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9年,贺子珍和毛主席在庐山秘密重逢。几年前,毛主席听说贺子珍没工作,这次得知她已经是副省级待遇,一脸欣慰地说:“可以了。”

两人这次重逢说了什么?

毛主席过问贺子珍的情况

1937年,贺子珍赌气离开毛主席,只身前往苏联,当时她想的是去苏联学习和治病,但那里的日子实在太苦了。

战乱中,贺子珍带着孩子颠沛流离,甚至后来被关到精神病院。在王稼祥等同志的帮助下,贺子珍才终于回国,暂时住在哈尔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贺子珍回国后,毛主席曾特地过问过她的情况。有一次毛主席去哈尔滨视察,想到贺子珍,向秘书提出想见见她,秘书说:“贺子珍同志已经离开哈尔滨了,现在住在上海。”

毛主席皱眉问:“怎么去上海了?”

秘书回道:“她的身体不好,去上海休养了。”

毛主席又问道:“她现在做什么工作?”

秘书说:“目前没有给她安排工作。”

毛主席一脸震惊,问道:“为什么没有给她安排工作?”

再怎么说,贺子珍也是个老红军,不应该是这样的待遇。

秘书解释道:“贺子珍同志身体状况不太好,还在休养中,所以组织没有给她安排工作。”

此后,有女儿李敏作为“桥梁”,毛主席和贺子珍也有一些联系,只是从未见过面,直到庐山会议。

庐山重逢

1959年7月,毛主席来庐山开会,这里位于江西,革命的星星之火就是在江西这片红土地播撒的,谁又能忘记当年的井冈山呢?

毛主席不免怀念起在井冈山的日子,那时陪在他身边的人是贺子珍,这个女人陪他吃了很多苦,在革命道路上给予他很多支持。可如今两人却走到了这一步,毛主席此时想见贺子珍一面的愿望十分强烈。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与此同时,当年的井冈山老红军曾志刚去南昌看过贺子珍,随后便和丈夫来庐山参加会议。

来到庐山后,曾志立马去见了毛主席,说了贺子珍的情况,毛主席的心情难以平静,提出:“我想见见她!”

曾志和毛主席、贺子珍是从井冈山上一起走下来的战友,她亲眼见证了这两人的爱情与辛酸,听到毛主席的要求,毫不犹豫地说:“好,我想办法安排!”

在曾志和其他几个同志的安排下,毛主席和贺子珍终于在7月9日有了见面的机会。

7月9日,身在南昌的贺子珍接到通知,让她来庐山,并未说明原因。贺子珍没有多想,直接坐着来接她的汽车上山了,做梦也没想到,是毛主席要见她。

当时贺子珍的身体还不是很好,毛主席的卫士封耀松和杨尚奎的夫人水静搀扶着她走进来。

自从上次离别,贺子珍与毛主席已经22年没见了,这一面恍如隔世,贺子珍心中有很多话,但一见毛主席,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而是止不住地哭,这个井冈山的铿锵玫瑰终究也有脆弱的一面。

看着贺子珍的样子,毛主席心里也不好受,说道:“你别一直哭,我们这么多年没见,好好说说话吧,等以后见不到了,想说也说不上了。”

贺子珍尽量调整自己的情绪,见她平复下来,毛主席关心地问道:“你现在过得怎么样?”

贺子珍忍着眼泪,哽咽道:“我一切都好。”

毛主席说:“你的身体都好了吗?”

贺子珍无奈地说:“都是老毛病了,比起之前好多了。倒是你,身体大不如前了。”

毛主席苦笑道:“唉,现在太忙了,比以前更忙了。”

贺子珍关心道:“再忙也要照顾好自己的身体啊!”

毛主席又了解了贺子珍当年在苏联的情况,最后忍不住问道:“你当年为什么一定要离开呢?”

一听这话,贺子珍又忍不住泪流满面:“是我当初任性,不懂事……”

看着贺子珍悲伤的样子,毛主席想要转移话题,他说道:“娇娇谈朋友了,他们计划结婚,你见过了没有?”

他们就女儿的婚事又聊了一会儿。

离别时,毛主席说:“我明天再见你,我们再说说话。”

贺子珍不舍地说:“好。”

贺子珍的待遇

两人聊了一个半小时,水静送贺子珍离开后,便回来见毛主席,她叹了口气,说道:“主席,子珍大姐过得太苦了,您多关心关心她吧。”

毛主席沉思了一会儿,问道:“她现在是什么待遇?”

水静说:“有陈毅同志照顾她,她现在已经是副省级待遇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贺子珍当年南下后,基本是陈毅在关照她,包括工作也是陈毅给安排的。抛开毛主席不说,陈毅和贺子珍本就有着深厚的革命情谊,所以不会亏待她。

听到水静的回答,毛主席欣慰地说:“副省级,可以了!这样我也能放心了。”

贺子珍对毛主席的思念从未停止过,满心期待着第二天的见面,哪知,他们刚刚分别就遭逢变故,贺子珍只能被迫匆匆离开,说好的明日之约终成无法兑现的承诺,他们甚至连句道别都来不及说。而再次见面已是生死相隔。

因为这次特殊的见面,庐山成为贺子珍心中一个特殊的地方,或许在这里,她可以得到心灵上的抚慰。

离开毛主席后,贺子珍用余生去怀念毛主席,而毛主席也从未停止过对她的关心,他们的爱情太过可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