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超武器研发竞赛上的全面落后已经让不少美国政府高层深感焦虑,美国参议员安格斯·金就曾对中俄高超弹的相关进度警告美国政府。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安格斯·金】

他将这类武器称为美国的噩梦,认为中俄在高超领域的领先将对美国国防安全造成灾难性后果。在美国政府眼里,中俄高超武器的威胁甚至要比核武器更加迫切。

美军高超恐惧症

美国最可能遭遇中国高超武器的地点其实就是中国台海,根据2023年美国国会一次中美台海战争兵棋推演的结果,即便美国军事力量成功投送进入中国台海战区,也无法阻止解放军的登陆行动。

【台海战争推演】

至少有8万解放军野战部队能够成功登岛,这是台军无法抗衡的一股作战力量。

而且这场兵棋推演本身就存在一些问题:美国方面罔顾解放军的反介入体系和作战力量,并且强行夸大自身的作战能力,才得出了这个结论。

如果中美台海战争真的发生在现实中,美军遭受的打击要远远超过兵棋推演的结果,能不能将海空兵力投入台海战区都是一个未知数,更别说给解放军造成重大杀伤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美军航母特混编队】

不过美国官方也承认,他们现在无法相对准确的估算中国的实际军力,因为解放军的新武器实在是太多了,尤其是种类繁多的高超武器。

由于美国尚未掌握这类技术,所以根本无从得知这类武器的作战效能达到了什么地步,这也是美国最为忌惮这类武器的主要原因。

为此俄罗斯学者尼古拉斯金甚至建议中国在战争中多加利用这类武器,称高超音速代表着中国速度

【高超音速武器】

其实不光是美国,高超武器作为近年来才大量露面的新概念武器,国人自己对其也知之甚少。目前主流的高超武器分为两种,即高超音速滑翔器高超音速导弹。

从技术水平上来说,高超音速滑翔器要高于高超音速导弹,有效射程更远且更加难以拦截。

中国高超武器新势力

中国是目前世界上综合实力最强的高超音速武器研制国,也是唯一一个拥有现役高超音速滑翔器的国家。

【东风17】

目前曝光最多的高超滑翔器当属WU14,该滑翔器的飞行试验第一次被曝光于2014年,在此后6年间总共确认过6次飞行试验。

最近一次飞行中,WU14在大气层内飞行了1400千米,已经达到了中程导弹的射程水平,且飞行速度高达11265公里/时,也就是超过9马赫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WU14假想图】

WU14的研制进展很顺利,2019年就以东风17的身份在天安门大阅兵上正式亮相。

根据坊间流传的消息,东风17相比此前的WU14已经把射程提高到2500千米左右,已经可以覆盖“第一岛链”和“第二岛链”的大部分目标,比仅装备双锥体弹头的东风16远了整整1000公里

更致命的是,面对这种突防速度高达9马赫的高超音速滑翔器,美国布置在亚太的反导防御系统无能为力。

高超音速滑翔器和传统的弹道导弹最大的区别就是具备强悍的机动变轨能力,防御系统无法根据弹道轨迹完成截击。美国军方很早就承认过面对拥有高超音速机动能力的目标,他们没有能力防御。

【高超音速滑翔器】

东风17并不代表中国的高超音速滑翔器研发的更高成就,目前曝光的中国高超滑翔器还包括星空和凌云两个系列。

星空是一种装备冲压发动机的乘波体飞行器,其巡航速度能达到6马赫以上,而且能够直接换装东风导弹的战斗部,换言之,未来中国战略导弹部队的东风都将具备高超音速滑翔打击能力突防性能进一步增强。

凌云则是我国在高超音速巡航导弹上的新发展,其总体设计和现役东风100超音速巡航导弹类似,但战斗部有所不同。

【东风100】

该弹未来如果真的进入现役,很可能会成为世界上突防能力最强的巡航导弹。中国将进一步在高超领域领先世界各国。

俄罗斯的建议

美国过去的对外斗争策略一直强调先发制人,但在中国高超武器的技术压制下,中国已经掌握后发先至的能力,这才是美国为何对中国高超武器发展十分敏感的原因。

【曝光的中国高超滑翔器试验】

为了找回对华军力优势,美国在亚太的军事部署已经进一步加强,中国周边的美军大型基地数量就达到了30多个。

如果把和东亚盟友共用的军事设施算进来,数量更是达到了108个,说中国已经被美军基地包围了一点不为过

俗话说养兵千日用兵一时,规模庞大的亚太美军必然会试图在可能爆发的中美台海战争中发挥作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美军航母】

因此俄罗斯方面向中国提出建议,一定要在战争中利用高超武器改变战争规则的强大性能,遏制美国在亚太的军事扩张。

一旦美军计划武力介入解放军的作战行动,就要果断利用手里的高超武器摧毁美国在西太的所有军事节点。

就拿中国台湾周边来说,美军的8个基地群将成为其介入台海局势的兵力来源,如果解放军能利用高超武器抢先将这些基地群摧毁或者瘫痪,将为登岛解放军的作战保驾护航。

【高超音速武器攻击流程】

而这或许会成为中美台海战争中一锤定音的一次打击,彻底消除美国在亚太的军事能力,打破岛链体系对中国的封锁。

资料来源:

【1】 Vincent D. Blondel: Recent Advances in Learning and Control, p. 233, Springer Science & Business Media, 2008, ISBN 97818480015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