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我瘫倒在老公的葬礼上,哭到窒息。

却有另一个陌生女人放声大哭。

难怪她哭那般伤心。

原来丈夫生前,足足给她花了五十多万。

只是,我现在哭不出来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老公去世了。

得知这个消息后,我近乎哭到昏厥。

三天前,老公去外地出差,他为了快点回家见到我,所以疲劳驾驶,导致车祸死亡。

可我明明仔细嘱咐过他,要他夜里休息,明天再往回赶的。

望着年过半百的公婆,我愧疚到不能自已。

老公去世我也有责任,而且由于工作原因,我一直想晚点再要孩子。

现在,我们永远也不可能有孩子了。

公婆年老,膝下无孙,又才失去了儿子,我鼻子一酸,又没忍住眼泪。

虽如此,公婆还是没有怪罪我。

他们颤抖着拉住我的手,安慰着我:“小月,是我们家阿名对不住你啊,你说以后,你一个人可咋办……”

我的心中愧疚之意更甚,郑重道,“爸,妈,虽然阿名不在了,但还有我呢,以后你们就是我的亲生父母。”

下一秒,我听到人群中传来女人的哭声。

我看过去,那女人一头卷发,一袭黑衣,戴着一顶黑色的鸭舌帽。

这种穿搭在葬礼上的确很常见。

只是,我并不认识她。

高家名那边的朋友我多少都有了解,该请来的都请来了,该通知的也尽数通知了。

但这位女士,我并无任何印象。

大约是高家名从前的某位同学罢。

我这样想着。默默走向了礼金名册前,待会要记下对方的名字,将来都是要回礼的。

可直到葬礼结束,那女人都只是默默在人群中央,没有任何靠近我的意思。

她只是看着我老公的遗像,抹着眼泪。

渐渐的,她哭的更厉害了,周围的人都传来了诧异的目光。

看起来,高家名生前一定跟她很熟络,否则也不会如此伤情。

我穿过人群坐到了她的身边,轻轻拍了拍肩膀,安慰道:“你别太难过了,家名都希望朋友们开开心心的。”

不知道为什么,那女人突然僵硬住了,她的哭声戛然而止

我以为她不愿意跟人接触,尴尬地收回了手。

“你是家名那边的朋友吧?我是家名的妻子,但名册上没有你的名字,既然来了都是朋友。”

“不不,不是……”女人尴尬开口:“我是三哥那边的亲戚,我还有事,就先走了,您节哀……”

话未说完,她便直接提着包匆匆离开了。

我直接愣在了原地。

三哥?哪里来的三哥?

别提三哥了,高家名连三叔都没有。

葬礼结束后,我将公婆送回了家,便第一时间驱车赶往手机店。

前几天我把高家名的手机送来维修了。

还好,师傅修好了手机。

我深吸了一口气。

高家名在世时的照片都储存在手机里,这也算是他留给我最后的念想了。

也能打印一些出来给公婆,让他们有个寄托。

我打开手机,壁纸是我和他的结婚照,我的悲伤又漫上心头。

颤抖着手输了几次锁屏密码,结婚纪念日,我生日,高家名生日,公婆生日,都不对。

我只能找到线下店去,他们再邮寄过去解锁,需要几天时间。

做完这一切,我整理了些许情绪,去菜市场买了肥鱼回家。

公婆对我情谊真切,我身为晚辈,理应尽孝。

且他们刚刚经历丧子之痛,年纪大了,难免吃不消,最近才开始吃些东西,该好好补补。

回到家里,公婆坐在沙发上。

肉眼可见的婆婆眼睛红肿,估计又是哭过了。

我情绪也不高,但尽量让气氛轻松,“爸,妈,我回来了,我今天买了鱼,你们一会吃一点。”

半晌,婆婆才回应道:“额……不用了,我们,我们吃过了……”

我愣了一下,看了眼空空如也的厨房,我更加错愕了。

如果公婆在家煮饭,是一定会给我留一口的。

如此看来,他们是出去吃了。

虽然对公婆愿意出去吃饭有些意外,但吃得下东西也是好事。

我没有继续追问。

我去厨房起锅炖鱼,余光却瞥见公婆瞥过来的目光,

二老坐在沙发上,眼睛时不时瞥过来,似乎有什么话要说,却又欲言又止似的。

很快,鱼做好了。

我还是象征性的招呼了一下:“爸,妈,还是来吃一点吧。”

公婆相视对望,缓缓走向了餐桌。

气氛莫名地有些尴尬。

婆婆端着饭碗,虽说是在咀嚼,却能明显看出她难以下咽的模样。

公公率先开口,打破了沉寂:“小月啊,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我愣了愣,回应道:“没什么打算,虽然家名不在了,但您和妈都对我这么好,我一定会给您们养老的。”

婆婆突然开口,神色有些扭捏道:“其实,我们不用你照顾的……”

