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42岁的刘先生深夜突然间出现剧烈的胸痛,检查后医生告诉他是急性心肌梗死,要马上进行介入手术,通俗点来说,就是进行冠脉造影,发现狭窄的部位之后安装心脏支架,这样就相当于打通了枢纽,减少了心肌损伤的范围。

大家都知道,急性心肌梗死是一种心血管急症,如果处理不及时,患者很快会出现心源性休克、心律失常或心脏骤停,出现猝死的风险很高。

按说这个时候,刘先生应该听医生的话,马上进行心脏支架手术才对。

只是,让医生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刘先生竟然拒绝了介入手术,理由是,心脏支架手术危害大,做完人就废了。

当然,这也怪不了刘先生,毕竟最近几年,有关心脏支架手术,网络上几乎铺天盖地的都是谩骂声,主要原因是,有些介入科医生把心脏支架当成赚钱的工具,甚至滥用心脏支架,给老百姓增加了巨大的经济负担。

胡大一,中国最早开展心脏支架植入的心内科专家,被称为“中国冠脉支架之父”,胡大一曾说,我国的滥用心脏支架问题已相当严重,不少患者一次性就被放入3个以上,有的甚至被放入十几个。而在他看来,“很少人需要置入3个以上的支架,除非在置入过程中导致其他部位损伤,才被迫补偿性置入支架。”

之所以出现这样的情况,是因为曾经,心脏支架的费用堪称暴利。

过去,一个心脏支架的费用就要上万,如果是进口支架,可能要2万-3万一个,如果一次给病人安装3个,那么即便是1万一个心脏支架,光心脏支架费就得3万块,这还不包括手术费以及术前检查和术后用药的费用。

问题是,心脏支架,真要这么多钱吗?

如今,国家已经对支架费用进行了宏观调控,调控后的心脏支架,费用从1.3万1个下降到700左右1个。

1.3万下降到700,大家可以看到,足足下降了13倍之多,试问,要是说心脏支架没有暴利,你相信吗?

再回到文章开头,刘先生拒绝心脏支架植入手术,看似是愚蠢至极,毕竟是在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可是往深层次去想,为什么老百姓对于心脏支架手术的误解如此严重,罹患急性心梗,宁愿冒着死亡的风险也不愿意接受心脏支架手术呢?原因就是曾经,有一些从事心脏支架植入手术的医生为了个人的一己私利,把这个手术彻底搞臭了,让老百姓不再信任了。

网络上一直在流传这样的观点,心脏支架手术危害大,做完人就废了,所以国内将逐渐停止“心脏支架”的手术。

与部分为了追逐利益的医生一样,发布这些观点的人也是唯恐天下不乱。

国内将逐渐停止“心脏支架”的手术,这完全就是谣言!

数据显示,2015-2019年我国心脏支架植入数量快速上升,从83万条升至160万条,复合增长率为17.83%;2019年同比上涨32.23%。

如果你认为只有国内才做心脏支架手术,那就大错特错了,2013-2017年间,美国1752家医院都接触过心脏支架手术,增长率为15.8%,从2013年的约55万例升至2017年的63.8万例;而日本有1108家医院接触过心脏支架手术,增长率为36%,从2013年的约18万例升至2017年的24.7万例。

由此可见,全球心脏支架手术的数量都是在保持持续增长。

2010年美国前总统克林顿因胸痛在纽约植入了两个冠脉支架。2013年美国前总统小布什因为冠脉病变接受冠状动脉支架手术。试问,连美国总统都接受过的心脏支架手术,又怎么可能是做完人就废了的手术呢?

对于急性心肌梗死患者而言,心脏支架植入手术依然是目前最佳的治疗方式,而且越早治疗效果越好,心脏支架手术本身没有错,心脏支架的诞生挽救了成千上万人的生命,毫不夸张地说,它是救命的支架。

只是,它被从事医疗器械生产和销售的商人以及某些不良医生看中了价值,在这些人的手里,心脏支架成为了赚钱的工具。

就像一把手枪一样,掌握在警察手里,可能就是保家卫国的武器,掌握在罪犯手里,可能就是打家劫舍的工具。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