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话说加代打了崇文分公司一把手后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哈僧一转身直接走了,他出来的时候正好碰到静姐了,哈僧把这个事儿就跟静姐就说了,说嫂子,代哥把崇文分公司一把给打了,我说让他找人,代哥还不找,你看看要不行啊,你给田壮打个电话看看,让他帮忙办办这个事。

静姐一听说,那行,哈僧我知道了,我一会儿就打。

哈僧走了之后,静姐把电话拿出来,一个电话给田壮打过去了,静姐把这个事跟田壮一说,说壮哥呀,是这么这么回事。

这壮哥一听说给分公司一把打了,田壮直接就说了,弟妹呀,这个事儿我也不好办,现在正严打呢,你说给分公司一把打了,我都整不了,你告诉我代弟,你让他给张毛打电话,张毛肯定能办了这个事。

那行,壮哥我知道了,啪嚓,电话就撂了。

随后静姐往代哥这个屋一来,说老公啊,你这在外边又惹事了,你抓紧给张毛,毛哥打个电话,看看这个事儿咋办呢?

代哥刚开始还不想找张毛呢,静姐当时就说了,说你要不打电话,那我就打了。

最后代哥也没招了,一个电话给张毛就打过去了。

喂,毛哥啊,我这加代。

哎,兄弟咋的了,我跟你说啊,过年之前你别上我这来了,给我拿东西啥的,不用给我拿,我现在手里边够用。

那行,毛哥,我给你打电话呀,我找你有点事。

你找我有事啊,你说吧,什么事?

加代把这个事儿跟张毛怎么怎么回事一说。

那毛哥能不能摆了这个事?

代哥一个电话打给张毛了,现在张毛可牛逼了,原先是海淀区的一把,现在升到小市市小长长助理了。

当时代哥把这个事跟毛哥一说,而且加代还添油加醋了,直接就说了,哥呀,崇文分公司那老郑说要给我媳妇抓进去,让我孩子没人管,还说要收拾我,但是当时毛哥,我提到你了。

怎么的,你提到我了,那怎么的?我没好使啊?

哥呀,你好使啥呀,人家都没拿你当回事,说张毛是个啥呀?他啥也不是,他也不是小长长,他不就是长长身边助理吗?你不用跟我提他。

张毛一听当时就不愿意了,说代弟呀,他真是这么说的吗?

哥呀,我能跟你撒谎吗?他真是这么说的,人家没拿你当回事儿。

咱说句实话,越到张毛这个高度,加代越说这些话,他越能信,你要是职位低的话,你要说话捧他,你夸他几句啥的,他他妈有可能他不信,但是像张毛这个身份,他当时就真信了。

再一个,当时代哥也是特别诚恳,毛哥,咱俩的关系我敢跟你撒谎吗?

毛哥直接就信了,张毛直接就说了,代弟呀,说他妈这小子原先跟我俩就不对付,我在海淀当一把的时候,这小子是一个大队长,一天跟我俩横了横了的,行了,代弟,这个事你放心吧,我肯定替你办的,收拾不了他不完了吗?你给我一个小时,你看我怎么收拾他就完了,啪嚓电话就撂了。

毛哥能做到这个位置,那大脑瓜子绝对够用,不光说是自己家里边有关系才能上来,你必须得有这个能力。

毛哥在办公室坐着,就这大脑瓜子呀,飞速的旋转呢,我他妈就想我怎么治这个老郑,我一下子就得给他收拾服了。

想来想去,他直接把电话拿起来,一个电话打出去了,当时打给市总公司的一个捕快了,问了一些啥事呢?说捕快办什么事的时候,能违反纪律的事,就是你这个捕快干了什么事,他有重大的过错,完了之后能把你身上这身皮给扒下去。

当时那面跟毛哥这一介绍一说,张毛了解完之后,直接一个电话给加代就打过去了,说代弟啊,你听好了,我现在想出来一个最好的办法收拾老郑,我记得你之前跟我说了,说你下边兄弟马三他是不是有精神病?他有证吗?

