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此文前,诚邀您点点右上方的“关注”,既方便您进行讨论与分享,还能及时阅读最新内容,感谢您的支持。

1953年7月27日,朝鲜停战协定签订,抗美援朝战争宣告结束。

19.7万多名志愿军烈士血洒疆场,埋骨他乡,除此之外还有数十万志愿军则带着战争的创伤与英雄的荣耀分批回到祖国。

而在朝鲜战争中荣立一等功,获得“二级战斗英雄”称号的于水林,却比多数人都提前回国,并且之后像流浪汉似地生活了12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直到1963年,才被曾经的战友、如今的军区首长认出,获得应有的待遇。

这是怎么回事?

遥望是君家,松柏冢累累

1951年,失去右臂、伤痕累累的于水林,出现在了内蒙古赤峰市美丽河村。时隔多年,他再次回到家乡,但已经是物是人非。

出生于1925年的他,出身贫苦,吃了很多苦头。后来,他发现只有我党是真正为普通民众而革命,便决定追随它。

就这样,刚二十出头的于水林,加入我军队伍,参加了解放战争。

之后,他又跟随部队到朝鲜半岛作战。

期间,他一直未有时间回家看看。

谁知等他回来,已经没有了落脚处。原本的家被战火摧毁,他没有了亲人。

一时间,于水林不知道去哪里。

或许是因为战争的创伤太过深刻,或许是失去右臂后的自尊,或许又是不愿成为国家的负担,富贵还乡者还怕锦衣夜行,可作为战斗英雄的他却默默承受了一切。

他没有告诉任何人自己的身份,没有和任何人说起过往的经历,更没有凭借军功去换取荣誉和财富。

没有了一只手臂,其生活变得格外艰难。他像从前打仗那般,幕天席地,吃糠咽菜,艰难而坚定地活着。

美丽河村的经济状况并不美丽,大家的条件都不好,无法收留他。

不过,善良淳朴的村民们见于水林可怜,想办法将其安排住进了生产队的马厩里。白天,他就为生产队喂马,晚上就和马儿们睡在一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他衣衫褴褛,住在马棚里,过着流浪汉似的日子。因为残疾和贫苦,没有女孩愿意嫁给他。

同时,他也不奢求有姑娘愿意跟着自己受苦。

潦倒困难的日子,就这么一天天向前滚着。

这一辈子,就这样过了吗?于水林时常这样问自己。

是的,就靠自己,这样过下去吧,他一无所求。

比起那些牺牲在战场的战友,他能安稳地活着,已经很好了。

即便生活再艰难,于水林从未想过要拿过的功绩,来改变现在的生活。

躺在马棚的夜晚,他无数次梦回战火纷飞的朝鲜半岛,梦见那些牺牲在异乡的战友们。

埋骨何须桑梓地,人生无处不青山

住在马棚里的于水林回到美丽村之前,是朝鲜战场英勇作战的志愿军,更是立下一等战功的英雄。可战后,大家找不到他了,误以为他牺牲了。

1950年末,李奇微成为“联合国军”地面部队司令兼美军第八集团司令员后,改变了战术。

他根据实际情况,企图故意放弃汉城,以此为诱饵,诱骗志愿军深入己方阵地,然后反击。

1951年1月25日,李奇微指挥部队行动了,兵分三路对横城发起进攻。

另一边,志愿军第39、40、42、66军,准备在原州和横城两个方向实施反击。

40军118师师长邓岳仔细研究横城附近的地形后,发现两条公路在这里汇合,形成一个“Y”字,必须得想办法切断敌人的后路。

经过一番思考,他想到了一个出奇制胜的策略。

他安排353团、354团从左右两个方向对韩21团发起进攻,吸引敌人的火力和注意力,352团负责从敌人中间穿插过去,拦截该部的退路。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352团的任务危险且艰巨,过程中很有可能被敌人包围,即便如此大家也没有退缩,于水林恰好在该团的三营八连。

