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姐,我大概上午9点到你家,提前准备个地方,我给你们拉了点白菜。”一大早,睁开眼就看到我弟发来的语音。

世上最亲的莫过于血脉相连,虽然我弟比我还小5岁,但他的心理年龄比我成熟多了。一年到头,他总要来我家几趟,不是送米就是送面,甚至还捎带些肉和蔬菜。

“慢点开,外面雾大。”我抬头看了看窗外,赶紧回信息提醒道。

毕竟老家与我所在的城市有3个小时的路程,我生怕他路上出点意外。所以收到信息后,我的心就开始揪起来。

以致于婆婆叫我吃早饭时,我漫不经心地回了她一句:“你们先吃,我等我弟安全到达了再吃。”

说这句话时,我也没多想,只是单纯地没有心思吃饭,谁知婆婆回怼了我一句:“合着我们一家子,还没你弟弟重要。”

你听听,这理儿挑的有多奇葩!

大概9点30,我弟终于出现在我们楼下,我赶忙小跑着下楼迎接,“冻坏了吧!赶紧上楼暖和暖和。”

“先把白菜卸下来再说吧,我这一身脏衣服,现在进屋也不合适。”我弟特意把干净的衣服套在里面,外面的脏衣服方便搬白菜。

“他舅,你这一车可不少,倒像农村喂猪的。”婆婆不知何时也下楼了,直接来了一句这么讽刺的话。

我弟的脸瞬间通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2

有些人啊,总以为自己身份高人一等,却不知私下的心思多龌龊。

我婆婆这次其实最想表达的是,今年的白菜价太低了,我们家能买得起这些白菜。你怎么不把老家的羊宰上一两只,给我们送来。

呵呵,她这算盘打得真精!

刚入冬想吃人家的羊,等到过年再想吃人家的鸡鸭还有猪。

你倒是给人家拿钱啊,谁家的牲畜喝西北风能长大。

“妈,正好郊区有个村子好像今天过大集,一会儿让我弟帮着挑两头小猪来。咱家养着,别浪费了这车白菜!”我适时地回应着婆婆。

这个社会谁也不傻,欺负我可以,欺负我娘家人门都没有!

婆婆刚想再次说话,被后面下来的公公拉到了一边。

弟弟按照我的指示,把那些白菜整整齐齐地放在了地下室。

干完活,脱下脏衣服后,他才随我上了楼。

“妞妞,这是舅舅的一点心意。”我弟一进门就给我家闺女一个大红包,这是他的一贯做法。

我赶紧从女儿手里夺过来,还给了弟弟。听我妈说,我弟今年把主要的精力都放在了白菜种植上,还特地承包了别人的土地,本想着大赚一笔的。

谁知今年市场行情不好,连本都收不回来,一亩地得赔好几百。我弟今年种了20亩,不用想,也知道他的日子有多难!

3

婆婆见状很是不高兴,故意扯着嗓子说了句:“妞妞,改天让舅爷爷给你个更大的,奶奶绝不阻止。”

这是当着孩子的面,给我示威,说她弟弟比我弟弟对孩子好?

真是愚蠢至极!

我记得刚结婚那年,城市的猪肉价普遍涨到了30元一斤,婆婆每次出门都不舍得花钱买,有时买回一点肉还要分几次下锅。

那时我刚好怀了妞妞,别人孕期是什么也吃不下,我倒好,吃嘛嘛香,尤其对肉类,那叫一个馋。

可婆婆是个小气的城里人,怎么舍得多买些?我只能每天眼巴巴地数着盘里的几片肉,盘算着吃下几片合适。

我弟不知从哪听说了这个事,直接把家里的一头200多斤的猪杀了,把肉全给我送了过来,说是让我吃个够。

真是我亲弟,这头猪卖出去怎么也值个好价钱,他连眼都不带眨的。

不过令我没想到的是,第二天,婆婆就拿了一块30斤的肉送给她弟弟做了人情。

4

有一就有二。

往后这几年,我弟给我送的这些吃的,都被婆婆送给了她弟弟一部分。

所以孩子舅爷爷才会礼尚往来,每次见了妞妞,他都要给个一两百表示谢意。

我弟在我家只待了半个小时就走了,我也没过多挽留。

听我妈说,我弟这些天昼夜不停地忙活,就想这波白菜早点卖完。他想趁着年前还有些日子,再种点其他的蔬菜,看看能不能挽回些损失。

今年的农民真是难!谷贱伤农这话一点也不假。

“这么多白菜要不咱腌点酸菜吧!”我弟刚走,婆婆就开始琢磨这些白菜的用处。

“妈,还是别了,不行咱还是喂猪吧!”我挑衅着说。

婆婆的脸色,瞬间就由红变黑了。

说难听话这种本领不用学,我也会。

以后,每天下班我也不再给家里买菜了,走到楼下地下室,拿上一颗白菜,走到厨房,切吧切吧,炒炒端上桌。

妞妞在幼儿园吃饭,她不用在家吃,我在单位吃了晚饭再回家,老公这段时间出差不在家。

所以,家里吃饭的只有公婆二人,你说这白菜到底是给人吃还是给猪吃呢?

吃了不到5天,公公开始抱怨菜里没有油水。呵呵,还不是你老婆闹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5

公公有肺气肿,一到冬天更甚,经常闷得喘不上气,所以家里买菜什么的都是我。

公公轻易不下楼,婆婆也只好在家陪着他,生怕出点意外。

“妞妞,跟你妈说给家里买点牛肉什么的,你爷爷都吃成白菜了。”婆婆终于忍不住了,开始找我女儿妞妞当传话筒。

“跟你奶奶说,家里的白菜太多,先养猪,等猪长大了,好吃猪肉。”婆媳相处这么些年,我一直让着她,可这次我真的被气到了。

说实话,身份不分贵贱,我娘家虽是农民,但又碍着谁了。睁眼看看,家里的白面还有大米,甚至家里的花生油,都是我弟开车专门送回来的。

这次的事,如果婆婆不给我个态度,我是绝对不会轻易原谅她的。

吃了半个月的白菜,婆婆那嚣张的气焰,也蔫吧成白菜了。

“妞妞,这是5000元,我和你爷爷这段时间刷视频,看到今年种白菜的农民很不容易。这些钱让你妈拿给你舅舅,我当时说的话过重了。”婆婆再次找上我家女儿这个传话筒。

“妈,不用,我正打算给我弟转10000元过去。”既然婆婆给了台阶,那我也得顺坡下。毕竟是一家人,抬头不见低头见。

婆婆还是坚持把5000元给了我,还说让我一块转过去。这些年,我弟给我家送的吃的喝的,怎么也有好几万了,咱们不能白吃!

有些老人还是得想法治治,不然她真不知道天高地厚。

我把15000元给我弟转过去,并嘱咐他一定收下。告诉他生活虽难,但他背后还有我这个姐姐。我相信今年白菜这个难关,菜农一定能挺住!