天是老爷子的五周年,那边供品都摆好了。走,你上我车,我拉你去。三哥比你孝顺,早就替你摆好了。兄弟的父母就是我们的父母。走,我带你去。”

“哎,我跟你走。”赵三在车里搂着方片,车往新墓地去了。

方片父亲的墓碑前摆了丰盛的供品,而且放了两个丰满的纸人。赵三说:“片子,你看三哥想的周到吧?我不知道爹喜欢不喜欢这样的。但是正常来说,男人都喜欢这样的。三哥给弄了两个,够丰满吧?”

“挺好的。三哥费心了。”

“这有什么的?说这话不是跟三哥见外了吗?磕头吧!三哥陪你给爹磕头。”所有人都陪着行礼。

一切忙完之后,天已经亮了。方片问:“三哥,找我是不是有事?”

“哎,你能说这话,三哥认为你挺聪明。这次回来别走了,在三哥身边待着吧,回森地雅阁。”

“哎!”赵三把方片带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