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知道,泰国王室,喜欢搞大赦。

逢年过节,各种登基、册封、纪念日、先王诞辰……凡是有点喜庆的由头,都经常来一个“大赦天下”。

一来,显示王家威仪慈善;二来,也为王室多多积福积德。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今年,最后一个大赦的时机,是12月5日,先王拉玛九世普密蓬国王的诞辰,也是泰国法定的父亲节。

有可能大赦,也有可能不赦。

但是,今年全泰国的眼睛,都在关注一个人会不会被赦。

这个人,自然就是他信。

两日前,泰国媒体突然爆出一则“传闻”。

传闻一出,举国沸腾。

媒体直接找到他信女儿,为泰党党魁贝东丹,问她这事儿是不是真的。

贝东丹表示,没听过这个消息。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记者们又去找司法部长塔威,问他“他信会不会在100天治疗期限届满之后,向狱方提出假释”?

司法部长匆忙回答了一句“没有”,便以有事为由,匆匆离开了现场。

这样的反应,更让大家觉得,好像传闻并非空穴来风。

毕竟,他信回国“服刑”的经历,真的太传奇。

回国刚入狱几个小时,就突然说自己发病,给送医院住院去了。

这一住,就是足足100天。

一般来说,100天是泰国囚犯的一个分水岭,到了这个日子,你要么直接保外就医,要么回去蹲大牢,不能永无止境地赖在病房里。

而他信,对于自己究竟得了啥毛病,也一直语焉不详,模糊其辞。

民间(当然,主要是不喜欢他信的那一半‘民间’)对他信的病,早就满腹狐疑,多次上书抨击泰国惩教署和司法部,要求好好澄清他信的健康状况。

这些“反他信群众”,意思很明确——他信就是装病,他就是赖在医院里,不情愿坐一天的正经牢。

至于支持他信的民众,则保持着一种耐人寻味的沉默。

无论外界怎么质疑,他信派系的政党和组织,就是不回应,不了解,“你去问曼谷监狱”,“祝他信早日康复,重获自由……”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反他信一方,就更觉得他信在装死,并且笃定他信已经找到了门路,马上重获自由。

除了这些人,还有一拨人,对他信怨声载道。

那就是——真正等待大赦的囚犯。

今年,他信回国特赦减刑,搞得“大赦”变成了一个高度敏感的政治议题。

往年逢年过节都要特赦好几轮,结果今年因为他信,搞得国王生日、王后生日,母亲节,九世王升遐纪念日,都一片寂静,啥大赦的动静都没有。

全国4万多囚犯,都等着大赦呢!

就因为你他信不赦,大家都跟着不能赦,这不是坑死个人么?

而且,他信9月蒙赦,不是一群人一块儿特赦,而是只有他信得到特赦。

这就更让民众感到不公平。

大家一起特赦,顺便把你他信也特赦一下,尚且可以接受。

但是只赦他信一人,别人都没动静,那这难免让人心里不平稳,让很多对他信不粉不黑的路人,感到了一种“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人”的酸楚。

事实上,他信重获自由的可能性,确实很大。

从根本上讲,他信这次之所以敢于返回泰国,就是因为为泰党与泰国军方、王室、保守派政治势力已经化敌为友,成为了共同抵御前进党的同盟。

因此,很多人都认为,他信回国,一定是双方谈妥了,一定是泰国保守派力量对他信提供了“回国不久,还你自由”的许诺,才让这打死都不乐意坐牢的他信,情愿回来一趟。

而他信回国后,立刻请求特赦。

王室可谓“光速”回应了他信的减刑请求——8月底申请,9月就特赦了,往常这种申请怎么也得一两个月才能批下来。

这一下子,8年刑期,减到只剩一年。

而且泰国官方关于赦免的回复里,还表扬他信是“忠于君主制度,为民谋福的总理”,并称“国王陛下为他信减刑特赦,以将他的专业技用于为国为民谋福利”。

在许多人眼中,泰国王室与他信早就存在交易。

只是在找一个合适的时机,宣布一下罢了。

无论,放也好,关也好,特赦也好——明天,我们便能够得到一个答案。

如果他信获释,自是顺理成章,皆大欢喜,为泰国政治局势的稳定提供了一个利好的可能—将早已尘埃落定的新格局,加以正式的认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如果他信没能得到特赦,也无可厚非,就当是为泰国法治进程做点贡献,也让为泰党不要忘了,和真正的大佬讨价还价,总要给自己留条后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