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旅游攻略
#hz,383

去了趟诸暨,说是看银杏,其实就想吃点糯叽叽。人一到冬天,就十分贪恋碳水。

那拉扯的年糕,那顺滑浓郁的面条,那捏得乖乖的西施饼……春夏秋看过就看过,但到冬天,哪儿还忍得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糯叽叽嘛,我太熟了,天台是糯叽叽,湖州是糯叽叽,嘉兴是糯叽叽,新昌是糯叽叽…

但真真去了一趟诸暨,发现,诸暨的糯叽叽还不一样。

它是“战斗糯” 。

声名显赫的次坞打面,是“战斗面”。

才刚把面条咬断,嘴里的是弹进嘴里的,而掉落的是弹到了碗里,溅起几滴汤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皮薄透如肠粉的藤羹,是“战斗藤羹”。

我想掰一掰,一人一半,结果嘞,一拧,一扯,藤羹越拉越长,怎么都断不开。

抬眼想求救店家,俨然撞到墙上贴着的,藤羹不分。

连哪儿哪儿都有的蛋卷,以为鲜美松软,而到了诸暨,像穿了lululemon,是弹的。

原来,这座以西施和香榧出名的城市,在江南的婉转之外,竟有些刚毅。

继而感慨,在我可爱的浙江,有甜软的嘉湖,有热辣的江山建德,有鲜到极致的温台,还有糯中战斗的诸暨,各有颜色。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六点半就到诸暨了匆匆钻进一辆计程车。司机倒是精神人:“去草塔老街年糕糳?”

我说:“可不,听他们说,9点前就卖完了。”

司机:“国庆才卖得完,平时中午前都有的。”然后跟我炫耀:“我隔一段时间去吃一次,天天吃也要吃厌的。”

就这样到了诸暨第一站,年糕糳。

草塔镇上,做年糕糳是两兄弟,一家在老街,给游客吃的;一家在外面,给市民吃的。

年糕糳,大白话就是糍粑裹炸包心菜肉饼,或者糍粑裹炸萝卜丝肉饼。

刚刚出炉的年糕糳好吃啊。

糍粑之柔软,裹着的炸萝卜丝饼,有焦脆的外衣,肉糜咸鲜,一口——

油脂的香浓,碳水的清甜,而口感,柔软酥脆,为这早起,值!

