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年是美国大选年,投票将在11月份展开,算起来,时间已经不到一年了。目前,民主党和共和党候选人的情况,基本上已趋于明朗。民主党方面,现任总统拜登已明确宣布,将参加明年大选,竞选连任,搭档仍将是现任副总统哈里斯;共和党方面,虽然“候选人”有好几个,但在支持率上,特朗普匹马领先,超过后面四位竞选者的总和。以此来看,特朗普最后成为共和党候选人,若不出现意外,基本上已没什么悬念。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明年是美国大选年

最近,一直很少对大选表态的拜登,又发表了一个新观点。

据中新网报道,近日,现年81岁的拜登在一场募捐活动中表示,如果明年总统大选的共和党对手不是特朗普,他不确定自己是否会寻求连任。拜登称,特朗普是美国历史上“唯一不接受选举结果的败选候选人”,我们不能让他获胜。如果他再次当选,可能会摧坏美国的民主体制。

照拜登这话的意思,他似乎是“吃定”了特朗普。

如果明年特朗普不是共和党的候选人,他还有可能不参选;若特朗普是候选人,他就一定会参选,因为不能让特朗普赢。或许,在拜登看来,目前民主党内,也只有他出面,才有可能战胜特朗普。听到拜登这样“藐视”自己的言论后,特朗普一定会气得咬牙切齿吧。

目前,制约拜登竞选连任的“麻烦事”,主要有两个。

拜登明确表示,要紧盯特朗普

第一,当然是多次说起的年龄和健康问题,这一点,也是拜登无法回避的。年龄上,明年参选时,他已经82岁,如果胜选,到第二任期结束时,将达到86岁,这在美国历任总统中,也是“前无古人”;健康上,拜登在本任期内,就已多次露出“疲态”——开口就忘记人名、与空气握手、在讲台上摔倒、对着提词器读标点符号……等等。

这一切,美国选民都看在眼里,他们恐怕不敢将美国交给他,也不敢将自己的未来交给他。

第二,就是政绩上,拜登也几乎处于“空白”状态。通胀继续、美元贬值、政府面临“关门”、社会撕裂依旧、枪击事件不断、经济继续在困境中徘徊……唯一拿得出手的“俄乌问题”,因为巴以新一轮冲突爆发,也变得逐渐“苍白”了。

之所以说“俄乌冲突”对拜登来说,还勉强算得上是政绩,是因为他为美国拿到了三点利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特朗普的竞选活动已经开启

首先是“绑紧”了欧洲盟友,让他们不敢再轻易提“自主”;其次是削弱了主要对手俄罗斯,让俄方大伤元气,短时间内恢复不了;最后,是让美国军工集团赚得盆满钵满,而这些军火企业,又与美国政府有各种联系,能平衡各方利益。

但是,巴以冲突爆发后,美国已照顾不到乌克兰了,目前“和谈”声音已经传出。这也意味着,美国在俄乌问题上,没法撑到最后,只能无奈放弃。

对特朗普来说,拜登针对性的言论,或许刺激不到他,因为此前,他也不止一次刺激过拜登。

在俄乌问题上,特朗普指责拜登,将美国纳税人的钱,都送给了乌克兰;在台海问题上,特朗普讽刺拜登,做出“护台承诺”,只有愚蠢的人,才会这么做;在巴以问题上,特朗普认为,哈马斯一个美国人都不放,是不尊重美国,都是拜登的错。

特朗普仍有机会入主白宫

当然,特朗普恐怕已经不担心来自拜登的挑战了。一来,按拜登目前的状况,民主党明年是否放心让他“上场”,都是一个未知数;二来,即便拜登是现任总统,在针对他与拜登PK的民调中,他也处于领先位置。目前,只要特朗普不在各种“官司”上出问题,稳稳走上明年美国大选的舞台,客观讲,他是有可能再次入主白宫的。对此,拜登恐怕也拦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