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临床上,医生通常会用甲状腺激素处理捐献者的尸体,以保护心脏功能,并加强可用于移植的心脏和其他器官的数量和质量。然而,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医学院和圣路易斯中美洲移植中心的研究人员近期开展的一项临床试验显示,常规甲状腺激素干预并不能有效实现这些目标,甚至可能造成伤害。

“关于如何真正有效保存捐赠器官功能的研究非常少,由于可供移植的供体器官短缺,尽可能高效保存器官、并用它们拯救生命是至关重要的。”医学博士、华盛顿大学神经病学教授、巴恩斯犹太医院神经病学/神经外科重症监护室主治医师Raj Dhar说。Dhar是该论文的通讯作者,他与美国中部器官移植服务部的首席医学研究官Gary Marklin博士一起领导了这项临床试验。

“我们决定研究静脉注射甲状腺激素对捐献心脏的影响,研究它是否能够让可使用的器官数量增加,”Dhar说:“这种处理方法已被多个器官采购组织采用,每年用于数千名器官捐献者,但未经严格研究。我们的实验结果证明,这种激素处理没有任何好处,甚至可能会造成一些伤害,我们应该停止这种做法。”

当患者根据神经病学标准被宣告死亡时,经死者或其亲属同意,可以捐献其器官进行移植。如果所有器官都状况良好,已故捐献者最多可以提供8个器官。

从死亡到移植手术开始可能需要长达72小时,在此期间医生们需要尽可能保持捐赠者的心脏正常跳动,以保护心脏和其他器官的健康。但现实情况是,大约一半的心脏都会恶化,导致不再适合移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之前的观察性研究表明,为已故捐赠者提供甲状腺激素有助于增加心脏活力。甲状腺激素影响心跳的力度和速度,一旦大脑停止工作,激素水平就会下降。与此同时,一些医生担心用静脉注射甲状腺激素治疗供体心脏可能会增加心率过快和高血压的风险,这可能会损伤其他器官,并导致其变得不再适合移植。尽管存在这些担忧并缺乏支持补充激素的明确证据,但为已故器官捐献者补充甲状腺激素已成为处理标准。

“根据甲状腺激素的生理作用和之前发表的研究,我一直对其在供体管理中的益处持怀疑态度,所以中部器官移植服务部从未使用左旋甲状腺素来处理供体,”Marklin说。迄今为止,中部器官移植服务部已在其独立的器官恢复中心接管了2700多名已故器官捐献者,这比美国任何器官采购组织都多。

“由于超过70%的器官采购组织都在使用甲状腺激素,Darh博士和我认为有必要通过明确的研究来回答这个重要问题:为器官捐献者提供甲状腺激素是否可以保护心脏功能,并让更多的捐献心脏变得适合移植?开展如此大规模且严格的捐献器官研究是非常不寻常的,但我们相信这项为期4年的多中心研究能够帮助我们明确回答、对捐献器官进行更好的管理。”

Darh和Markin组建了一支横跨全国15个器官采购组织的团队,其中包括中部器官移植服务部。在获得家属授权后,838名已故器官捐献者被纳入研究。其中一半被随机分配为在前24小时内接受左旋甲状腺素,其他的则接受生理盐水。左旋甲状腺素(LT4)是人类甲状腺激素T4的合成形式,通常用于治疗甲状腺功能减退症。

该研究没有采用盲法,以便受体能够充分了解他们即将接受的供体心脏。此外,每个参与研究的器官采购组织都遵循自身的捐赠者护理标准和器官分配协议进行了后续操作。实验结果证明,甲状腺激素治疗对成功移植的心脏数量没有显着影响。每组中超过一半的心脏适合移植:甲状腺激素组有230颗(54.9%),安慰剂组有223颗(53.2%)。在453颗移植的心脏中,97.4%的甲状腺激素组心脏和95.5%的安慰剂组心脏在移植入受者体内的30天后运作良好,这一微小差异没有统计学意义。

此外,甲状腺激素更有可能导致高血压和心率过快。当甲状腺激素组中激素剂量减少或停止时,这些副作用得到减轻或彻底消失,这表明该激素不仅无法提升心脏移植效率,还可能导致心脏出现暂时的过度刺激。

Darh说:“我们发现了充分的证据,证明使用了40年的甲状腺激素干预措施并没有效果。这项研究的意义在于对受体负责,确保他们在捐献器官上收获最大的获益。在本项研究结果发布后,一些器官采购组织已停止对捐献器官进行甲状腺激素干预措施。”

参考文献:

Intravenous levothyroxine for unstable brain-dead heart donors.,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2023). DOI: 10.1056/NEJMoa2305969

责编|探索君

排版|探索君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