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为根据真实事件讲述的非虚构付费文章,总计约7000字,前68%免费阅读。)

这是一场发生在内蒙古呼伦贝尔的残忍屠杀。

10名歹徒在十几个小时里连杀27人。

从襁褓婴孩到七旬老汉,制造灭门惨案。

参与过对越自卫反击战的战斗英雄与歹徒英勇搏斗,被乱刀砍死。

两栋宿舍的17个女知青被赶进地窖里,被歹徒侮辱,甚至先J后杀。

这起史称“六·一六”的特大案件震惊全国,引发中央的重视。

一个月之后,邓小平同志亲自下达“7·17”指示,全国展开严打。

由此可见此案的影响范围之大、程度之深。建国以来,实属罕见。

一、暴徒聚会

1983年6月16日,星期六。

天刚亮,内蒙古呼伦贝尔盟喜桂图旗牙克石镇,林管局下属的林业设计院红旗沟农场,人们已经在田地里劳作。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场员于洪杰却一直躺到太阳晒屁股才起来,到田里找到同宿舍的韩立军、杨万春,让他们一起回镇上改善伙食。

三人年纪不大,但都是“道上”的老江湖:

于洪杰,19岁,牙克石本地一霸,犯过的事太多,蹲过好几次局子;

杨万春,18岁,16岁因多起盗窃案被判有期徒刑三年,才刚刚刑满释放;

韩立军,18岁,三年前因持刀抢劫被判有期徒刑一年。

这三个人跑回镇上,又碰上于洪杰以前的跟班杜小峰,他初中毕业之后,在社会上混了一年,后来到砖厂干临时工。

四个人在杨万春家胡吃海喝,醉得东倒西歪。

“给你们看点好东西。”在院子里,杨万春突然神秘兮兮地折返回去,再出来时,手里多了个帆布挎包,众人低头一看,里面装着20个雷管和1卷30米的导火索

“我从石料场弄来的。”杨万春说。

四个人在大街上又遇到辍学在家的16岁少年王守礼,王守礼叫上了邻居家的初二学生王玉生。

这群狐朋狗友在去砖厂找杜小峰的路上,碰到了17岁的李亮明和张光祖,大家只是一面之缘,但惹不起满身酒气的于洪杰,也被他挟持着加入了队伍。

杜小峰的同事包达山,下班晚走了一步,也被一顿忽悠,稀里糊涂地带走。

这9个人一路吵闹,在晚上10点钟的时候,来到红旗沟农场的6号宿舍。

于洪杰从床底下拖出一箱子罐头和一桶12斤的白酒,又把李东东也叫了过来。

谁不喝,于洪杰等人就大发脾气,连打带骂,逼着他们一口闷。

几个十六七岁的孩子根本招架不住,很快就吐得东倒西歪。

大约到了11点30分,一直闷不做声的韩立军突然站起来,掏出随身的一把匕首,狠狠地往桌子上一戳:

“弟兄们,今天晚上来个血染红旗沟,敢不敢?”

15岁的王玉生怯怯地往后缩,小声求饶:“我不敢,那是犯法的,是要偿命的。”

他话音刚落,韩立军就一刀刺了过去,嘴里骂道:“你不敢,我先杀了你。

王玉生躲过这一刺,吓得小脸煞白,浑身哆嗦着求饶,“我敢,我敢”。

于洪杰也掏出匕首,和韩立军挨个问,你敢不敢杀人?

大家都以为这俩人撒酒疯,也就附和着说“我敢”。

只有王守礼和李东东坚持拒绝。

于洪杰让两人上炕装睡,并恶狠狠地威胁道:

谁乱动乱吱声,就捅死谁!

二、血染红旗沟

8名暴徒找来斧子、凿子、菜刀,又把屋里的木棒、酒瓶子、煤油灯座也作为凶器分发给众人。

血染红旗沟,现在开始!

于洪杰拉带着一众暴徒,打着酒嗝、扶着墙,摸向最里头的10号宿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0号宿舍里躺着的两个人,还没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就被于洪杰用乱刀砍死。

尝到杀人的甜头,于洪杰和杨万春又带人冲进8号宿舍,连杀3人,包括一个刚上初一的孩子。

宿舍里的吵闹声,惊醒了农场的指导员王化忠。

他是参加过对越自卫反击战的老兵,在边境激烈的炮战中幸存,完成使命的他选择转业,脱下戎装,来到呼伦贝尔草原,打算享受平静的生活。

此时,王化忠刚到红旗沟还不满20天,对这些愣头青的了解还不深。

他以为这群年轻人又半夜喝酒,在撒酒疯,便披着大衣,举着蜡烛,站在走廊里大声地问道:“哎,深更半夜的,你们吵吵什么?”

