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小雪才过大雪前,萧萧风雨纸窗穿。

一千多年以前,北宋名臣梅尧臣在大雪节气即将到来之际,慨叹时光太匆匆,风雨亦潇潇。

于是他呼唤好友“而今共唱新词饮,切莫相邀薄暮天”,一起消解人间寂寞,抵御凛冽冬寒。

其实真正的冬寒还是在大雪节气过后,因为“大雪,十一月节,至此而雪盛也。”

而到了大雪节气的当天未必大雪纷飞,杨万里就曾感慨:月是小春春未生,节名大雪雪何曾。

这当然是对大雪节气的美丽误会,节名大雪是为了象征此后地寒尤甚而降水增多的气候特征,而非实时天气。

但这种美丽的误会,也传达了古人的大雪情结,在古典诗词里蕴含了丰富而独特的文化内涵。

大雪可兆祥瑞,“麟经书大雪,此瑞古今稀”,农民伯伯尤其期盼瑞雪兆丰年,来年好丰收;

大雪可比富贵,“丰年好大雪,珍珠如土金如铁”,《红楼梦》里的薛家金玉满堂可想而知;

大雪可知冷暖,“长安大雪天,鸟雀难相觅。其中豪贵家,捣椒泥四壁”,道尽贫富悬殊;

大雪可见坚贞,“大雪压青松,青松挺且直”,如此傲雪凌寒,正是高士豪杰才有的风骨。

明朝就是大雪节气,且看古人在这一天又有哪些情思涌动,度过这浪漫大雪天。

1.大雪清晨,瓦上微凝

狂风昨夜吼棱棱,寒压重衾若覆冰。

节气今朝逢大雪,清晨瓦上雪微凝。

—明•陶宗仪《十一月朔大雪节早见雪》

杨万里在大雪节气等到灯火欲黄昏也没到来的雪天,陶宗仪一早就看到。

昨夜或许就已雨雪霏霏,狂风怒吼了一夜,刺骨寒意侵入棉被,就像有冰雪重重覆盖在身上。

故而当陶宗仪清晨醒来,看到微雪凝结在瓦上,想到今日适逢大雪节气,内心充满了惊喜。

这虽没有郑板桥晨起开门雪满山的震撼,但带着好雪知时节的浪漫,足以消解昨夜的寒意。

其实大雪节气除了气温骤降、雨雪增多,还会在自然界引起三种物候变化,此诗并未涉及。

一候鹖鴠(hé dàn)不鸣,即寒号鸟不再啼鸣,正如元稹所言,黄钟随气改,鹖鸟不鸣时。

二候虎始交,三候荔挺出,前者为了繁衍开始求偶,后者马兰花独开,足见二者生命力顽强。

元稹在《大雪十一月节》提到鹖鴠不鸣,还感受到了:积阴成大雪,看处乱霏霏。

但他的大雪节气充满了孤独与寂寥,漫漫长夜只能与笛曲书卷为伴,没有陶宗仪看到微雪凝晨瓦的欢喜。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2.大雪深山,从弟喜至

深山大雪懒开门,门径行踪自尔新。

无酒御寒虽寡况,有书供读且资身。

便均情爱同诸弟,莫更生疏似外人。

昼短夜长须强学,学成贫亦胜他贫。

—唐•杜荀鹤《喜从弟雪中远至有作》

陶宗仪看到晨雪初凝已让人惊喜,杜荀鹤推门即见雪满深山,又不知要羡煞多少爱雪之人。

但此时隐居山林的他,平日只知闭门读书,任由门外积雪如故,大有王维“终年无客常闭关,终日无心长自闲”的人生意趣。

而今日却柴门大开,门外积雪上还刚留下了浅浅的足迹,原来是他的堂弟冒着风雪前来相聚。

风雪逢故人,让离群已久的杜荀鹤分外惊喜感动,自然少不了热情招待、促膝长谈。

杜荀鹤对这个堂弟一如其它兄弟一样疼爱,除了感念探望,更恨不得把读书经验倾囊相授。

他告诉弟弟在这个凛冬无酒御寒虽看似窘迫,但有书可读就远胜过一切,书中自有广阔天地。

他还勉励堂弟读书重在勤勉,昼夜苦读终有所获。即使最终一贫如洗,也不是寻常穷人可比。

腹有诗书气自华与目不识丁皮囊空,终究还是有差别,而这就是我们寻常人叩问的读书意义。

学成贫亦胜他贫,这不仅是对堂弟的劝勉,更是杜荀鹤此生一以贯之的人生信条与读书信念。

抛开他后来向朱温献诗而晚年不保之事暂且不表,他在勤奋读书这件事上的确说到做到。

“乍可百年无称意,难教一日不吟诗”,即使前半生屡试不第、贫困潦倒,他也没放弃读书。

而大雪正是读书好时节,戎昱也同等勤奋:檐前数片无人扫,又得书窗一夜明。

3.大雪江南,功业未成

大雪江南见未曾,今年方始是严凝。

巧穿帘罅如相觅,重压林梢欲不胜。

毡幄掷卢忘夜睡,金羁立马怯晨兴。

此生自笑功名晚,空想黄河彻底冰。

—宋•陆游《大雪》

陆游笔下的大雪,来自山阴老家,是江南地区极为罕见的冬日景象。

陆游首句就慨叹大雪江南未曾见,今年第一次在故乡看到,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严寒冰冻。

