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军司令员刘亚楼,是开国将领中个性极其鲜明的一位。在担任东北野战军参谋长期间,他让东北野战军的高级将领都敬畏不已。因此被手下的众将称为“雷公爷”。对于东野将领,这个参谋长给他们的压力,要比司令员林彪和政委罗荣桓大得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刘亚楼

有一次战斗即将打响时,刘亚楼和手下的参谋对表,参谋告诉他:“首长的表慢了。”刘亚楼不信,又问另外一个参谋,结果也是一样的说法。刘亚楼大怒,把手表脱下来砸到了地上。

一个参谋捡起来一看,表盘已然是四分五裂,但是时分秒针走动如前。刘亚楼见状转怒为喜,命令:“你们的表都快了,以我的表为准,发动攻击!”众参谋没有一个人敢回话,刘亚楼性格可见一斑。

刘亚楼

这样的人当了空军司令员,空军中自然是没人敢炸刺的。空军政委吴法宪仅仅是开国中将,还曾是刘亚楼的下属,在刘亚楼这个极强势的上将面前自然是没有什么话语权的。

再加之吴法宪性格比较软一些,于是刘亚楼这个空军司令就成了吴法宪这个政委的上司,吴法宪也坚决服从刘亚楼的命令。因为这种关系,吴法宪被人戏称为“拎包政委”。

有一次,吴法宪因为工作上的问题被刘亚楼骂了几句,他就大胆顶撞了几句。吴法宪说刘亚楼“不民主”、“搞一言堂”、“家长制”。刘亚楼则回应说:“我是不民主,我是家长制,空军就是我说了算。可是你不想想,你连个飞机型号都搞不清楚,我不独断专行,难道让你胡来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中间为刘亚楼和吴法宪

说着,刘亚楼提高了音量:“你要是不服,可以去中央告我,要是能告得下我,我这个司令让给你当!”

刘亚楼就是这样一个火爆性子,吴法宪不是他骂过的唯一一个,之所以敢骂,还是因为有够强的能力作为他的底气。

作为空军司令,刘亚楼熟悉空军的几乎一切,大到武器装备性能、部队编制,小到各场站、各师、团乃至飞行大队,他都一清二楚。

一次空军部队打下了一架美国支援给蒋军的侦察机,部队驻地的党政机关联合部队举行了表彰大会。刘亚楼作为空军首长和军委、国防部的代表参加了会议。

主持会议的是地方的一位同志,他不懂空军,更不熟悉各种飞机的型号,因此讲话时疏漏很多。在致贺词时张冠李戴地一顿说听起来竟像是蒋军击落了我军的飞机。

这下台下的人坐不住了,纷纷交头接耳起来,刘亚楼阔步走上台,一把夺过话筒:“你不懂,就不要乱讲话嘛!”

当然了,作风强硬不是不近人情,刘亚楼的体恤下情也同样是出了名的。

一次,刘亚楼和大将许光达等率军事代表团访问苏联。回国后刘亚楼想给空军做一个报告,讲一讲访苏见闻和国际形势。按照惯例,司令员作报告应该是先给高级干部,再给普通的战士和职工们。

但是这一次,刘亚楼却要打破惯例,他通知战士和职工们当晚七点到司令部大会议室听报告。管理局奉命把通知用广播通知了下去,政治部知道消息以后觉得这么重要的事情高级干部也该听一下,就给每一个大校以上的军官打电话,要求他们参加晚上的报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结果到了晚上,刘亚楼准时出现在会场时,环视会场却发现前几排都坐的是大校以上的军官,而自己请来听报告的战士职工们却都被挤到了后面。一些战士职工们没有地方可以坐,只能倚着墙根站着。

刘亚楼越看越火大,眉头拧成了疙瘩。一会,他抬起一条胳膊,伸出食指点着眼前的将校军官们:“嗯?——是谁叫你们来的?啊?——是哪个请你们来这里的?”

将校军官们被骂的云里雾里,这时候政治部的一个负责同志连忙解释说:“司令员,是政治部通知的,这次报告很重要,高级干部有必要先听一下。所以政治部就通知大校以上的干部来听报告。”

刘亚楼大怒:“我对你们讲过多少次, 我的话说一是一, 说二是二, 从来不掺水分, 今天说请战士职工就是战士职工, 哪个叫你们自作主张, 自作多情扩大到高级干部们, 啊?你们自己回头看一看, 像什么话嘛!就这么大点一个场子, 你们一个一个大校、少将都把座位占下了, 那么多战士职工往哪里坐?今天的事情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按军规从事。现在, 我命令你们都站起来, 向后转, 目标, 通通回家去!”

刘亚楼说着把手一挥,那神情分明是不容商量的态度。

将校们见状,将手中的笔记本一合,默不作声地低着头从战士职工们中间离开了会场。全场鸦雀无声,等到最后一个大校军官走出会场的时候,全场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

1962年,刘亚楼到福州军区的空军检查工作,途中在杭州的丁家山空军疗养院休息。当天晚上,疗养院俱乐部放电影,工作人员在俱乐部正中间为刘亚楼摆了个沙发。刘亚楼走进俱乐部一看:“怎么把中间的椅子给撤了?”院长说:“这不是专门给司令员准备的,这是惯例,哪位首长到这里都是这样。”

刘亚楼还是皱紧了眉头:“不管谁坐过,我反正是不做的。同志哥,这叫整首长,让我们出洋相,把我们拉出来示众,你们这是好心办坏事”见院长不知所措的样子,刘亚楼语气和缓下来:“要是真的关心我,就把沙发撤了,把椅子摆上,让我和群众坐在一起看电影吧。”此后,丁家山空军疗养院看电影在没有摆过沙发。

刘亚楼告诉院领导:“不管职务多高,都应该以普通劳动者的姿态出现,不居功,不特殊。这是党的伟大力量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