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咱们人口减少了85万,今年会有多少万,相信大家已经有一个初步的想法了,而人口的减少已经带来了幼儿园的关停潮,之前还只是个例,到现在呢,直接由教育厅定调了。

就在11月30号,湖南省教育厅发布了《关于应对学龄人口变化调整优化中小学幼儿园布局的通知》,对未来幼儿园、小学、初中、高中学校增减规划,做出了最新规划,要有序的组织幼儿园设并转撤。主要有几层意思,第一个是像人口流出的农村地区原则上不再新增幼儿园了;第二个是,需要新建配套的幼儿园要变成公办园,学位多的、办学质量差的幼儿园要合并或者直接撤转;第三,鼓励幼儿园招收2-3岁的孩子进行托育服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很明显,现在不仅更多民营幼儿园不能轻易批准了,后续关闭或者被合并的可能性也越来越大,因为还需要新建幼儿园的地方越来越少了,拿长沙来说,基本也是集全省之力在搞了,而长沙也在疯狂的虹吸周边城市的人口,去年整个湖南人口减少了18万,但是长沙却增长了18.23万人,直接跑到全国第一的增量,而像邵阳则减少了5.05万,永州也少了4.68万,可以说,现在除了长沙,几乎其他城市的很多幼儿园都得慢慢面临合并和关停的局面了,当然,在长沙人口增长的期望下,房价并没有得到大幅度上涨,这两年也还是阴跌的状态,最新的二手均价已经来了1.02万一平,相比2018年6月的1.27万一平高峰期已经回落了2500元一平,幻想在长沙投资赚钱的炒房客基本都是铩羽而归,当然,现在整体长沙还是在阴跌的状态,后续大概率会跌破1万的大关。

而湖南关于中中小学和幼儿园的布局只是全国的一个缩影,其实从去年人口见顶后,各地幼儿园关停潮已经上演了,并且开始逐步向小学蔓延,根据教育部的数据来看,2022年共有幼儿园28.92万所,比上年减少5610所,下降1.90%;普通小学14.91万所,比上年减少5162所,下降3.35%;在校学生1.07亿人,比上年减少47.8万人,下降0.44%;毕业生1740.6万人,比上年增加22.58万人,增长1.31%。

可以看出来,这里面包括幼儿园、小学、在校学生都出现了下降,而毕业生反而还是增加的,因为现在还在吃之前二十年前的人口红利,根据统计局数据来看,咱们2000年到2016年的新生儿人口在1591万到1785万之间波动,而从2017年开始人口逐步下滑,而且势头非常猛烈,到去年只有956万新生儿了,所以现在的高校毕业生还是在2001年左右高峰期出生的那一批人,他们面临的竞争依然是非常卷的状态。而如果咱们按3岁入读幼儿园的话,因为咱们2020年只有1200万出生人口,所以从今年就已经开始显著的影响到幼儿园的入读率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而明年呢,适龄的小朋友只会更少,所以当底部的幼儿生源减少了,再往后推三年就开始影响到小学了,再往后推6年则到了中学,以此来看,大学的招生也会成为一个潜在的雷,只是目前还没有暴露出来,而机构预测,今年咱们的出生人口可能会跌破800万,咱们要提前做好准备。因为随着城市化的进程,大批农民已经带着他们的孩子进城读书了,农村基本看不到太多小朋友了,甚至有的农村学校老师比学生还多。

而从今年各地实际来看,像3月份河南武陟县一个民办小学突然关闭;8月份浙江台州临海市的5所小学也被关闭或者遭遇合并,原因也很简少,学生数量在不断减少。当然,咱们现在还没看到大学的倒闭潮,而王石也在财富论坛中说让咱们看看隔壁的日本,因为咱们高考人数预计会在2034年到达高峰,而日本比咱们经历的更早,日本早几十年前就进入到了人口通缩的阶段,根据新华网的报道,日本去年出生人口只有77.07万人,是首次统计以来少于80万人,而日本将有200多所大学面临招生名额过剩和倒闭的可能性,这在不远的将来,也是我们很多大学将要面临的局面。

当然学校的关停潮对楼市而言就是学区的价值了,当越来越多年轻人不结婚了,或者说即使考上清华北大还是没办法买得起学区房的价值背景下,学区的价值也在逐步缩水,像之前每日经济网就爆出了上海顶流学区房下跌近300万,价格也回落到2017年状态,还有杭州学区房,很多跌幅已经超15%,广州教育最强的越秀区学区房,跌幅最大的在30%,多数跌幅都超10%了。当然学区房的下跌,有楼市大环境的影响,也有教师轮岗带来的效果,当然本质还是生源少了,想挤破头为学区付高额溢价的家长也少了,当然,楼市可以一夜之间进行调控,但是人口要想重新增长难度却非常大,毕竟,需要十月才能怀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