加代一听,毛哥,马三是有证啊。

你这么的代弟,你明天让马三上崇文分公司去自首,去完了之后你告诉马三进了分公司之后,不管用什么办法,你是骂他们也好,还是怎么的咋的都行,让这些捕快打他,打的越狠越好。

加代一听说,毛哥这能行吗?你别给马三打坏了,你放心吧,代弟,只要他们敢打马三,我这一下子我就能把老郑收拾完犊子,他没有事,你就按我的意思办吧。

但是你记住了,千万让马三把他证留到家里边,别让他带到分公司去。

那行哥,那我知道了,那我就按你的意思办,啪嚓电话就撂了。

加代看着三哥说,三儿啊,这个事儿毛哥给咱们解决了,让你明天去分公司去自首去。

三哥一听,不是什么玩意,哥呀,为啥让我去自首去呀?

毛哥的意思没等他们收拾咱们呢,咱们先把这个老郑给收拾了。

不是,哥,那怎么让我去自首去呢?为啥不让丁健去自首去呢?再一个,那你咋不去自首去呢?

你他妈这小子,我和丁健我们俩有证吗?不就你自己有证吗?就你能办了这个事。

哥呀,那我进去,我他妈还得挨揍啊,别他妈给我揍完犊子了。

没事,兄弟你就去吧,你肯定是挂不了,这个事办完之后,哥给你拿钱。

这不是说钱不钱的,你能给我拿多少钱?哥。

你说你要多少吧?

哥呀,最少20万,我最近手头比较紧,没有花的了啊。

那行,哥给你拿50个W够不够用?

三哥一听,那行,太行了,这个事儿我可以办,那我就去了。

那行,明天你就去,完了之后你把你那个证放到家里边。

哥,为啥把证放到家里边,我带着呗,那我不拿证,他们不得往死揍我呀。

你带着能行吗?你留到家里边,我好给你办这个事儿,知不知道。

那行,那我就留到家里边吧,但是我跟你说,哥,我进去之后,你早点去救我去十分20分的,你就去抓紧的办这个事儿,你别成好几个小时,在里边他妈不得给我打个好歹的呀,那给我揍犯病了咋整啊。

行了,哥知道了,你抓紧去就完事了。

这哥俩商量完之后,第二天早上的时候,三哥自己一个人直接干到崇文分公司了,来自首来了,他往分公司里边一进,人家这捕快还问他呢,说你干啥的?

马三直接就说了,我是来自首的,我把你们分公司老郑,郑一把让我给揍了。

就你给我们郑一把揍了?你他妈等着,你看我们怎么收拾你。

直接过来两三个人,那是龇牙咧嘴的把马三就抓住了。

这时候分公司有一个马队长一过来,这家伙直接把电话拿出来,给老郑就打过去了,老郑那时候在医院呢,马队直接就说了,领导啊,有一个事儿我跟你说一下子,有一个叫马三的说昨天给你揍了,来咱们分公司来自首来了,这个事怎么整啊?啊,那行那行,我知道了,那你放心吧,我好好收拾收拾他啊,领导你就放心就完事了,你好好养伤,等明天我们去看你去,好嘞,你放心,你看我怎么办。

咔嚓,电话就撂了。

随后马队一过来,直接领了好几个人,把马三直接带到一个小黑屋里边去了,进到屋里边之后,有捕快就问了,说你有没有病啊,有没有病?

三哥一听说有啥病啊我,我有精神病,我告诉你们啊,你们可别打我。

你有精神病是不是?你精神不好?那行。

说着话,有一个捕快往过一来,一个大飞脚,就这一脚给三哥就踹飞起来了,双脚都离地了,咣当一声倒下了,紧接着六个捕快一过来,有拿胶皮棒子的,有用脚的,对着三哥啪啪啪,那就是一顿干。

当时把三哥打到什么地步,都他妈要打起飞了,彻底把三哥打懵逼了,原本三哥刚进来的时候还想表演一下子呢,我装抽一下子,我还是装个嘴吐白沫子,但是他还没表演呢,结果让人揍的,揍他也就一分钟,三哥连动他都动不了了,一分钟之后直接让人家从小黑屋里边拖着两条腿给拽出去了,随后把老三往大铁笼子里边咣当一扔,捕快当时就说了,你在这里缓一会儿啊,一会儿我们再雷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