吃完年糕糳,就不急了,慢悠悠踱步到隔壁,喝完馄饨。

就这条老街上,馄饨店有3家,我选了宽敞的那家。

门口明晃晃挂着百年老店,不过那是幌子,这家店从小摊卖小馄饨开始到开店面,开了40年。

他们家比较特别的是一碗糖醋烤饺,闻着像糖醋排骨。

生饺子用猪油烤熟,再加糖醋调味,口味略重,里头的肉倒是新鲜好吃的,像家里人斩的。

吃完两顿,草塔老街也才刚醒来。

沿着青石板往喧嚣声大处走,便到了菜市场,菜场挨着老街,进门就听到叫卖声。

顶着金光的公鸡毛色油亮,水汽从蒸屉里升起来……杂乱无章的街景最能入画。

浙江的菜场大抵相似,只有些微差别。

次坞打面里的蛋卷是称斤卖的。

粽子摊上卖的是结婚用的大蜜枣粽和碱水粽。

两个大姐正在做团圆果,压成半个球体的皮里包上雪菜、笋和豆腐干。有团圆状,也有元宝状。

倒是有一个寻不到——打面。

诸暨的面条好吃,在次坞打面的赫赫名声外,草塔弹面、枫桥鳝面,马剑索面、安华鱼面、江藻炒面……

底下的乡镇各有金子招牌,然而菜市场卖的面只是普通的鸡蛋面、碱面。

看来,要吃地道的当地面,得往面馆钻。

离开菜市场,出门便寻了家弹面馆,要了一碗生牛肉炒弹面

弹面切小段,用猪油炒的,根根裹着料,Q弹顺滑,生牛肉筋道。

看到档口的卤大肠,我赶忙要了一份,店家劝我:“这是做汤面吃的。”“怕啥,加进去。”结果这卤大肠,咸得我都抖了。

而吃弹面的这条街,还开了好几家羊肉馆。 早上的司机跟我讲, 到草塔羊肉还是要吃一吃的 。

他感慨这几年羊骨头涨价:“从前15块能买一盆羊肉,现在涨到了25。”我跟他讨教去哪儿,他让我去泓丰,价廉物美。我后来走过头了,只能去了另一家东村。

这家开了30年,一条街,他们家 的铺占半条。

点了羊骨汤,羊骨上的肉少之又少,这道菜主要嗦骨髓和喝汤。

吃完羊肉,转头去五泄消食。五泄是4A级风景区,离草塔不远。

我对景区兴趣不大,但它对绍兴户口、杭州户口门票免费,只要付个船票钱。

五泄出名的是瀑布,沿着山路往上爬,一共五条,不过秋冬是枯水季,瀑布没那势。

银杏是要听的。

一阵风来,扑簌簌的银杏叶儿落下来,樱花掉落的速度堪比林黛玉,而银杏就是大脚马皇后,砸得人生疼。

而红杉要仰头看,尤其是天晴,颜色从深红到铁锈红、再到橘红,光影从枝头透过,像红杉帐。

从五泄出来,饥肠辘辘,于是找了家土菜馆。

这家是特特赶过去的。

自家房屋,明档点菜,夫妻经营。基本上看到这种馆子大错是错不了的。

推荐了几个招牌菜:卤鸭、糖醋排骨和蒸三鲜。

店家说,那天有一桌上海客人,吃了卤鸭还打包5份走。于是对着鸭子憧憬满满。

卤鸭,咸鲜口,卤得相当入味,骨头能嘬。

不过这鸭子也就一般 。今年吃到最好的卤鸭是塘栖的麻油鸭,那皮之Q弹,肉之香嫩,吃过再也不忘。

蒸三鲜的蛋卷,表面粗糙,一看就是手工做的。9个鸭蛋3斤肉,敦厚老实。

三鲜嘛,里头还有几片猪肚、猪心、皮卷……清蒸蘸酱油吃。

糖醋排骨是预炸过一次,点单后复炸,油水过足。

倒是西施豆腐实在好鲜。

这一碗里,黑木耳、金针菇增添口感、鸡蛋蓬松,豆腐滑嫩,担得起西施之名。

吃罢才离开草塔,到了市区。

今年有一阵特种兵妖风,诸暨人日常吃的老baby都成了新网红,来了无数打卡人。

藤羹有点像温岭嵌糕。

加里脊、香肠、鸡蛋、咸菜、豆腐、梅干菜……我点了干萝卜丝卤蛋里脊。

他们家我还很喜欢糖央。

吃过后便去王阿姨铁板烧。一家炸串铺,炸串正常口味,甜面酱不错。

吃过铁板烧天都黑了,冷不丁想起来,次坞打面还没吃?

早上的师傅跟我说,次坞打面,就看是手工面还是机器面,味道都是差不多的,正巧那会儿撞到一家面馆。

门口两张桌子,两组家庭,小学生已经摊开了作业本,家长点了菜,在等菜。

次坞打面,头次吃更推荐三鲜面,浇头有三:冬笋、河虾、蛋卷。

但我今天吃饱了蛋卷,想换个味道。正巧看到店里贴了一副对联:

就来这天下第二的猪肝面,没想到竟是这随便找的次坞打面好吃疯了。

手工打的面,粗细大小不匀,面条之筋道,像是店里的人统统“坐”到了竹竿上去打面。

而汤头鲜中带爽,他们在咸菜外,还加了腌包心菜。难怪坐我隔壁的大爷,看着70多,喝得汤都不剩。

收尾精彩,回杭州一路睡得也甜。

这趟在诸暨还闹了个笑话,出发前做攻略搜到一道食物,“诸暨柴糕”,我以为是一种柴火烧的糕点,左找右找没找到。。。

回来才知道啊,这玩意儿,要等特定的时候才能吃到,比如 虎梢风起的时候。。。

- 一个彩蛋 -

明天,2023浙江农业博览会就要开始啦

3万多种农产品一齐亮相千万,记得看我明天的推文!

本图文版权归小O独有,

欢迎留言,严禁盗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