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时候,在玉凉山脚下有个村庄,叫做陈家村。村中有一个男子,名叫陈五郎。虽然已经年近四十,但他仍然未婚。陈五郎身材高大,容貌英俊。然而,自他出生以来,头上便一根毛发也无,是个天生的秃顶。

尽管如此,有许多女子也愿意嫁给他,因为他实在是个迷人的郎君。

但陈五郎并不肯娶妻,只是因为他自幼听了一个云游的老僧之言,认为自己此生有佛缘,若娶妻只会害了对方,而不敢娶妻。

他一直秉持着这个信念,独自生活,辛勤劳作,期待着他的佛缘到来。

一天午后,陈五郎如往常一样到山上去砍柴。突然间,天空乌云密布,大雨倾盆而下。陈五郎焦急地寻找避雨的地方,他找到了一面可以挡雨的崖壁,跑近前去,却发现石壁下有一个隐蔽的山洞,便立刻钻了进去。

过了一个时辰,雨越下越大。陈五郎坐在洞中的一块大石头上,心中十分焦急。此时已近黄昏,若天黑还不停雨,他在山中过夜会非常危险。万一遇上猛兽,他几乎没有抵抗之力。

陈五郎在洞中走来走去,往洞中打量,突然看见洞的深处隐隐有亮光。

他的好奇心被激发起来,现在反正不能走,他便小心翼翼地向洞内探索。走了一段时间后,那亮光处越来越大,他惊讶地发现那是一个出口!

而在那出口外面,竟然隐隐传来了有人的说话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陈五郎一惊,他万万没想到,在这如此隐蔽之地,竟还有其他人。他犹豫着是否该继续前行,但好奇心驱使着他小心地往那亮光处靠近。他花了半个时辰,终于走出山洞,眼前顿时豁然开朗,一座别致的竹楼映入眼帘。

在竹楼前方的草地上,中央位置有一汪热泉,七个美貌的女子正在泉中嬉戏沐浴。陈五郎目瞪口呆,心中暗道:“天哪!我怎会做出这种荒唐之事?”

他艰难地扭过头,转身便想逃离。然而,不知何时,他的脚勾住了一根丝绳,一下跌倒在地。

这一跌,让陈五郎疼得半晌起不来,他在地上躺了半刻钟才缓过劲来。他刚想站起来离开,那群沐浴的女子却已经穿好衣裳,站在他面前,一个个美得如天仙下凡。她们搔首弄姿,拦住陈五郎的去路。

陈五郎一个光头羞得通红,嘴里结结巴巴,不知如何辩解。

领头的一个蓝裙女子,看着他笑道:“你这光头,长得还挺俊的!很不老实呢,敢跑来偷看我们姐妹,有何不良企图?”虽然在责怪,但语气却很和善。

陈五郎连忙认错,表示自己并无不良企图,只是无意间闯进来的。他也不敢再看这群娇媚的女子,连忙就想要告退,心中还惦记着他的佛缘呢!

这时,一个粉裙女子娇笑着说:“大哥,来都来了,看也看来,管他有意无意的,我看你模样很挺俊的,妾身喜欢得紧,也对眼,不如你就在我们这住下,和我们做夫妻耍子,其他事日后再说!”

陈五郎大惊说:“不行,不行,有高僧说过,我这辈子不能成亲,否则会害了人家姑娘的,我不能害人。”

此时,另一个红裙女子靠近,伸手摸了摸他的光头,笑得花枝乱颤,全身散发出一股浓浓的女子幽香。陈五郎感到自己的身体,不受控制地颤抖起来,鼻孔中流出的血,流进了他的嘴巴,让他有些窒息。

他试图稳定自己的情绪,但眼前的一切让他无法平静。

那个红裙女子抚摸着他的光头,用一种挑逗的语气说道:“大哥,奴家不怕你害,你有本事就害我吧!现在就来,让我们一起欢乐。”

陈五郎听到这话,心中的防线瞬间崩溃。他摇晃着身体,后退了一步,一拳重重地打在自己的太阳穴上,这一击让他昏倒在地,身体无意识地颤抖着。

看到这一幕,那群女子更是笑得乐不可支。她们嬉笑着,一拥而上,将陈五郎抬起,然后迈着轻盈的步伐走向竹楼。在竹楼里,她们将陈五郎放在一张柔软的大床上,随后一个个解开衣衫,嬉笑着跳上了大床。

在昏迷中,陈五郎感觉自己的身体像是被火焰焚烧,体内的热血似乎被点燃了。他努力睁开眼睛,但周围的一切都是模糊的。他感到一群女人在他身边翻来覆去,每一次身体的接触都像是一把火焰,焚烧着他的内心。

他想要尖叫,但声音却卡在喉咙里,只有沉闷的喘息声回荡在耳边。

最后,陈五郎终于失去了童子身。他醒来时,看到的是那群女子关切的脸庞。她们靠近他,轻言细语安慰着他。

这时,陈五郎心中虽然有些无奈,但也渐渐接受了这个事实。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看到陈五郎醒来,那群女子开始争执起来。最后竟然开始大打出手。看到这一幕,陈五郎无奈地摇了摇头,他明白自己已经没有别的选择了。

