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一段时间内,中美关系走向缓和,对话姿态升级,对抗姿态降级。但是,这并不代表什么,美国战略性对华计划没有任何改变。

就像华尔街大佬,桥水基金创始人达利欧的看法,“中美两国关系缓和,更多是指两国发生热战的可能性显著下降,但是两国的科技竞争将会长期存在,中美台海地缘博弈也将长久存在,这是不可改变的事实。”

这种看法非常客观。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站在这个理解角度上,就能够理解美国商务部长雷蒙多大声说出,“中国不是朋友,在国家安全上,美国需要睁大眼睛,不能让中国获得最尖端科技。”随后点名美国芯片制造商英伟达,限制对华芯片出口。

按照雷蒙多的言行,中美之间的矛盾是不可调和的,中国作为美国长期竞争对手的定位不会有任何改变。

正是基于这样的定位,美军四大高级将领在谈到对我国的最新看法时,说了很多意味深长的话,值得我们警惕。

先是美国国防部长奥斯汀,在2023“里根国防论坛”上表示,“美国的《国防战略》已经将中国列为美国最重大竞争者,中国是美国所有对手中,‘唯一有意图和日益增长的能力来形塑国际秩序者。’中国希望美国步履蹒跚,变得国内分裂,国外被孤立,从而挑战美国的领导地位。”

很明显,奥斯汀这段话,就是将我国定位成美国的敌人,想要挑战美国的霸权地位。

基于这样一种主观臆测,奥斯汀主张“美国和亚太盟友需要在未来十年间,打造更加安全的太平洋。”这样一种计划,很明显就是要遏制我国发展,阻碍我国统一大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奥斯汀之后,美军一号人物,也就是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查尔斯·布朗在谈到“中国大陆武力收台”的话题时,表达一个意见,那就是“美军内部所有人都在担忧中国大陆武力收台,因为和平统一看上去遥不可及。”

查尔斯·布朗这句话的内核,与其说是警告“台独”分子,倒不如说是强调美军,需要随时做好武力介入台海的准备。

查尔斯·布朗之后,美国印太司令部司令阿奎利诺在美国国防战略与中国科技竞争的讨论上表示,“无论是传统军事力量,还是战略核武器领域,中国军事发展的速度都是二战以来最大的,中国在海陆空、太空和网络等所有领域的军事能力,都是让美国十分忧心的事情。”

阿奎利诺这段话,特指军事领域,突出“中国威胁论”,想要塑造美国危机感,从而强化美国的印太军事部署和盟友联合作战能力。

针对中国军事能力,美国国防副部长勒普兰特在公布国防工业战略草案的时候,也表示,“冷战结束后,美国国防工业随着地缘环境缓和而萎缩。而中国却利用美苏冷战后的三十年,成为世界工业强国,大大超过美国之前的水平,甚至超过美欧总和。美国需要发展更为坚韧可靠的供应链,确保美军足够强大的威慑能力,在战场上击败对手,特别是中国。”

可以说,在中国问题上,美军四大高级将领说的是一样的话,那就是立足长远,与华较量,大力发展美国军工,联合盟友,遏制中国,为可能的决战做好准备。

这就是美国对华的底色,我们需要警惕,需要做好准备,用不断发展的国力军力,让美国不敢向前迈出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