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你见过黑龙江的鱼龙吗?像龙一样两丈多长的大鱼?

黑龙江省三江口85岁的老渔民柴江伸开双臂,比划着问我。

我快速进行着心算:1丈是10尺,3尺合1米,两丈多就是20多尺,最低6米长!黑龙江中有如此长的鱼吗?

他说:我见过,那是1952年,那条鱼1800多斤重呢!

★三江口忽然平江起潮,看呆渔民

1952年,15岁的柴江正准备和父亲登舟撒网。

忽然江畔一片惊诧的喧哗之声响起,接着如有涛声隆隆传来。

三江口江面上众人所指。

忽然冒出一道如山岭般的波浪。浪高5尺,形若拱起的山岭,逆水而上,轰然作响。

此景惊呆了江畔所有的渔民。他们一个个看着江中奇观,目瞪口呆。年老的渔民立即匍匐江岸,朝着江水中山岭般的波浪一边磕头一边大呼:龙神显灵了,龙神显灵了!

于是江畔所有的渔民纷纷跪倒在地,不断口呼“龙神显灵”。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不久,逆水而上的波涌忽然显现出一段黑黄色的躯体,阳光之下,金光闪闪。接着整个身躯展现,瞬间一个叉形尾巴迎风一摆即没入江水。如山岭般波浪随即消失。

★骇浪如山,顶翻渔船

黑龙江自古就有关于黑龙镇江的传说。历史上也有辽国开国皇帝耶律阿保机箭射黑龙的记载,因而,龙几乎成了黑龙江中的图腾。

唐代诗人刘禹锡的《陋室铭》说,“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何况黑龙江是边疆大河,滔滔大江有龙生存,便顺理成章了。

柴江老人说,那天三江口江面出现龙鱼起浪的奇观后,所有的渔民对大江更加崇拜。每日登舟捕鱼前,都要在江畔燃香三株,以示对龙王的恭敬。

第二天,柴江和父亲驾舟驶向江心。此时,旭日之下,霞光满江,数十渔船,点缀在宽阔的江面上。时有欢歌笑语,时有渔歌互答。柴江老人说,那是赫哲族人在捕鱼歌唱。

半晌时分,早起网的人们正摇舟满载而归时,忽然江中轰轰水响。如山的浪潮骤然从江心突兀涌出。

满江惊诧的呼喊声中,只见那道五六尺高的浪涌横江截来。一艘渔船被托在浪尖上疾行几十米后轰然跌落江中。

大家正惊诧时,浪涌再起,一艘渔船被浪涌掀翻,两名渔民坠落江中。

江中渔民,人人惊骇,肝胆俱裂,纷纷推棹,疾驰江边。

浪起如涌,似山似潮。江岸原有之人和渔船靠岸之人纷纷跪地,朝着江中祭拜,口中高声祷告“龙王显圣”!

★三天后,大网缠住巨物

连续两日,混同江上“鱼龙显圣”。渔民再不敢随意下江捕鱼。那顶浪翻舟的鱼龙,究竟是鱼是龙,究竟是显灵还是发怒,无人得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鱼也罢,龙也罢,若是被它一不高兴吞进腹中,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一连两天,无人敢下江捕鱼。但是一直待在江畔的渔民,也没有发现江中再现巨浪涌波,更不见鱼龙显圣。

鱼龙沉得住气,渔民耗不起时光。于是,渔民们试试探探开始下江,撒网、下钩,起网,起钩。

忽然,江中一舟渔民大呼:逮住大家伙了!恳请各位帮忙。

黑龙江中常有大鱼,比如鲟鱼和鳇鱼等。

一旦捕获大鱼,常邀临近渔民帮忙,这也是渔民的常态。于是附近几艘渔船纷纷靠近。

渔民们合力拉网,却发现渔网极重,且网中动感极强,即便几人合作之力,也难以把渔网拖出。有时渔船反倒被渔网拖走。

★十几位渔民齐心合力,拖出江中巨鱼

大家害怕出意外,便齐心合力,以几艘渔船之合力,拖着渔网向江岸慢慢行驶。

到达岸边,渔民纷纷弃舟登岸,共同抓牢网纲,合力朝着岸边拖拽。

几次拖拽,几次险被渔网拖入江中。有人只好把网纲拴到岸边大树上,再合力拖网。

渔网越是靠近岸边,水中挣扎的力量越是大。有几次岸边忽然被搅起滔天巨浪,岸边渔民的衣服尽皆打湿。但是渔网的网纲早已缠到大树上,渔网再挣扎也挣扎不脱。

渔民与网中之物僵持了约一个多小时,网中之物渐渐力尽,渔网被慢慢拖至岸边。

忽然,负责指挥的渔民高举手臂,大喝:赶快停止,赶快焚香!

