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笑史云烟

编辑 | 笑史云烟

中国古代社会充满了种种“奇案”与“奇事”。

当时科学落后,加上信息闭塞,导致许多怪异事件难以被理解和解释,往往蒙上一层神秘色彩。

人们因科学认知局限,对未知事物极为惧怕和畏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于是鬼神妖怪的传说就成了“奇事”“奇案”的主要解释。

其实,许多所谓“奇事”“奇案”,都可能找到合理的科学解释,比如古代传说中的“尸变”与“尸罗”,今人已知是由各种病毒导致,可当时的人完全不了解病毒,也找不到疾病的源头,只能迷信是怨气化作厉鬼作祟。

这一年,正是清朝光绪二十九年,按照天干地支纪年法,是个癸卯年,也就是传说中的兔年。在中国的传统文化中,兔年常常伴随着动荡和变局。

果然,这一年,日食出现,被视为不祥之兆。

在这兔年里,曾发生过的大事依次是:太平天国起义、美国独立战争结束、雍正帝即位。每隔六十年的癸卯年,历史上几乎都伴随着动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与这些历史事件相比,荆门这件怪事虽小,却也印证了“兔年不祥”的说法。

当时的大清,已经步入衰败,名存实亡。

这一年发生的怪事,只是大时代变革来临前的一点征兆。其实,在这件怪事发生前,天象上已经出现了不祥之兆——日食。

按照古人的传统观念,日食预示着将要发生大事。

田大宝和田二金是一对住在荆门的兄弟。

他们经常上山打猎为生。一天,他们照常上山打猎,天气原本很好,但突然变得阴沉起来。就在这时,他们遇到一个身穿暗红色袍子的怪老者。

正一瘸一拐地在山路上艰难行走。好心的田大宝便上前搀扶着老人,问他要到哪里去。老人说自己要上山采药,身体不便需要帮助。

田大宝爽快地点头,准备带老人上山。

就在这时,田二金突然阻止了哥哥,他警告田大宝这个老人很可疑,不能轻易相信。

田大宝不解,田二金便把村里传说中的妖怪每百年要过一次雷劫,需要找人替死的故事讲给哥哥听。田大宝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弟弟怀疑这个老人就是妖怪变的。

为了保证安全,田二金坚决要求老人立刻离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老人眼见计划失败,狠狠瞪了一眼兄弟两人,然后逃进了山林。兄弟二人松了一口气,却也不敢耽搁,赶紧下山回家。

就在这时,天空中已经聚集起滚滚的乌云,隆隆的雷声随即响起。

田大宝和田二金意识到雷劫已经开始,为了避开妖怪引来的天谴,他们决定先躲进山腰的一座破旧山神庙。

山神庙里破破烂烂的,但面对外面的狂风暴雨,这里暂时是最安全的地方。

兄弟两人躲在里面,天上的雷声却越来越大,雷电频繁劈下,把两人都吓得心惊肉跳。更可怕的是,雷劫时间这么长,说明那妖怪很可能还没有死。

田二金担心妖怪熬过雷劫后会来报复,于是跑到门口盼望看到妖怪的尸体。

就在这时,一道巨雷突然向山神庙击来,兄弟两人都以为自己必死无疑,谁知那雷竟直接劈在了山神庙外的墙上。

随着墙壁坍塌,一条巨大的蜈蚣从墙上掉下来。

田二金机警地立刻开枪打中了它,蜈蚣抽搐几下就死了。

这时,雷声也戛然而止。兄弟俩连忙下山,找到村长说明了情况。村长带人又上山查看,发现蜈蚣身上有田二金留下的枪眼,证明这就是那只妖怪。

村长夸奖田二金果断机智,为村民除害。

这场妖怪过雷劫的事件就这样落下帷幕。兄弟两人也因此声名远扬,成为了村里的英雄。

诚实善良的田大宝和机智勇敢的田二金是一对孝顺又胆识过人的好兄弟。他们并肩作战,化险为夷,最终除掉了妖怪,保护了村民的安全。

县官亲笔写下嘉奖函,并亲自将十块大洋赏给了两兄弟。当时的十块大洋对一般老百姓来说可是一笔巨款,对两兄弟来说更是意义非凡。

田家兄弟两人激动不已,双膝跪地接过县官的赏赐。村长和村民们也高兴不已。就此,众人抬着巨蜈蚣的尸体返回了村中,沿途传颂两位杀妖除害的青年汉子。

这件奇事很快就在整个县城传开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人们议论纷纷,都说这是天意,上天降下惩罚,否则凭常人之力根本对付不了这等妖孽。这也成为了当时茶余饭后的佳话。

而田家兄弟凭借这一笔赏钱,如愿娶得心仪的姑娘,日后也都成家立业,遂成佳话。

这在当时是一笔非常可观的赏钱。拿到这笔银两,田大和田二开心极了。他们决定把这笔钱当作本钱,赶紧娶媳妇过门成家。

真是一场意外的天降巨蜈,让兄弟俩收获了意外之喜,原来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

然而时过境迁,到了现代,人们看待这件事就截然不同了。

或许会认为这只是报纸为博眼球而虚构的故事,就算真的有巨大的蜈蚣,也只是被雷劈中的偶然概率事件。

后来,著名文学家李伯元创办了一份以社论见长的报纸《游戏报》。

起初,这份报纸的内容以讽刺时政见长,但就在1903年,李伯元发表了一篇名为《雷击蜈蚣》的报导,将这起怪异事件展现在读者眼前。

这件事当时在本地引起轰动,也被李伯元看中,于是就在他创办的报纸上详细报导了这起怪异事件。

起初,李伯元只是将这件怪事当成一篇轶闻加以刊载,可没想到它在民国时期却成为了一桩悬案。

因为在民国之后,这件本该湮没在历史长河中的奇事,被一些文人学者重新提起并进行讨论。

有人对“蜈蚣被雷劈长大”这一点提出质疑,认为这完全违背科学常识。

于是这件本来只是响当一时的怪谈,变成了一桩尚待解开的悬案。

这件事背后反映的,是当时社会对于迷信思想的泛滥。

在清朝末期,封建礼教束缚,科学知识落后,所以一些看似匪夷所思的怪异事件也能被人们轻易接受。

李伯元刊登这则报导,也是想以此讽刺和抨击当时的这种风气。但随着民国时期科学思维的推广,这件怪异事件也就不再被视为鬼神作祟,而是变成一个科学难题。

可以看到,一件看似琐碎的怪谈,其实反映了一个时代的思想变迁。

从迷信到求证,从盲从到科学,“雷击蜈蚣”这则奇闻,成为了一个标志,见证了中国在近代的一段思想逐步启蒙的历程。

也许正是基于这个意义,这起本已湮没的怪异事件,在民国时期又被文人学者重新提起并讨论。

一些古代悬案,今人破解后也发现都是人为所为。可在信息技术落后的古代,真相往往被长时间掩盖。

冤案难平,真凶难寻,这导致许多悬案成谜,甚至演变为怪力乱神的传说。

当代中国科技飞速发展,人们的科学认知有了质的飞跃。鬼神讲述已成为消遣娱乐的谈资。古人所畏惧的事物,今人能理性分析,找到合理解释。

我们要认识到,科学才是揭开一切未知奥秘的钥匙。

但也应当审视古人在有限认知下的种种困惑,善解人意,理解古代社会的思维方式,不能以当代的科学眼光苛求古人。总体而言,科学的进步使我们看世界的视野更加开阔,这是一大进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