听见王化忠的喊声,杨万春也来到走廊上。他见指导员举着蜡烛在走廊的另一头,脑子一转就大声地喊道:“妈拉个巴子都他妈的几点啦,统统地都回去睡觉。要不然指导员就过来了呀。”

王化忠也以为,他们还和往常一样,是喝了酒以后互相打打闹闹,就没有再往下想。

他回屋里刚把蜡烛放到桌子上,门就被撞开。

王化忠一见这伙人拿着滴着血的凶器冲了进来,一下子就明白了发生了什么事,他马上跳起来,扑到柜前去拿枪(为了保护场员特别是女场员的安全,防备野猪祸害庄稼,以及其他意外事件发生,林业设计院武装部门为知青农场配备了1支五六式步枪和30发子弹)。

可是没等王化忠摸到枪,就被八个人杀死在那里,

杀死指导员王化忠后,于洪杰把那支步枪拿到自己的手里,把刺刀给了别人。

不到10分钟,于洪杰等人已经把宿舍区的男人杀了个精光。

而后他们就从队部的后门来到食堂,准备去杀掉两位临时工吴文发和何俊民。

因为要过星期天,为了给大家改善生活,食堂杀了一头猪,煮了不少的肉在锅里,所以睡在厨房里的吴文发和何俊民除了把门插上外,还用一根碗口粗的桦木棒把门顶住。于洪杰试探了几下都没有把门打开,杨万春见状,上前用力踢着门。里面的人被惊醒了,问道:“谁呀,干什么?”“干什么,指导员病啦,我给他找点开水。”杨万春回答说。吴文发刚把门打开,就被韩立军用枪刺刺倒在地上……

于洪杰叫杨万春和韩立军领着人继续杀戮,他自己背着枪回到了宿舍。

于洪杰端着枪把住在1、2、4、7号宿舍的17名女场员叫醒,都集中到了2号宿舍,这是一间30平方米的较大的房间。事后,幸存下来的女场员说,当于洪杰等一开始行凶时,她们就被惊醒了,起先还以为于洪杰等人在打架,但很快就从他们的吵闹和言语中知道了他们在杀人。

但17名女场员中没有一个人想到去劝说和制止他们,也没有逃跑,只是躲在被窝里不敢说话也不敢动。

而杨万春、韩立军等七人则直奔只有七八平方米的菜园小屋。小屋的门没有关,只有一个纸粘成的门帘挡在那里,杨万春等七人一进屋,鲁文才就被惊醒了。他一扭身就坐了起来,厉声问道:“什么人?你们要干什么?”话音未落就挨了一刀。60多岁的鲁文才小时候见过胡子(土匪),此时顾不得多想,一边大叫“有胡子”,一边掀起小炕桌砸了过去。

可惜屋子太窄小,根本没有回旋的余地,对方又人多势众,没等鲁文才把小炕桌砸过去,就被对方夺了下来。鲁文才手中什么也没有,只好龟缩在炕角。杨万春、韩立军跳上炕去,对着鲁文才一顿砍杀,把他从额头到下巴砍得如同肉酱一样。与鲁文才同住的胡喜成听鲁文才喊有胡子,可没容他坐起来,就被当头一棒打趴下了,紧接着胸部、腹部就被连刺数刀,痛苦地呻吟了几声就断了气。

从菜园小屋出来,韩立军等人正要回队部,被杨万春拽住。杨万春说:“先别回去,还有老杨家。”说完,杨万春就领韩立军等向距农场几百米之外的单门独户的杨相成家奔去,杀死了40多岁的杨相成,还有他的媳妇、两个还未到上学年龄的儿子和老杨年过七旬的双亲。

在于洪杰的指使下,韩立军带着几个恶魔挨个房间翻箱倒柜,对死者也一个个地搜身,手表、钱、粮票,凡是他们认为有用的、值钱的都要,将公私财物洗劫一空。

于洪杰自己则带着几个人去砸农场的仓库,把全部的4箱硝氨炸药都搬到了1号宿舍,接上了杨万春带来的雷管和导火索。随后于洪杰又叫人搞点汽油来。杨万春带人拎了几桶汽油,于洪杰嫌少大骂他们不会办事,成不了大气候。杨万春见状干脆带人把仓库里的五六桶汽油全部滚到一号宿舍,并且把盖拧开,准备和红旗沟农场同归于尽。

三、菜窖里的女知青们

17日早晨5点钟,于洪杰等人又把17名女知青押到了农场后面100多米以外的大菜窖,随后把王守礼、李东东也押了过去,把他们分别捆绑在菜窖的立柱上。于洪杰叫人把菜窖的大铁门锁上,而后回到6号宿舍。于洪杰叫韩立军到食堂找了些下酒菜,一边吃喝一边等着队长何景增被杀死。