生米已经成了熟饭,于是,他决定娶其中一个女子为妻。

而其他的女子,听他这般说,也纷纷表示愿意嫁给他,不然就要决斗。陈五郎万般无奈,只好娶了七个美娇妻,在这个山洞中的桃源世界住了下来。

三个月后,陈五郎看着身边七个娇妻,都没有出事,终于放下心来。他想起了小时候遇到的那个老僧的话,心中不禁有些感慨。

看着眼前的七个娇妻,他又觉得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虽然那个老僧的话有些不准确,但他的生活却因为这个意外的遭遇,充满了人间色彩。

又过了半年,陈五郎思乡心切,向众妻请辞,表示要回家探望家人,然后再回来与她们团聚。虽然有些小妻不舍,但那黑裙大妻同意了他的请求。

在众妻的万般不舍中,陈五郎被送到了洞口。他看着这些美丽又温柔的女子,心中五味杂陈。洞口渐渐变得模糊,他听到众妻的呼唤声在山林间回荡。

回到故乡的陈五郎,在村子里遇见了一个道士。道士神秘地把他拉到一边,低声说:“公子,你一定是遇到了什么妖邪之物,还是尽快离开吧!”

陈五郎笑了笑,没有回应,有些事是不能乱说的。

他当然不会告诉别人自己娶了七个美貌妻子的事情。道士掏出了一颗闪烁着白光的珠子,交给他说:“公子,请把这个带上。以后遇到危险,把它扔出去就可以了。”陈五郎觉得这颗珠子十分神奇,便谢过道士收下了。

在家过了十几天,陈五郎开始想念妻子们了。他带了一些土特产进山,再次来到了那个熟悉的山洞。然而,当他穿过洞口时,身上的珠子突然震动起来。

这时,他看到那群妻子们在竹楼外的草地上欢快地玩耍。她们四肢着地,敏捷地在屋梁和树间跳跃,就像蜘蛛一样灵活。

陈五郎心中一惊,想起了道士的话,心中有些发怵,不敢靠近她们。

突然,一个妻子发现了陈五郎,高兴地大叫一声。众妻们立刻围了过来,有几个更是直接从空中飞扑而来。陈五郎心中恐惧万分,赶紧掏出宝珠往空中一扔。

在那一刻,宝珠放射出刺眼的光芒,像一道白色的光芒,从中心向四周迸发出来。那光芒照在周围的妻子们身上,她们立刻发出了惊恐的尖叫声。

在尖叫声中,她们的身体发生了恐怖的变化,她们的身体开始变形,变成了七只巨大的蜘蛛。

这些蜘蛛的体型大得惊人,簸箕般大小,每一只都长着黑亮的绒毛和凶狠的眼睛。它们化为蛛妖的原形后,被宝珠的白光定在空中,无法动弹。

它们只能在空中无助地摇摆,却无法逃脱。

陈五郎却发现自己还能够自由活动,他迅速从洞口冲了出去,跳上驴背,疯狂地奔跑。他心里充满了恐惧和惊慌,但他知道他必须逃走,否则死路一条。

回到家中后,陈五郎急忙收拾行李和物品。他将房子也转手送了人,毫不犹豫地离开了村子。他知道,如果那些蜘蛛精找到他,他将没有任何生路可言。

这些蜘蛛精被定住了三天之后,终于从宝珠的白光中解脱出来。它们冲出山洞,四处寻找陈五郎的踪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当它们找不到丈夫时,便将村里的男人们一个个掳进山洞。

这些男人们被带进山洞后,遭受了蜘蛛精的残忍折磨和虐待。然后,这些蜘蛛精便将他们杀害并吃掉了。这种恐怖的情景持续了一段时间后,这一带的村庄男人们全部消失不见了,女人们也只好被迫搬到外地谋生。

玉凉山这方圆百里内,逐渐变成了一片荒凉的不毛之地。

多年后的一天,一个取经和尚带着几个徒弟路过这里。这些蜘蛛精一看到和尚,立刻冲上前去将他捉住。

它们逼迫和尚承认自己是陈五郎转世,是它们的前世丈夫。

然而,取经和尚却坚决否认这一切。他毫无惧色地面对着这些蜘蛛精,无论它们如何威胁和逼迫,他始终坚称自己不是陈五郎,说自己是大唐的取经和尚。

看到和尚的坚定态度,蜘蛛精们非常生气。它们将他吊在屋梁上,希望通过这种方式逼他就范。然而,取经和尚依旧毫不退缩,他勇敢地面对着死亡的威胁,坚定地维护着自己的尊严和信仰。他相信,自己那几个徒弟会来救他。

最终,这几个蜘蛛精被神通广大的孙行者一网打尽,全部打死。

这个悲惨的下场是它们自找的,也是它们应得的惩罚。这也印证了老僧当年所说的话,只是可怜了那曾经的七个娇滴滴的美人儿。

静月斋作品|作者:阿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