话未说完,公公便立刻打断道:“别听她的,我们虽然年纪大了,但总不好意思一辈子拖累你,小月,你以后也可以开始自己的新生活……”

此话一出,我更加二和尚摸不到头脑了。

自从结婚以来公婆都待我亲切,今天却有几分赶我走的意思。

希望是我太过敏感了。

隔天,我还是照例做好了早餐,然后匆匆离家上班。

我打定主意要赡养公婆,自然要在工作上更努把力,况且前段时间伤心过度落下的工作太多,我忙昏了头,几乎脚不沾家。

终于,解锁好的手机被快递到了公司。

我打开手机,点进了微信。

可高家名的微信置顶并不是我,而是父母,还有一个备注叫微微的女性。

而我,排在他的聊天界面最末。

出事那天晚上,我除了发微信提醒高家名注意休息,却还是放心不下,打了几通视频。

高家名没有接通,我竟然天真的以为他休息了。

可上面已经清空的红点说明了一切,

高家名看到了,只是没有回复我罢了。

我心里有些难过,但高家名已经去世了,我也没有多的埋怨。

我点开了他和微微的聊天记录,映入眼帘的是大量暧昧文字。

我呼吸一滞,几乎要握不住手机。

女人的直觉让我点开了对方的朋友圈。

那个在葬礼上诡异的女人,就是这个微微!

怪不得,怪不得我不认识……

怪不得,她哭的那么伤心……

我捂住嘴,咽下啜泣声,一字字看他们的聊天记录。

可每一次滑动,都仿佛是一把利刃刺痛着我的心。

在我提醒高家名不要疲劳驾驶的时候,他已经上了高速,并对微微说:

“宝贝,赶紧在酒店洗干净!我还有半个小时就到了。”

他告诉我明天到家,却在夜里提前回来陪伴第三者。

还真是策划的天衣无缝。

如果不是这场车祸,我可能永远都被蒙在鼓里,

更可笑的是,我还天真的以为,高家名是为了给我制造惊喜,才提前回家,导致自己疲劳驾驶,丢了性命。

原来,我才是最大的小丑。

这些天,我为高家名流泪,为他跑前跑后的操办葬礼,替他照顾公婆……

可到头来,我头顶的帽子已经比天高了。

他妈的!我愤愤抹了一把眼泪。

我咬了咬牙,继续向上翻看着聊天记录。

高家名出轨的时间,已经长达半年之久。

而这半年里,我在尽心尽力的备孕,各种中药吃到恶心反胃,却还是没有放弃。

同时,我也要求高家名尽量戒烟戒酒。

可高家名却对微微抱怨起来:“我老婆总是管着我,限制我的自由,我就是喜欢来一根‘事后烟’嘛……每一次我跟兄弟出去喝酒,她都要打电话催我回家,害我丢了不少面子……”

微微体贴回应:“备孕真的很麻烦,你这么年轻有为,干嘛急着被家庭琐事牵绊,我跟你的想法就一样,趁着年轻多潇洒嘛!而且,男人在外,一定要留足面子嘛,她怎么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

此话一出,高家名彻底沦陷了。“微微,还是你比较好。”

林微俏皮回复道:“不过,你要是愿意的话,我也是为你生孩子的!”

这番话的言外之意,便是林微暗示高家名,自己想要上位了。

高家名却道:“我才不要呢,你身材这么好,我可舍不得让你吃怀孕的苦!我只喜欢你一个人!”

我突然觉得胃里一阵翻滚,跑到卫生间大吐特吐。

一个出轨男人,一个小三的聊天让我觉得恶心反胃。

他背叛了我们的婚姻,永远不值得我原谅。

我曾经为他流过的眼泪,就当是喂狗了。

伴随着聊天记录的向上,许多大额转账记录也尽数流露。

新年的时候,高家名给林微转账五千二百元,还有一只三万多的海外代购包包;圣诞节的时候,高家名去金店精心挑选了纯金圣诞树吊坠;情人节的时候,高家名预定了价值三千八百八十八元的高空热气球项目……

我只觉得一口千年怨气堆积在胸口处。

我清楚的记得,新年的时候,高家名只对我说了一句“新年快乐,这一年,辛苦你了。”

圣诞节的时候,高家名坚定的对我说:“咱们不过洋节日。”

情人节的时候,高家名送了我一只丑萌的玩偶……

但那个玩偶,是高家名和林微体验完热气球项目后的赠品。

我总是觉得,礼物的金额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份心意。

现在看来,这一切是多么可笑。

我打开了高家名的微信账单。

映入眼帘的收款人便是林微。

除此之外,还有许多奢侈品店的购物记录。

我当即拿出计算器计算起来,加上高家名自己的小部分私房钱,他足足在林微身上花了五十三万元。

五十三万元,足够支付一套外围城市房子的首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