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老K

过去在我焦虑症发作的时候,我一直在奇怪一个问题就是,在症状发作的时候我到底在怕什么呢?
其实分析到最后,好多人都会直接指向到终极问题——死亡。

比如最典型的就是焦虑到极致后产生的惊恐发作,也就是濒死感,可能没有体验过的人很难理解,为何在一个明明在外人看来很安全的环境中会产生这样的感受,突然我想起了名画《呐喊》的作者蒙克也患有过恐慌症,《呐喊》正是描绘了画家在其恐慌症发作时所感受到的恐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但我想说除了死亡恐惧之外,大部分焦虑症的人更加恐惧焦虑症即将发生的瞬间这样的感受,说的通俗一些就是对恐惧感受本身的害怕

回想一下,你是否是这样呢?

我们为何会焦虑?

如果说焦虑的起源来说我们对外界的恐惧是从离开妈妈母体那一刻就开始的,也就是进入这个世界并探索这个世界开始的。

外界之所以会让我们产生焦虑,是因为它无法被掌控,很多时候我们都要接受我们知道现在发生着什么,但我们不能确定地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

其实本来焦虑本身是有意义的,而且它会保护我们,但很可惜的是当我们面对焦虑的时候却会拼命去挽回局面,虽然看似这样的举动是本能,却会加重焦虑本身,因为我们只是在回避产生焦虑的本质因素。

精神分析曾就焦虑有过非常深刻的研究,弗洛伊德《癔症的研究》中,他写到:

“他的意识中并不存在焦虑的真正原因,而只是发现焦虑……把病人意识到的心理现象,与其他的意识内容形成因果联系,这似乎是很有必要的,在许多情况下,真正的因果性已经脱离了意识的知觉,而病人毫无迟疑地试图形成另一种他自己认为,但又不存在的联系。”

在他的研究中,他把焦虑作为一种无意识冲突下的产物,而真正产生焦虑的原因却被放在潜意识中与意识失去了联系。

我们该如何应对恐惧本身的担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首先在最焦虑的时候我们是无法回避的,那个时候你只能在其中学会允许这个感受的经过。很遗憾,这个感受真的很糟糕,可你在焦虑来临的时候任何抵抗都是毫无作用,甚至还会加重,所以你只能允许它,让时间冲淡焦虑是最智慧的做法。

其次,要学会识别想法和感受,比如有些时候我们会不自主的焦虑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就焦虑了,那这个时候试着看看脑子里的想法,那些想法真的会发生吗?

针对不同的焦虑,我们也可以采取不同的策略,比如当我们有躯体化症状的时候可以采取正念冥想帮助自己觉察焦虑时候的反应,但如果你很难静坐的话不妨直接出去运动或者打扫家,记住只要不回避焦虑就是最好的应对方式,当你有一天发现自己对焦虑脱敏也就是康复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