根据安排,352团上下全速前进,必须在规定的时间内赶到目的地。

三营作为前卫,营长李玉才率领战士们从上榆洞以南的山区,向韩军纵深处行进,提早到达地方。

随后,七八九三个连又有了新任务。七连、九连负责在广田北山的制高点,八连则正面拦截敌军的车队。

很快,敌人驾驶着坦克、汽车出现了。在八连连长李玉俭的带领下,于水林和战友们一起与敌人展开殊死搏斗。

期间,敌人的两艘坦克给我方带来了不小的麻烦。

于水林主动请缨,拿着反坦克手雷,想办法靠近坦克。

他找到机会,用力丢出了手里的手雷。

他见坦克手打开盖子想逃出来,对方刚一露头就被其开枪打死。

坦克爆炸留下的废铁,彻底堵住了敌人其他车辆的去路,他们开始跳下车,准备逃跑。八连的志愿军战士没有给他们机会,立即追击。

于水林在追击中右臂受了伤,身上被鲜血染红,可他没有停下来,而是继续用左手拿起手榴弹追敌人,俘虏了八个敌军。

没过多久,他终于坚持不住,倒下了。

而他和战友们的勇猛战斗,成功拖住了敌人,为352团全歼美第二师第十五榴弹炮营打下了一些基础。

战友赶紧将于水林送到医院治疗,即便医护人员竭尽全力救治,遗憾的是没能保住他的右臂。

从此,他失去了拿枪、拿手榴弹的右臂。

他难以接受这个残酷的事实,拿不了枪,意味着无法再上战场杀敌。在他看来,自己是“一个废人”了。若继续待在医院里,他还得让人照顾。

既然不能保家卫国了,他不想“拖部队后腿”。

所以,于水林偷偷离开了医院。

没有人知道他一路是如何辗转流离,没有人知道他是如何挨过伤口的剧痛,没有人知道他是如何艰难地讨要吃喝。

他独自一人,从朝鲜悄然回到了国内,回到了家乡,默默无闻地活着。

故友相逢情如旧,英雄终得厚遇之

睡在内蒙古偏僻小村马棚中的“流浪汉”于水林,竟然是在朝鲜战争中立下一等功的英雄。

虽然于水林过了十余年的低调生活,但其上级和国家没有忘记他。六十年代一位首长的到来,改变了他的命运。

翟文清,曾是三营的指导员,从未忘记寻找于水林。

本来他打算当场替于水林请功,谁知对方却没了踪迹。

当时战事还没有结束,局势比较复杂,许多人认为身受重伤的于水林可能不幸牺牲了。

但翟文清不相信,多年来坚持寻找人。那个勇猛地炸毁敌人两辆坦克,救下全连性命的战士,始终让他牵肠挂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那份一直未送到当事人手上的一等功奖状和二级战斗英雄称号,也一直熨烫着他的心。

他尝试过通过查找部队的资料,找到跟于水林家乡所在地等有关的信息,从而找到于水林。

可那个年代的部队不像现在这样,清楚地记录着每一位战士的信息,他没有获得有用的线索。

他又向熟识于水林的人打听消息,得知其老家似乎是热河的。

于是,翟文清带人到热河找了很久,依旧没有找到于水林。

1963年,他终于到内蒙见到了于水林这位老战友。

当时,他来到美丽村,像往常一样向村长打听村里有没有一个叫于水林的人。

村长听后很疑惑,首长为什么会打听一个无依无靠的流浪汉的消息,但仍然告诉他村里有这样一个人,那人还是个没了右臂的残疾人。

听到这里,翟文清非常震惊和激动,难道那人就是自己苦苦寻找的战友?他赶紧请村长带路,去见对方。

当看到看见那个住在马厩、被生活岁月侵蚀,才38岁就已经衰老得不行的战友时,他瞬间热泪盈眶,快步走上前,握住了于水林的手,不顾对方身上的臭味,两人拥抱在一起。

于水林也没想过,居然有机会能再见到首长。他们的心情,不言而喻。

遇见故友,于水林不像以往那样沉默,敞开了心扉,翟文清也不顾身份坐在马厩前,二人谈起了分别后的往事,谈起了战场上牺牲的战友们。

此刻,他们不是什么首长与流浪汉,而是当年朝鲜战场上同生共死的战友。

村里人这才知道,于水林竟是战斗英雄!人们震惊、愧疚,继而肃然起敬。

英雄就应该有英雄的待遇,不能让他流血流汗又流泪!

各级政府和相关部门行动起来,努力改善于水林的生活,给予他应有的待遇。

赤峰市政府专门给他盖了房子,安排他相亲。

他知道自身的情况,挑选了一个视力有缺陷的女子结婚。

二人结婚时,翟文清送上了一套全新的床上用品和一块牌匾,以表达自己的祝贺之意。

另外,部队逢年过节会安排人给于水林送去慰问和生活用品。

在大家的关怀下,他的后半生没有那么辛苦了。去世后,是翟文清亲自处理他的身后事。俩人之间的战友情,令人动容。

战场上,于水林勇猛无畏,不惧生死;医院里,他害怕成为负担,独自离开;回乡后,他隐瞒功绩,艰辛谋生。

他不求名、不求利、不夸耀、不张扬,总是自尊、自强,心如琉璃,纯净不染。

这,就是中国军人。这,就是我们最可爱,也最值得爱的人!

唯有英雄不灭,唯有英雄不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