8点多钟,附近生产队的放牧员,60多岁的李彦堂,骑马来到农场,想告诉农场的人把自己的牲口拴好。就在他刚一下马的当口就被躲藏在两扇门后面的韩立军、王玉生、李亮明、张光祖一拥而上,连刺带砍,杀死在地上。11点钟,暖泉生产队的三名社员来知青农场借柴油,也被于洪杰等人当场杀死。

从早上五六点钟,到下午的1点多钟,在这长达六个小时的时间里,于洪杰等人谁也没再到100多米以外的大菜窖看一眼。被关押在菜窖里的17名女知青以及被捆在柱子上的李东东和王守礼有足够的时间逃跑、报案。可惜的是居然没有一个人提议,更没有一个带头。

下午1点多钟的时候,于洪杰、韩立军和杨万春三人又坐在一起商量着如何处理关押在大菜窖里的17名女青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韩立军首先说,把有仇的、和咱们不太对劲的都杀掉,剩下的就都全放了吧。

杨万春听了以后冷笑说:“看你那点胆量,连个女人也不如。还剩什么剩,连他妈的两岁的孩子都杀了,别说她们了。事情都干到这份上啦,反正也没我们好果子吃,我的意见是把所有的女人全部杀掉,一个活口也不留。”

于洪杰没有说话,只是一个劲地抽烟。

这时候杜小峰和张光祖提出要下山。一个人的理由是下午要回砖厂上班,一个是一天多没有回家了。于洪杰假装同意,并叫韩立军给了他俩几十块钱——所有抢劫来的钱都在韩立军和杨万春手中保管着。

杜小峰和张光祖接过钱正要转身离去,于洪杰就把枪端了起来。两个人一看不妙急忙躲到一边。枪响了,两个人吓坏了,不约而同地跪在地上乞求饶命,表示坚决不走,决不单独下山,和弟兄们同生死共患难。

在其他人的劝说下,于洪杰才饶了他们。随后他又把枪交给了杜小峰和张光祖,叫他们两个负责监视大路上的情况,发现问题随时向他报告,说完就带着其他人去了大菜窖。

杜小峰抱着枪和张光祖惊魂未定像个泥胎似的坐在屋里,通过刚才的惊吓,两个人这才从恶梦中醒来,知道自己闯下了大祸,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

两个人简短地商议了一下,就把枪扔下了,骑上李彦堂死前拴在院子里的那匹马,匆匆忙忙落荒而逃。

随着大铁门的一阵响动,于洪杰出现在大门口,他一本正经地说:“咱们都是知识青年,都是工人的孩子,我们是同病相怜的。各位大姐、小妹,不瞒你们说,我们干了一件大事,但是与你们无关,我是从来不伤害女人的。现在我们开始点名,点名的留下,没有被点名的出去,咱们到宿舍去研究点事。”

说完他点了三个女场员的名字,杨万春点了三个,韩立军点了两个。没有被点名的女场员差不多都顺溜溜的跟着于洪杰等罪犯出了大菜窖,只有18岁的杜娟红没有出去。

从于洪杰等罪犯一进菜窖,杜娟红就紧张地注视着他们的一举一动,心里盘算着,如果发生了某些情况自己该怎么办。因为她知道自己在女场员中岁数比较小,长得又比较漂亮。

杜娟红发现凡是被叫到名字的女场员都是比较会来事的,平日里和他们三人的关系就比较好。她想于洪杰等人肯定不会放过没被点名的那几个人,至于他们要干什么,她不敢往下想。她下定决心,拿定主意一定要留在大菜窖里,绝不出去。于洪杰、韩立军、杨万春三人也没有注意到,留在菜窖中的女知青,还有没被点名的杜娟红。就这样,18岁的杜娟红凭着自己的机智和勇气,“大胆”地“反抗”了一下,就避免了被奸、被杀的悲惨下场。

于洪杰把吴秀丽、王小凤、白洁、李东梅、刘敏华、赵丁枝以及贺金花、贺银花姐妹俩共八人带回了没有死人的2号宿舍。杨万春把李东东从柱子上解下来带到8号宿舍。

22岁的吴秀丽一进2号宿舍就感觉到了死亡的来临,当于洪杰把她父亲吴文发已经被他们杀死的消息告诉她后,吴秀丽先是一惊,而后就扑通一声跪在于洪杰面前,一边哭,一边哀求。在吴秀丽的苦苦哀求下,于洪杰把她领到了食堂,吴秀丽见到躺在地上血肉模糊、面目全非的吴文发后,扑到父亲的尸体上嚎啕大哭起来。

几分钟后,于洪杰把吴秀丽揪起来送回了大菜窖。杨万春则带着包达山来到了8号宿舍用杜小峰扔下的步枪打死了李东东。

杨万春回到2号宿舍后,见于洪杰不在,就对李亮明、王玉生、包达山说:“弟兄们,这些娘们反正也活不成啦,你们想怎么干就怎么干吧,今天随便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