船主焚香之后,大家再次提网,只见一个浑身无鳞的庞大躯体出现在江岸浅水区。

是黄鱼,是达氏鳇!达氏鳇被康熙帝封为皇鱼,意为皇家专享之鱼。至今,松花江畔还有清朝时期吉林打牲乌拉总管衙门修建的皇鱼圈,俗称黄鱼圈。

此图选自网络,侵权即删。

这条举世罕见的皇鱼从嘴巴到尾尖,长达21尺8寸,重达1897斤,差103斤就到2000斤!但是,它浑身布满了滚钩。大家猜测,前两天混同江波起浪涌,翻江倒海,可能就是这条中了滚钩的皇鱼在痛苦地挣扎。

柴江老人说,关于这条鲟鳇鱼体长和体重的这组数字,他记得清清楚楚。

当时,江岸看鱼之人越聚越多,很快惊动了区政府的干部……

★关于三江口的历史简介

三江口位于中俄边境,是松花江与黑龙江的汇合处,属黑龙江省佳木斯市同江市。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两江汇合后称“混同江”。黑龙江自西东流,水呈墨绿;松花江泥沙较多水色呈黄。微黄的松花江与墨绿的黑龙江汇合后江水浩荡,黄墨分明,东流数十里不混,蔚为壮观。

三江口河段长度为102公里,水面宽度1200米,水位差22.3米,江面开阔,浪涛汹涌,气象万千。

2022年采访时,柴江老人已经85岁,但身体硬朗,精神矍铄,爽朗大笑之声回荡江畔。

老人家祖上是南方宁波地区三江口人,清朝在吉林筹建水师营,被从南方征调水手时征调到吉林市,后调任齐齐哈尔水师营。

再后来,柴江的爷爷和父亲则成为吉林打牲乌拉总管衙门住三江口的“打牲”牲丁。

打牲,是清代对嫩江流域及大小兴安岭一带鄂温克、达斡尔、鄂伦春、锡伯、赫哲诸渔猎民族的总称。打牲,即渔猎。牲丁,指专门为清朝皇家打鱼狩猎的人。

★关于鲟鳇鱼

百度百科记载:鲟鳇鱼学名达氏鳇,系白垩纪时期保存下来的古生物,曾与恐龙在地球上共同生活,有水中活化石之称,是中国淡水鱼类中体重最大的鱼类,主要分布于黑龙江流域。松花江、乌苏里江也有分布。

鲟鳇鱼是凶猛的食肉鱼类,幼鱼生长于浅水区。成鱼生活在深水区,经常俯卧于江底卵石之上,静候伏击游鱼。

抚远、同江是达氏鳇的主要产地,但由于水质的变化和过度捕捞等原因,野生鳇鱼的数量已经非常稀少。

★康熙曾经两次亲捕而不获

鲟鳇鱼从清朝顺治皇帝起,被定为皇家专用珍贵鱼类。

吉林打牲乌拉总管衙门下设的打牲八旗中的渔丁,就专门在松花江、黑龙江、乌苏里江上捕捞鲟鳇鱼。

康熙皇帝两次东巡吉林市,都曾亲临松花江上驾舟捕捉鲟鳇鱼。此事历史多有记载。(作者简介:王天祥,山东青岛人,高级记者、作家,出版长篇小说、旅游文学、报告文学、历史文化、旅游文化、诗词赏析、企业管理、市场分析、成功学、人才学等各种专著42部,撰写电视剧200多集,创作历史、文化、风光、纪实等专题电视片数十部,在各类报刊发表文章数百篇,发表网络文章千余篇。)

(特别说明:此文配图选自网络。若侵权通知即删。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