雪花在窗户与垂帘之间不断穿梭,仿佛在寻觅着什么。而窗外树梢已不堪雪重,好像断了腰。

百无聊赖的陆游在毡幄玩着掷卢游戏,一夜未眠。窗外带着金羁的马儿畏惧晨寒,不敢活动。

江南大雪陆游或许少见,可他的人生早就是风一更,雪一更,不曾休止,尝尽世事沧桑。

此时他赋闲在山阴老家已经五载,这还只是他人生的三起三落,后面还要经历两度官场沉浮。

60岁的陆游此刻面对江南故乡的第一场大雪,想到的还是国事家事,自嘲到现在功名未成。

他空有冰封黄河的雄心,却只能像这个马儿一样圈养在风雪里,无法金戈铁马、收复山河。

倘若马儿有用武之地,必不会畏惧风雪严寒,而他也不会无聊到彻夜掷卢嬉戏,年华虚度。

十年饮冰,难凉热血。这区区江南大雪,又岂会阻断陆游的爱国热情,只是苦于英雄失路也。

这场风雪只会让陆游愈发怀念战场的风霜雨雪,更为严寒,更为残酷,可至少死当其所。

就像一年后的初春,陆游还在“楼船夜雪瓜洲渡,铁马秋风大散关”里怀念并渴望重返战场。

你看,雪再大,总有一些东西,难以掩盖,难以磨灭,值得人生死追随。

4.大雪夜深,儿女拥炉

飞雪正应大雪节,明年馥是丰年期。

山城豺虎户且闭,水国鼋鼍舟懒移。

竹叶金樽惯贡酒,梅花玉树工撩诗。

拥炉炽炭坐深夜,笑看灯前儿女嬉。

—明•杨慎《十一月十三日雪》

杨慎的大雪节气,不只有漫天飞雪,还有梅竹诗酒,儿女绕膝,极为温情浪漫。

杨慎看到大雪纷飞的第一反应,是今冬雪满天,来岁是丰年。这种朴素的愿望,想必每一场雪落里,都会有不同的人在不同的地方祈祷。

此时杨慎所在的老家四川,山城中豺虎闭穴不出,水田里鼋鼍懒得漂移,百姓们也居家不出。

杨慎自然也会躲在家中消遣,他手捧金樽笑饮竹叶美酒,坐看玉树梅花落笔成诗,好不惬意。

但最妙的还是深夜雪落里,家人闲坐,灯火可亲。一家人拥炉取暖,儿女在闹,父母在笑。

如此温情脉脉,每一个他乡游子都会在风雪夜羡慕,不愿做那“乱山残雪夜,孤烛异乡人。”

大雪纷飞我们就想和喜欢的人共白头,即使是“寒夜客来茶当酒,竹炉汤沸火初红”也足矣。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5.大雪满天,游侠仗剑

大雪满天地,胡为仗剑游?

欲谈心里事,同上酒家楼。

—清• 郑板桥《题游侠图》

郑板桥笔下的漫天大雪,飘荡着浓浓的江湖气,令无数心系武侠之人向往。

这里没有刀光剑影,没有剑拔弩张,甚至没有言明到底是几个游侠剑客在大雪里相遇,很可能只是萍水相逢。

可就在他们风雪里相遇的片刻,这个雪天有了靠近彼此、温暖彼此的可能,哪怕相逢不相识。

一个只是轻轻问了一句为何要在大雪满天地的时候仗剑远游,一个则豪迈地回应心事酒中谈。

于是二人穿过风雪上酒楼,在温炉煮酒里诉说心中事,或是情未了,或是意难平,一诉衷肠。

至于游侠到底诉说了什么,我们不得而知,但这幅画面给人以无穷想象,满是江湖恩仇事。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谁不是心怀道义,谁又不曾被人情淡薄、世事纷乱而伤过心断过肠。

纵使郑板桥身处官场,也少不了经历这些江湖风险。好在这个雪夜,总有人可以彼此慰藉。

饮酒畅谈过后,游侠剑客一醉解千愁,会再度独自走进这茫茫风雪里,笑傲江湖,只记今朝。

或许某个雪夜,他的身影,将在“欲将轻骑逐,大雪满弓刀”里闪耀。

这就是古人的茫茫大雪天,雪能带来美好,也能引发苦难,更能告诉我们什么东西值得一生坚守,风雪亦无阻。

愿可爱的朋友们,拥炉谈笑暖灯前,正是人间大雪天。

(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不妥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